《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7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哎嘿了一声,你这小姨子,难道我接机还接错了?上次我跟你较劲,今天你倒跟我较起劲来了,什么意思啊?
  夏芳菲立刻解释,“不要误会,白总,他是请假出来的,不代表政府。”
  白若兰抬起头,哼了声。
  顾秋暗道,“你跟我翘吧,行,到时总有你救我的时候。”顾秋也不作声,只跟白老先生交谈。

  白老先生则扭头问自己的孙女,“若兰,你认为如何?”
  白若兰心里早有计较,如果这个时候去清平,势必在清平过夜。那地方啊,令人头大。上次呆了几个晚上,实在不方便,这卫生情况好差劲。如果明天早点出发,说不定晚上能赶回来。实在来不及的话,至少也能赶到市里过夜。因此白若兰说,“爷爷,今天太累了,不如明天一早出发,我们赶到那边吃中午饭。”
  白老先生就同意了,“行,听你的。”
  顾秋心里日了一句,不会吧,这么听白若兰的话,这个爷爷做得真是无语啊。

  晚上在省城过夜,顾秋来到夏芳菲的房间。
  夏芳菲看到顾秋,立刻就站起来,准备出去。顾秋就望着夏芳菲,“芳菲姐,你这是要去哪?”
  夏芳菲说,“我去跟白小姐商量一下明天的行程,你有事吗?”
  顾秋看她的表情,心里就明白了,她这是防着自己啊。看来她心里还记着上次的事。
  顾秋有些失落,夏芳菲没有完全臣服,她一直都找机会和借口逃避自己,避免单独相处。
  顾秋说,“那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夏芳菲说,“要不一起吧,反正明天你也要去的。”
  顾秋就随她一起去了,两人来到白若兰的房间,她正在打电话。电话说了好久,而且用英语交谈,两人坐在那里等了足足二十几分钟,才看到白若兰愤愤然挂了电话。
  夏芳菲知道这是她公司的事情,也不插嘴。白若兰看着两人,“你们来了?”
  夏芳菲说,“我们想过来跟你商量一下明天的行程。”
  白若兰把目光落在顾秋身上,脸上没什么表情。“说吧!”
  夏芳菲说,“明天六点出发,五个多小时赶到清平县,在县城吃了饭,再赶往南庄。南庄这地方虽然与县城相隔只有十几公里,可交通不是太便利,所在我建议在县城吃饭。”

  没想到白若兰说,“县城就不要停留了,直接去南庄吧,至于吃饭的问题,我想这位县长大人应该能解决,对吧?”
  顾秋说,“那没问题,一顿饭而已,我请客。”
  白若兰说,“除了你,不要让任何一个政府的人知道。懂吗?”
  顾秋看到她这么冲,心里就有些不服气了,“政府的人都很忙,你可能多虑了。”
  白若兰美眉一扬,“是吗?你这个县长都如此悠闲,他们能忙到哪里去?”
  顾秋说,“那是你好久不曾来了,如果你现在去清平,绝非你想象的那样。”
  白若兰挥了下手,“好吧,那你去安排,我累了。”

  顾秋站起来离开,夏芳菲道,“白总,我还有事呢!我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
  白若兰看到她那眼神,似乎明白了什么,说,“那好吧!”
  顾秋回到房间里,看到已经是晚上了,就想起给左晓静打电话。电话响了好久,才有人接,顾秋用英语说,找左晓静。
  对方嗯了声,你等着。
  电话里传来一阵下楼梯的声音,好象是穿着拖鞋。
  没多久,顾秋就听到左晓静的声音,“哪位?”左晓静的英语水平,提高了许多。
  顾秋还是听出来了,他继续用英语说,“您好,亲爱的左小姐,晚上有空吗?”
  左晓静一时没察觉,还以为是班上的男同学。她就用英语跟人家说,“不好意思,晚上我没有时间。你是谁?”
  顾秋忍住笑,“我是你的同学,你听不出来?”
  左晓静用英语问,“你是佐罗?”
  顾秋道,“落,再猜?”
  左晓静想了想,“你是阿森?”
  顾秋说落,你再猜猜。
  左晓静想了想,“你是杰克???”

  顾秋心里想,是不是这些牲口都在追左晓静啊?听到左晓静一个又一个的名字猜,顾秋说了句汉语,“美丽的左小姐,我不是佐罗,也不是阿森,更不是那个杰克。”
  左晓静一下就明白了,气得跺了跺脚,“你居然耍我!大坏蛋!”
  顾秋挺不爽地道,“你去了那么久,说好给我打电话的呢?”
  左晓静悄悄道,“我把手机掉了,没有了号码。”
  顾秋日了一声,“你在那里还好吗?”

  左晓静就哭了,呜呜呜呜——
  左晓静一哭,他就急了。
  “喂,喂,喂,你干嘛?好端端的哭什么?”
  左晓静也不应话,只是一个劲地哭。
  身在异国他乡的左晓静,心中无限哀怨,谁人能知?
  有人说,去了那种资本主义国家,就象进入了某个天堂,其实不然,再好的地方,也抵不住对家乡的思念。

  左晓静好几次都有种冲动,不顾一切要回来看看,但是一次又一次,她控制住了自己冲动的心。
  甚至有一次,她已经来到机场,在登机的刹那,她犹豫了。
  顾秋的电话,牵动了她的心思。
  顾秋呢,听到她的哭泣,这下紧张了。要命的,我不该打这个电话。
  左晓静一直在哭,顾秋怎么喊也喊不住。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悲切。顾秋就这样听着,半晌没有说话了。
  过了好久,才听到那边声音轻了,顾秋喊,“晓静,你怎么啦?”
  左晓静抹着眼泪,“我没事,就是想哭,憋了好久了,终于哭了出来。”
  顾秋说,“你是不是想家了,回来看看吧!”

  左晓静冒出一句,“你来接我啊!”
  顾秋说,“我……好吧,我去办护照。”
  左晓静说,“算了,等你护照办下来,我都回到家里了。”
  顾秋说,“你为什么一直都不肯给我电话?让我好担心的。”左晓静黯淡伤神。
  为什么不给你电话,给你电话又能怎么样?
  给你电话,我就能在这里呆下去吗?

  见到左晓静又不吭声了,顾秋问,“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左晓静说不知道,看情况吧。
  转眼间,又是一年了,顾秋叹了口气,“是我不好。说好了来看你的,一直没有时间。”
  左晓静没说话,听着顾秋在那里嘀咕,顾秋道:“其实我也想过,我应不应该来找你。如果我来了,结果会怎么样?我自己都不清楚。”
  左晓静道:“你不要说了,我都挺过来了。再说这些有什么用。”她问顾秋,“你从哪里找到的号码?”
  顾秋说,“我偷偷骗的。是你小妈不小心说漏了嘴,被我套到了电话号码。”
  左晓静终于平息了心情,幽幽道,“一年多我都挺过来了,不在乎再挺二年。你好好当你的县长吧,清平那个地方虽然穷,如果你能够努力,还是能干出成绩来的。”

  这些话都是小妈告诉左晓静的,左晓静又把这些话告诉了顾秋。顾秋道:“我知道,你也明白,我不是一个容易放弃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