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6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齐雨开了句玩笑,“才怪,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顾秋说道:“放心吧,我不奸也不盗。说好了,明天派司机过来接你。”
  齐雨在那里想,顾秋究竟要干嘛呢?
  第二天上午,顾秋派的司机就到了,不过齐雨还有采访任务,没有跟他马上返回清平。

  下午六点多,她才从乡间出发,坐着司机的车去了清平县。
  顾秋在一家饭店里接待她,齐雨说,“说实在的,只要进了你们清平县,总给人一种回到六十年代的感觉。朱山县在这方面比你们强。”
  顾秋说,“我们正在努力,过几年你再看看,就不是你说的那么差了。”
  齐雨说,你的意思是,会更差?
  顾秋不语。
  两人吃饭的时候,齐雨问顾秋,“说吧,你究竟有什么想法?”
  顾秋道:“听说你在那边搞采访,我想要了解一下情况。”
  齐雨就把当地的情况跟顾秋说了,顾秋很仔细的听着,等齐雨说完,他才道:“照你这么说,那边的几个村庄,几乎成了寡妇村?”
  齐雨愣了下,“反正这种情况比较突出,所以我才决定把焦点放在她们身上。”
  顾秋说了,“现在我有一个新奇的想法,想请你帮忙。”
  齐雨不解,“我能帮你什么忙?”

  顾秋说,“请你做媒啊!”
  “啊?”齐雨跳起来了,“搞什么?做媒?”
  顾秋神秘兮兮地笑了,“没错,就是做媒。”
  第621章要我去做媒“你开什么玩笑,要我去做媒?”
  齐雨一脸惊讶,不解地看着顾秋。顾秋很认真地说,“的确如此,让你去做媒。”

  齐雨猛摇头,“别打我的主意,我只是一个媒体人。”
  顾秋笑了,又不是真要你当媒婆,只是想利用媒体,看看能不能促成南庄与寡妇村的事,如果事成,不也是佳话一篇吗?
  “亏你想得出来。”齐雨喝了口饮料,“这件事情,要由你们两套班子达成协议,如果可以的话,搞一个民政互动平台,说不定能成功。”
  顾秋嗯了声,“你这个主意倒也不错,我可以叫民政局那边考虑下,关心关心这件事。”
  齐雨说,“我还真没有看过哪届政府,会为群众这种事情去担忧的,你想得还真多。”
  顾秋说,“关心民众嫉苦,这是应该的嘛。再说,那边缺少男人,而这边男人过剩,中和一下岂不妙哉?”
  齐雨说,“这种事情要看对眼才行的,别以为只要公母就能凑成一对。人毕晚是有感情的动物,无法**。”
  顾秋听齐雨这么说,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你错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象你或者你这个层次的人一样。人在某种情况下,或者说特殊的环境下,他们会不可避免地选择**。在某些方面,人与动物并没有本质的区别,至少**是相同的。这是一种本能。”
  齐雨就瞪着眼睛看着顾秋,“不会吧,你真是我认识的顾秋?”这样的理论,自然叫齐雨吓了一跳。
  这是一个人对性的理解,齐雨可不能认同。
  齐雨说,“你那是歪理,还是你们男人的普遍心思?”
  顾秋说,“你别不相信,这样吧,我就拿你采访到的那个村庄里的妇女来说。她们的男人不在了,为了孩子,她又不想离家出去。在生活上,她们在承担如此巨大的压力,在精神上,她们要承受寂寞的煎熬。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一个男人出现,能解决她们的问题,或者说能减轻她们的问题。虽然这个男人不是她所喜欢的,但是为了生活和家庭,还有孩子,或者她就可以强迫自己接受对方,难道你不觉得?”

  齐雨说,“也许有这种可能吧?”
  顾秋说,“这不是也许,是现实让她们不得不接受,在无法达到理想状态下,退而求其次的一种本能。其实这种现象,在社会上,哪怕是上流社会中,同样存在。一些女孩子开始自视过高,视天下男儿如无物,但是随着岁月的蹉跎,她们的资本日益消失,她们的选择范围也在渐渐缩小,在各种压力下,她们也不得不牺牲自我,做出有违自己初衷的选择。”
  齐雨抬起头,“我真怀疑你不是当县长的。”
  “那我是干嘛的?”

  “专门研究男女两性的吧?”
  “去,我说的是真的。南庄问题,引起社会上太大的反响,也是清平一个令人头痛的问题。抓吧,又觉得于心不忍,不抓吧,又影响社会。但是他们也是人,有这种需要啊,你真要把他们都必到悬崖边上去?如果禁止他们租妻,势必会造成更多的社会不安定因素。因此我想早点解决这个问题。”
  齐雨叹了口气,唉!不愧是父母官啊,连这些问题都在你考虑范围之内。
  她给了顾秋一个建议,“其实你们可以派镇领导,或者民政局的同志,跟对方取得联系,然后双方合计一下,搞个相亲大会。加强各方面的交流,说不定有结果。”
  这种结果是必然的,虽然不能说,全部派成对,至少也能促成几队。顾秋点点头,“我会去安排一下,今天把你接过来,主要是想通过你,更多的了解到她们的生活现状。”
  齐雨端起杯子喝饮料,把话题扯到了葛秘书长身上,“我姐夫的问题,你有没有考虑过?他真的不想呆在那种没作为的地方。”
  顾秋摇头,“进了清平,那是对你姐夫的不负责任,也是对你姐姐的不负责任。还是让他留在那边吧!”
  齐雨说,“我看他好象撑不下去了,没什么斗志。你们男人就是怪,天生贱骨头。他经常跟我说什么理想,抱负,唉!”
  顾秋说,“齐老门生这么多,桃李满天下,这样的小事也搞不定?你骗谁啊?”

  齐雨撇撇嘴,“我姐夫哪敢动用他的关系,根本就不敢提,要是让我老爸知道了,非骂他个狗血淋头。”
  顾秋心道,这个齐老爷子也是个怪人,他就两个女儿,没有儿子,女婿半个子啊,为葛秘书长说句话,那是轻而易举的事,看来也是个老顽固。
  象这样的情况,顾秋也是无能为力。虽然秘书长为人不错,能力也有,可清贫这地方,来了就是害了他。
  更主要的是,齐妃跟过来,没这个必要。
  就算他真在这里当个副县长,又有什么意义?
  顾秋摸了下鼻子,“朱山县这次恐怕有几个人要下台,你可以让他试试。”
  朱山县的情况,比清平要好,虽然说这是建立在资源上的经济,至少未来十几二十年里,发展前途还是有的。
  而清平县,再怎么发展,也不可能赶得上人家。
  齐雨听说了顾秋的建议,也要考虑这事。做为人家的小姨子,为姐夫排忧解难,助他脱离困境这也是自己的本份。

  吃了饭后,齐雨住进了招待所,顾秋回到家中。突然就接到了老爸的电话。
  老爸在电话里责备他,“你这小子究竟是怎么回事?要做爸爸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吭一声。”
  面对老爸的责备,顾秋只是笑着解释,“是从彤不想让我告诉你们,说要生了之后才说呢,给你们一个惊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