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6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爸很生气,“人家会怪我们顾秋没礼貌,太不懂人情味了。小彤的肚子都这么大了,你应该早打个电话过来。”
  转眼间,从彤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还有二个月就要生啦,顾秋居然把这事情给忘了通知家里。

  然后老妈接过电话,很生气地道:“好了,你什么也不要说了,明天我就叫人过来接。不象话。”
  老妈说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连老爸都得让她三分。没办法,她是军人,顾秋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从彤。
  从彤悄悄说。“别说了,都是我不好。”顾秋很奇怪,“你又怎么了?”
  从彤挺着大肚子回到卧室,跟顾秋说,“还不是老妈搞出来的名堂,这段时间她一直在埋怨,说你们家里也太不负责任了,然后她就给你爸打了电话。顾秋,对不起啊,我拦不住她。”
  顾秋这才明白,是丈母娘把消息透露出去的。
  本来他和从彤说好,二三个月后,将这个消息告诉家里的,没想到忙下来就忘了。要不是丈母娘发飙,估计真得等生了才知道。
  可从彤说,“我真不想去东华啊?太无聊了。”

  顾秋劝了好久,“要不让你妈一起去,这样会好些。”
  从彤又有些犯愁,老妈这个人的性格,鬼知道她在那里会搞出什么事来?但是顾家明天来人的事情,估计是挡不住的。
  顾秋就劝她,“去吧,去吧!那边条件好,对你和孩子都有帮助。”
  从彤撇着嘴,“看看再说。实在不行,就让老妈陪着过去。”
  从彤挂了电话,老妈就推门进来,“跟小顾打电话了?”
  从彤不说话,老妈说,“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你有必要吗?否则人家还以为你这是私生子呢。”
  从彤看着老妈,叹了口气,“婆婆明天派人过来接,你现在高兴了吧!把我接走了,你就清静了,没有人管你打牌了呢!”
  从彤妈气死了,“你这死妮子,怎么这样说你妈?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吗?你是他们顾家的媳妇,干嘛要瞒着他们?”
  从彤说,“好了,好了。明天我就走了。”

  然后她嘀咕了几句,回房间去了。
  安平县来了个大人物,三辆车子从东华省赶过来,停在从副县长楼下。
  宣少将出现的时候,引起了小小的骚动。很多人都对这位少将感到非常好奇,纷纷猜测她的来历。
  宣少将跟从政军夫妇做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交谈,从政军将他们安排在县里的酒店内。
  当天晚上达成协议,从政军的老婆随女儿从彤一起去东华省,等到孩子出生满月之后,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去留。

  从彤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也就是说,她们在东华停留的最短时间为四个月左右。
  从政军夫妇万万没想到,顾秋妈会亲自过来接儿媳妇。这天晚上,两亲家谈了很久,宣少将也表示歉意,说顾秋在这方面做得不够,希望从家能够多多原谅。
  从政军自知身份地位,与人家相差太多,当然尽可能摆出最低调的一面。宣少将此次过来,给他们带了不少礼品。
  当天晚上,很多人都在猜测,究竟来了什么大人物?

  县里有人打电话问从政军,家里来什么亲戚了,从政军都含糊其词。既然知道了顾秋与左家的恩怨,他自然也不方便透露。
  好在第二天,宣少将就离开了安平,接着从彤母女一起回东华省。
  安平很多人都觉得好奇怪,却很少有人猜测出她的身份。顾秋在清平接到电话,听说老妈亲自出马,把从彤接走了。
  他就知道这样的结果,只要顾家知道从彤怀孕,肯定要接回去的。从彤并不喜欢呆在那高墙大院里,现在已经没办法了,只能跟着婆婆去东华省。
  虽然这件事情极为隐秘,没想到还是传到了左书记的耳朵里,他听到这个消息,表情很古怪。
  这个顾家的人,来南阳了,来去匆匆,好象在忌讳什么。左书记早就听说过宣少将这个人,对于顾家的这些重要人物,他都了如指掌。

  宣少将有着军队背景,而且对方在军队里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当年左系也有意与宣家结盟,没想到宣家还是选择了顾系。
  左书记想起这些往事,也是有些头痛。
  此刻他眼里浮现出宣少将的身影,早年前,他就听说宣家有女胜于男,当初他也去过宣家,见过宣少将本人。
  的确是英姿飒爽,豪气必人的女中豪爽。
  左书记躺在沙发上,想着那些往事。
  沈如燕轻轻地走过来,看到他闭着眼睛,就给他拿来了一条毯子,轻轻盖上。

  左书记当然知道妻子的贤惠,但此刻他不想有人打扰他的心事,干脆就闭着眼睛装睡。
  顾秋竟然是宣少将的儿子,老左在心里反复琢磨。虽然左家与顾秋有过节,但并不等于与宣家有过节,按理说,宣少将到了南阳,理应该拜见一下自己,可她没有,直来直往。
  就当前而言,左系还在极力拉笼那些权贵,对宣家也是其门大开,只要宣家愿意,他们随时可以接纳。
  左书记想着这些事,竟然有些失神。
  此刻,他又想到顾秋,顾秋这小子在自己面前表现得玲珑八面,自己倒是有些喜欢他。

  可知道他是顾家的人后,左书记心里就不高兴了,但是愿在他对老丈人的功劳,左书记当然不会跟一个年轻人去计较。
  今天他才发现,顾秋竟然是宣少将的儿子。
  顾家有三兄弟,而且第三代中,男丁太多,怎么偏偏顾秋就是宣少将的儿子呢?
  左书记躺在沙发上,哪怕是闭着双眼,却一点睡意都没有。沈如燕也不敢打扰他,悄悄的回了房间。
  上次她帮助顾秋,联系上了银行行长,后来她打听到,行长还是给了自己面子,给清平贷了几千万款。沈如燕就在心里说,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一切靠你自己加油。
  老左今天很反常,在沙发上躺了一会,早早睡了。沈如燕看了会电视,坐到十点钟才睡。
  再说顾秋在清平县,听说从彤已经随老妈回了东华省,他就彻底放了心。在顾家这环境里,至少不用担心从彤的身体,吃住,还有她营养方面的问题。再说,到了顾家,会有专门的医生为她们看护,这一切在安平是无法做到的。
  只是从彤觉得,这顾家大院,有点皇宫的味道,过得太严肃了,让她心里压力大。
  顾秋每天晚上都打电话跟她聊很久,让她安下心来,也就几个月时间。从彤要求,生孩子的时候,顾秋一定要到场。
  顾秋应允了。
  老妈回东华的一个星期后,民政局那边终于有了消息,他们派人去朱山县联系,也走访了一些村庄。
  双方乡镇干部都到场,一起谈了这个问题。
  朱山县那边则希望男方到女方落户,也就是说招上门女婿。而清平县这边呢,大部分男的则认为,既然是娶妻生子,老婆自然要嫁过来。
  双方在这个问题上有冲突,民政局长跟顾秋反映这些情况,顾秋笑了,“你们只是负责搭桥,做你们的喜鹊,至于他们怎么相会,那是他们的事,政府干涉干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