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6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是顾秋说得有理,民政局只负责搭桥就是,他们这些寡妇和这些单身汉怎么商量,那就不必干涉了。他们落户过去也罢,娶回来也行,那是他们自己的事。
  顾秋给民政局长下了指令,“做为政府,要尽可能地给他们提供便利,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要任劳任怨,造福人民。”

  民政局长说,“这样的事情,以前还真没干嘛,难度很大。”
  顾秋就不悦了,“你当民政局长之前是什么职务?”
  民政局长一听,马上明白过来,顾秋是说,没有人天生是干这个的料,如果你再说不行,那就是你能力问题。
  能力不行嘛,只有一种下场,退位让贤。

  因此,民政局对此事非常重视,经常深入民间,了解他们的真实情况。由政府出面,为南庄的单身汉搭桥牵线一事,在报纸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有人说涨见识了,政府还管娶老婆的事,有意思,这样的政府太人性化了,值得。
  也有人说政府是不务正业,清平经济搞不起来,去搞这种事情,完全就是沽名钓誉。
  不过别人怎么议论,但是南庄的汉子们还是非常高兴,在政府的帮助下,第一次就促成了十一对。

  这十一对新人中,有四对落户南庄,有七队落户朱山县,也就是说,有七人当了上门女婿。
  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对方有子女在,还有父母在,女方不愿意离开家乡,而南庄的汉子孤家寡人的,他们到哪里都是家,所以过去落户的人更多一些。
  一时之间,南庄现象成了人民茶余饭后的话题。
  顾秋对民政局长说了,“有十一对成功,说明我们的工作取得了不错的成效,接下来要把工作深入,更全面一些,彻底解决他们的问题。”
  民政局长当然不敢说什么,表了一番态,回了民政局。
  曹书记把顾秋喊了过去,说上面将下来视察的问题。眼下已经快八月了,植树造林项目到了验收的阶段,他们种植的树木,该成活的也成活了,因此市林业厅和市委领导,决定对这个项目进行核实。
  曹书记就跟顾秋商量此事,希望不在要视察过程中出差子。顾秋说,我们的工作很扎实,也不怕他们查。
  再说最近我们县纪委工作组,在全县范围内不定期突袭检查,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效果,在工作作风上,清平已经上了一个台阶,不管上面怎么检查,我们还是有成绩的。
  曹书记说,“我的意思还是想,接下来再制定一个五年计划。”

  清平班子一举完成了二大工程之后,更多的人都有了信心。对清平经济建设更为看好,有人说,这样下去,我们清平摘掉贫困的帽子指日可待。
  这个倒是真的,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完全可有能摘掉这贫困县的帽子。可这时,纪委书记说了一句经典的话,我们可以让群众富裕起来,但是没有必要摘掉这贫困的帽子。
  此话一出,大家一片愕然。
  宣传部长反对,“我们如此煞费苦心,不就是让清平县摘掉贫困的帽子吗?既然群众富裕了,为什么还要戴着这顶帽子?”
  纪委书记不说话,顾秋明白他的用意,笑了下,“我知道纪委方面的意思,不过我倒是认为,这帽子摘不摘,并不重要。只要我们把经济搞上去了,这帽子想扣也扣不下来。上面还是有眼睛在盯着看的。”

  纪委书记的意思,继续喊穷,继续跟上面要扶持,帽子摘了,上面就不会支持,不会扶贫了。
  到底人民群众富不富有?数据决定一切,上面不看实际情况,只看数据。再说,他们也没什么机会看到实际情况。
  大家在讨论这个问题,曹书记说了一句话,“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只能说我们看到了希望,但是能不能抓住机会,取得决定性的胜利,还得靠我们去努力。现阶段的目标,就是要尽快筹资,建立一座象样的宾馆。放眼全国,恐怕也只有我们清平县如此落魄,上面的领导每次下来,都不愿意在清平县留宿。外面的客人进来,也对我们的住宿环境不屑一顾,因此,建立一座宾馆实属必要。”
  这是目前比较现实的问题,很多人都深深感觉到了其中的不便。顾秋也是大为头痛,清平县没有象样的宾馆,每次有人来,只能住落魄的招待所。
  那里没有空调,环境设施差,卫生状况也令人堪忧。上次白若兰来到清平,为洗澡的事情大为头痛。
  顾秋早有这个想法,可资金来源有限。
  清平县要搞的基础设施太多了,关键是钱的问题。按清平的财政收入,入不敷出,根本就没有钱来干这些事。
  而曹书记压下来,必须在下半年,完成这个宾馆的修建,否则真的没法跟上面交代。
  好多领导下来检查工作,他们都是当天来回,极少有人在这里过夜的。
  上午开了常委会,下午开县长碰头会。
  顾秋在会议上,传达了曹书记上午会议精神,大家听说要修建宾馆,纷纷发表了看法。
  当然,也有人打退堂鼓,反对劳命伤财。
  而顾秋的定义,早在心里有了计较,宾馆只修一栋楼,大约六楼的样子,造价在几百万到一千万之间。
  六层楼中,只有一层楼用来招待贵宾和上级领导,安装空调,按三星级的标准来搞。电梯直达,这层楼将定在顶楼,有专门的保安值班,保证安全。
  其余的几层楼,对外开放,档次较低。
  这是顾秋的设想,跟大家开会讨论,有人建设集资。这笔钱并不是什么大数目,对于政府来说,很容易办到。
  集资也是一种手段。
  也有人建议,通过银行面向社会融资,这样钱来得更快一些。当然,护大融资,他们的目标就不会在这区区一千万了,而是更多的钱,通过融资,带动地方经济。
  外面很多地方都在融资,个人,单位,地方政府。这种融资,的确可以迅速拉起地方经济,但是也有巨大的隐患。
  在会议上,这个问题没有得到解决。
  大家都清楚的意识到,不可能每件事情都去找外面支援,很多事情要自己解决。

  散了会,谢主任来到办公室,跟顾秋说,“其实融资也是一种不错的手段,时下比较流行。清平县虽然穷,这点融资金能力还是有的。我们可以借鉴一下沿海城市作法。”
  顾秋摇头,“目前的清平,还没有这么多剩余资金。而且融资的利息很高,银行那边要吃掉一半,修建宾馆不比高速公路,有这么大的收入来源,而我们的宾馆可以说没什么利润。几乎是全来招待上级领导和贵宾用的。”
  谢主任对搞经济这块,毕竟不是很熟,但他也在想怎么解决问题。顾秋说,你把秘书长喊过来。
  自从顾秋上位,秘书长一直胆颤心惊的。
  顾秋完全有权力和理由,将他扔到一边去。但是顾秋没这么做,他依然保留着这个秘书长的存在,让他继续担任以前的工作。
  这叫容人之量,虽然很多人看不懂,顾秋对此却不以为然。
  顾秋非但没有把他踢开,反而让他把自己专职秘书的工作给做了。听说县长召唤,他马上跑过来。
  顾秋坐在那里考虑问题,秘书长小心翼翼地问,“县长,您找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