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0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酒过三巡这些女眷都玩疯了,一群千金站在舞池里喝酒,叫嚣着请鸭子馆的公关助兴,太太们嚷嚷着叫侍者拿麻将桌,在现场混乱到几乎不可控制时,一些保持清醒的官尤太忽然大声说弄先生来了。
  弄苍穿着一套深蓝色西装,没有系领带,纽扣也崩开了两颗,非常墉懒俊美,他经过那些侧瞬醉酒的女人,朝高声喊叫的夫人们七战U一个嚓声的手势,越过重重人海找到常锦舟,笑着问她玩得开心吗。
  常镍舟歪头枕着他肩膀,‘不是忙赌场吗,怎么还是过来了。”`‘怕你玩疯了。
  “她说哪有,她撒娇朝围拢过来的官太太求救,`‘他说我玩疯了,你们给我做主啊,我可是滴酒没碰。

  “官太太笑说就算碰了有什么关系,有弄先生在,您烂醉如泥也出不了丑。
  “弄先生真是疼娇妻,洲门这么多人在您还有什么不放心吗,难道一会JL,不见都受不了。
  ’`弄苍垂眸看了一目侧俭色排红的常锦舟,`,我还好,主要是你,是不是会受不了。
  ‘,太太们哈哈大笑,她噪得脸更红,埋首在他衣领内,撒娇说你给我闭嘴。
  弄苍从进门就看到我,不过我们没有伯日明尺神交流,我翻道他误会我拜口周容深联手算计了他,我一副人畜无害毫不知倩的模样,心却歹毒冷漠无情r如果不是马仔反应快.他还真要栽个不小的跟头。

  触碰他底线的人者压下会有好下场,我已经很例外了。我独自坐在角落吃一块樱桃蛋糕,常锦舟和我隔了一张桌子,她侧身斌陇,刚把那些太太打发走,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她非常甜美喊了声妈妈,几句话过后那边不知说了什么,她脸色倏然变得非常难看,“天呐,爸爸他已经七+岁了,头疼还不满足吗?家族那么多女人,爸爸养在皇馨路别墅还有两个没名分的妾,这些女人每天争宠那么厉害,我都很,再说二姨娘很善妒,她会允许吗。‘,女人声音很轻,有气无力解释着,常锦舟已经失去了耐心,她说好了,我真的快要疯了。
  叫各电话挂断,一脸愁容揉了揉自己头发,弄苍正端看一杯酒背对她,看向不远处窗外的灯火阑珊。
  他问怎么了。
  常锦舟走过去抱住他,”爸爸看上一个女人,已经在家里和几侧咦娘说了,想要纳进常府做五姨太。
  乔苍自顾自饮氵酉,河不经心问哪里的女人。
  总锦舟徭头"他只是在家里提了要纳五姨太到底对方是讠隹,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连我母辛问都没说。
  就说让你回去一趟,不能谢露给任何人知道。
  乔苍惊讶问汶么裤秘。
  总锦舟把玩看他戴了钻戒的指法扌巴汶个女人送到他斤。

  父辛说汶事很,女人的巪份不百单,只有你能替他办成,除了你讠隹也无她唉芦叹气,"我也不想啊,多一个有名分的姨太,就要多分出一笔钱财,她们都是贷父辛富讠寸厌的。
  她仰起头看乔苍汶种女.人是可母辛说他汶一次比以往都认真,恐不得到是不会罢休的,麻烦你给他尽心了。
  乔苍杯的微微一顿,他不知想到什么,十分危险眯了眯眼。
  常镍舟问弄苍婚礼前这几天有时间回去吗。。..
  弄苍脸色毫无征兆荫沉下来,像黑压压的乌云,遮天蔽日,“没有。
  她被如此盛怒荫森的表情吓了一跳,“怎么,是不是父亲有些为难你。
  弄苍叫住经过的侍者,把空杯子递给对方,换了一杯白葡萄,没人能办得了的事,一定不是容易成功的事,岳父想要纳五姨太,他的势力者压下好出手,我更没有把握。”
  常锦舟试探着摸了摸他的脸.见他不是冲自己,才 1 散娇缠住他, ` ‘我知道嘛,可父亲第一次张口,再为难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这是我们做晚辈的孝心。

  “弄苍问她知道岳父想纳的五姨太是谁吗。
  常镍舟说谁也不知道,等你回去父亲会告诉你,至多也就是个有夫之妇,不是什么碰不得的人,拿势力打压一下,乖乖的闭嘴。
  弄苍抬手抨了抨她垂在耳侧的长发,盯看她那张被灯光笼罩得清秀排红的脸孔,’如果真是碰不得,不是善茬,也打压不了,还尽这个孝心吗。
  常锦舟明显没想过这个问题,她从小养尊州尤,根本不知道难这个字怎么写,她眼中父亲和丈夫无所不能,在这世上似门碰不得的还真不存在。

  弄苍翔现线从她借懂茫然的脸上收回,“好了,这事我再考虑,你不要满口答应。
  常镍舟看出弄苍的不快,她不敢再催促,踞起脚在他脸颊吻了吻, ` ,好,怎样我都听你的。”
  常锦舟被几个喝多了的名援簇拥着跳下舞池,炫目的霓虹灯光非常晃眼,音乐开得震耳欲聋,整个宴厅完全沸腾所有人都玩疯了,吵闹声像海浪肆意奔腾。
  弄苍喝完手上的一杯酒,他放下空杯朝我走来 r 他安静欣长的身影与这里格格不入,犹如夭降般俊美,他自始至终也没有抬起头看我,但他又土陇仿佛有感应,只凭借空气就能判定我站在什么位置。
  直到 f 断口我距离近在咫尺,我想起前不久的事张口欲言又止,其实我很想告诉他,周容深算计我并不知情,我也是被算计的筹码之一,甚至是似门黑白交锋角斗的牺牲品。
  可我最终还是咽了回去,弄苍对一切事物都有自己的评断,他信我不用解释,他不信我解释也没用。
  “玉如意你没有给常小姐吗。’ ` 他挑眉说那不是你给我的吗。彩训正他的称谓, ` ‘那是你们的贺礼。
  他哦了声. ` ‘到我手里就是我的,送不送是我的事。’我懒得说什么,如果不是泊常流舟一而再认定我图谋不轨,弄苍怎样处置我都不会多此一举问。
  所有女眷都集中在靠近舞池的地方,这边显得冷冷清清,我和弄苍虽然乍眼‘不过没人留意,他摸出一榴咽,没有立刻点燃,而是放在鼻下嗅了嗅味道。
  “何小姐在暗处看戏,看出门道了吗。
  刊踌口常锦舟说什么我没听清,实在太吵了,断断续续听了很多个半句,我说没看出。
  他荫森森说, ` ‘何, J \姐恐泊要给我惹个不小的麻烦。
  “我能给弄先生惹什么.麻烦。”
  他微微摇晃酒杯,暗红色液体在杯口旋转晃动,最后收敛不住喷溅而出,落在光洁的理石地板,在惨白灯光下像一滩触目惊心的血。

  “这麻烦正在逼近,很有可能连我都解决不了。”
  侍者端看酒水托盘朝我鞠躬,我手指在边缘颤动,杉随着喝杯,“没有弄先生解决不了的事,真有也能拒绝。
  我挑中了一杯西瓜汁,弄苍勾了勾手指,侍者也递给他-杯,他量眉尝了尝味道,大约觉得太甜,把那只没抽过的烟沉入杯口,直接随手丢在一旁。
  “倘若是既不能拒绝,也不能办到。
  我说那就吉人天相了,弄先生混到这泞日立置,遇到这种事还少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