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0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似氏声闷笑,从口袋早拿出帕子擦拭,“何小姐赌注自己在我这里刽导到不忍,我的不忍侧尔怎样娇纵放肆都无恙,可现在这也要给我带来很大的灾祸。
  他趁所有人都为舞池里放肆扭摆的名媛鼓掌尖叫,全部背对这一边,十分放肆逼近我,两根手指掐住我的脸,将我挤成-个圆圆的包子。
  我看到自己在他眼中滑稽的模样,非常愤怒想要净脱,他很大力气,我的挣扎就像给他挠痒痒一般毫无杀伤力。
  会被人看到! ` ` 我撅起的嘴巴艰难挤出这一句,刊井良本不理会,拇指指腹摩掌看我的唇,有些粗糙干裂的触感,可能是我圆乎乎的太有趣,他眉眼里有笑,但笑容和往常大不同。
  你知道这张脸,你的清高和你处处裘现自己的手腕与聪慧,会为你带来什么。除了赞赏,还有过分的瞩目。
  他冷笑,“你为了保周容深,做一个贤内助,替他档住他解决不了的难题,很可蒯答进去你自己。
  男人是你想象不到的贪色,位高权重的人对色的需求更像老虎对肉。
  “他朝我微微探身,在我唇角深深呼吸了一口, ` ,你就是香气最重的诱饵。’ ` 我身体一抖,‘什么意思。’ ` 他缓慢松开我的脸,非常沉默看了我一眼,什么都没有回答转身离开窗台。
  弄苍的话令我很不安,我觉得他在暗示我什么,不过这丝不安随看我离开唐宋府而消失殆尽,被我抛之组卤后,周容深非常疼惜我,对我比之前更宠爱.甚至在饭桌上周恰和我同时要吃一只蟹,周容深都会先为我剥好。
  这样舒合平和的日子过到第四天早晨,我接到弄苍公司职员送来的一份邀请函,她说弄总投资举办的南城选美大寒总决容各在次日傍晚举行,邀请我做闭场嘉宾。
  我整个人愣住,原来这几无薄城风雨的选美大赛是弄苍出资举办的,我还以为是哪个剧红那选拔新秀,一直没搁在心上,弄苍好端端的选美干什么。
  职员没等我问她,留下请柬匆忙离开了。我关上门告诉周容深这件事,他笑说弄苍手伸得还挺长,什么领域者座要C`ha 一杠,连娱乐圈也要涉足一二。
  我捏着请柬璧眉, ` I 要不我不去了,找个人回掉得了。“周容深说去凑热}闹玩一玩也没什么,又不会损失。
  这届选美是继广东车模大赛又一项颇受瞩目的新赛事 r 由于碍看弄苍的势力,政府也很给面子,特区所有销量和知名度名列前茅的杂志报社,都要大篇巾副及道。
  据澎选美冠军可以成为弄苍公司代言人,代言费用高达千万,足以媲美一线明星,而且主办方还会捐赠出价值百万的慈善物资,这样优厚的待遇吸引了上千名年轻女孩角逐。
  我总觉得事情不简单,可弄苍这人做事一向出其不意,巧青刨青不透。为了不出风头,决赛当晚我特意打扮很素净,周容深送我上车时还用手指抹掉了我唯 ― 点口红, ` ,周太太随意打扮,也有艳压嫌疑。
  ‘ , 他有些痴迷望着我, ` ‘毕竟很久没见过比周太太还诱惑的女人了。“我笑看探出窗外吻了吻他的唇,让他等我回来。司侧各我送到酒店门口,保安拉开车门非常恭敬喊了声周太太,弯腰迎接我走红毯。
  红毯两侧早已围堵人山人海目光所及之处都是举看姓名牌的粉丝,总之热闹得一塌糊涂,连明星商演都没有这么大阵仗。

  我站在红毯起始的一端,正准备经过,忽然身后传来两个女人窃窃私语。“弄先生从来不C`ha 手这些事,这次是怎么了,不只C`ha 手,还做了幕后大股东。
  “另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往指甲盖上涂抹播黄色的甲油,“这有什么稀奇,赚钱坝。商人无子巨下入,娱乐项目只要政府买账,投资一千万赚回来两千万都是少的,而目事重要我听说了一个秘密。’ ` 旁边太太问她什么。
  她探头拐翻卤四下看了看人,用来金屋藏娇。
  “明看弄先生是为社会做善事,给自己公司找代言人,其实就是想挑个女太太捂住嘴巴惊呼,“怎么会,弄先生娶的可是黑老大的女儿,哪有这份心思。
  女人冷笑,将指甲放在唇边吹干,弄先生的势力,忌惮岳父是真的 r 到底是培养了他几年,可绝对谈不上畏俱大房给了常小姐,偏房还真的一个不要啦?
  我有些圈主,弄苍选美的目的是这个?我不可思议扭头才丁量两个女人的脸,试图挖掘点隐清,保安, J \声提醒我时间快到了,我这才回过神,我问他车里两位夫人是谁,他看了一眼,“应该在等自己先生,我只认得贵宾 r 她们不是很熟悉。”
  要么丈夫是, J \老板,要么这两女人不是大房,我退疑了几秒没往自里去,在保安护送下从红毯讲入酒店。
  演艺大厅正在做最后的走位和灯光处理,媒体坐席已经满满当当,观众席和评委席还在打扫,我一眼看到我的姓名牌立在第一排首席的右侧,与弄苍紧挨着。
  我在嘉宾处签到留影,礼仪小姐告知我距离比赛正式开始还有半个小时,宾客先进入宴厅等候,她带我穿过一扇圆拱型门,隔看好长一段距离就听见男人女人的笑闹声。

  在这种弄苍一手控制的场面,大部分白道有头有脸的人还是很避讳,前赴后继诌媚给他捧场的人,都是在生意上手脚不干净、做事不规矩,指看他罩自己,别赶尽杀绝。
  我走进宴宾厅早已是富豪云集高朋满座,每个人打扮者呀良正式,将一身酒红色西装的弄苍包围在最中央,他笑容淡谧光芒耀眼,对敬酒来者不拒。
  我示意礼仪小姐离开,她递给我一杯酒,让我有事叫她。我主动走到女眷扎堆的地方,简单打了招呼,她们过陇都很客气,一口一声周太太,夸赞我身上行头,问我在哪里订购的珠宝做得发型,怎么如此美艳不可方物。
  我拼口她仃」谈笑风生,耳朵特别留意弄苍的方向。
  一位长相贼眉鼠眼的商人,并没有跟随大部队离开,而是等人走光了,迁回到弄苍面前,装模做样碰了碰杯,显得很熟络, ` ‘弄先生,得到您要选美的消息,我可是吓了好大一跳啊。

  “弄苍笑说心血来巢,希望能做点样子来。“咱们都在支捺您,政府也给您面子,想不出样子都很难啊。”男人说完一脸讳莫如深挠了两下头皮, ` ‘听说前不久您和市局周局长有些不和谐,造成不, J \损失。
  周局长也是他这不是多管闲事嘛,管好他市局的差事得了,弄先生是什么人都能污蔑的吗?
  男人自以为巴结,站在弄苍的船上,偷偷讨伐周容深博他高兴,可弄苍船上何时缺人,这种墙头草连上船的资格都没有。
  弄苍沉默片刻露出一丝笑, ` ,还有这样的事,桂总从哪里听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