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5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靠在沙发上,我说:“手下,有点蠢,还有李宏那个笨蛋,居然相信陈发会让位给他?脑子也不想想,陈发要是愿意让位,在广东的时候,他就已经让位了,他被人摆了一道,钱没了,但是名声还在,如果他要是那个时候让位,那么还能留个美名,保住实力,谋求东山再起,但是他却来缅甸公盘了,傻子也能知道是为了最后一搏,那对父女,简直蠢,天真,幼稚,哼,我最终输的,还是他们的亲情,广东人的那一套,还是厉害的。”

  田光皱起眉头,没有说话,我咬着嘴唇,陈发的高明之处,没有跟我死磕,而是把我们之间的赌局,交给了老天爷,一切看运气,如果天要亡他,无论他在怎么挣扎都是没用的。
  我刚说完,门就开了,我看着周瑶走进来,他有点生气,说:“他们太过分了,居然把我的手机给打掉了,还把我赶出去了,真是太混蛋了。”
  我看着周瑶发怒的样子,就无奈的摇头,他坐下来,说:“我刚才找你,他们说你在这里,我就来了,我问你,现在我们算是失败了,还是成功了?”
  我说:“本来是成功的,但是被你办失败了。”
  “我?你怎么把罪过怪到我头上了,一切都是听你的吩咐,为什么让我背锅?我不会背锅的。”周瑶愤怒的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你损失什么没有?”
  “没有。。。”周瑶想了一下,说。

  我看着她,我问:“刺激嘛?”
  周瑶皱着眉头看我,说:“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居然还问我刺激不刺激?真是厉害啊,但是说实在的,确实挺刺激的,十亿欧,只怕是我爷爷也没出过这个价钱,但是可惜,最后还是被陈发给拿下了,更可恶的事情,他居然怕人跟我打架,会场的丨警丨察,把我们都赶出去了,真是太混蛋了。”
  我深吸一口气,陈发是个老狐狸,他能把我赶出去,当然也能把周瑶赶出去,只可怜周瑶这个女人,自以为聪明,但是却被玩的团团转。
  “飞哥,李瑜要见你。。。”张奇说。
  我听到李瑜的名字,我就来火,那些甜言蜜语,那些温柔乡男人泪,都他妈成一堆狗屎,我那叫一个恶心啊。
  我吼道:“不见,让他跟他的亲人好好过去吧。”
  张奇看着我,就出去了,我坐下来,恼羞成怒,是的,我被李瑜给气到了,他是除了韩凌意外,我觉得性格最好的女人,但是,却狠狠的抽了一巴掌,打的我鼻青脸肿。。。
  我们都没有先开口,只是平静的坐着,各有心思,何川一直玩味的看着我,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那尖酸刻薄的样子,让人觉得生厌,我觉得他早就应该死了,要不是陈发拉他一把,何川早就应该跳楼了,又或许,直接气死了。
  如果他又能生龙活虎的跟我面对面的坐着,跟我斗一斗了。
  不过,这确实能体现出陈发的厉害,如果当初他对何川不闻不问,何川死了,如今,我就会少一个敌人,他就会少一个助手。
  李宏敲了敲桌子,说:“那个,我来说几句,邵飞,这个决定,是我做的,那,我们毕竟是一家人,没有必要弄的那么僵,无非就是钱嘛,反正我们都赚的盆满钵余了,不要在赶尽杀绝了,姐夫呢,只是想保住我们广东的翡翠市场,这对我们也有利。”
  我伸手打住,我说:“你看中的,是他回去之后就退位,让你继任广东玉石协会主席的位置吧?”
  李宏听了,很尴尬的看着我,哑口无言,我笑了一下,我说:“李宏,你怎么就能确定,他退位之后,你能选的上,而不是别人呢?你在广东有多少席位呢?有多少人会支持你呢?协会,又不是他操控的,就算是,我觉得也不会是你。”
  “你。。。”李宏有点愤怒的看着我,但是他的脸色变得有点难看,转身看着陈发,说:“姐夫,这个,我会选上的吧?”
  陈发笑了一下,说:“尽量吧,事在人为。。。”
  李宏听了,脸色变得难看,指着陈发,说不出话来,我笑了起来,我说:“陈先生,好一个事在人为,现在,东西是到手了,那些跪下来的承诺,尊严,都变成了一坨狗屎,丢的那都是,让人觉得这世界都是臭的。”
  陈发笑了起来,喝了一口茶,说:“你也不用愤世妒俗,也不用把我说的那么可恶,我说的承诺,自然会去兑现,我的尊严,也自有我自己去守护,咱们的恩恩怨怨,从公盘上开始的,也从公盘结束,今天过后,这个世界上,绝对不会再有我们什么恩怨瓜葛。”
  我听了就眯起眼睛,陈发又说:“邵飞,你的那个小兄弟,开石头很厉害,有黄金手的称号,今天借我用用,帮我开一下石头,可以吗?”
  我转身看着张奇,他冷笑了一下,他说:“一刀让你全家去跳楼,这个运气,不是谁都能有的。”

  “哈哈哈,年轻人,脾气挺硬,但是,我不在乎,赌石嘛,讲的是运气,尤其是大的料子,完全就是靠运气,没有什么经验可谈,我就是想借借你的运气而已,可以吗?”陈发说。
  张奇看着我,我说:“可以,哼,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我很想看你们一个个的去跳楼。”
  陈发点了点头,说:“你也够大气,这一次,我也算是倾家荡产了,人呢,总是虚假的,说来可笑啊,我为广东的翡翠市场,做了那么多事,但是,就是因为我一次的失利,他们就要对我小心翼翼,这次募集资金,我其实一毛钱都没有募集到,我算是看透了这人世间的蝇营狗苟,心累啊。”
  我叹了口气,我说:“你还有家人啊。”
  “是啊,我还有家人,幸好我还有家人,邵飞,我还是那句话,家人,不管关系在怎么差劲,最后始终是家人,所以,我能屹立不倒。”陈发得意的说着。
  我看着李瑜跟李宏,他们都沉默不语,我靠在沙发上,没有再说话了,现在一切都要看那块原石了。
  这个时候,我看到门外面走进来很多人,都是穿着西装的人,有一个中年人,我看着熟悉,是陈发的保镖,房间里面站着二十多个人,还好这个房间够大,否则,都显得拥挤。
  这些人进来之后,什么话都不说,就站在里面,跟冷面死神一样,我看着李瑜跟李宏,他们两个最紧张。
  李宏说:“姐夫,你不是什么人都没带来吗?”
  “哼,来这里,怎么可能不带呢?今天,我跟邵飞,只有一个人能离开缅甸,是不是啊,田先生,邵先生。。。”陈发冷冰冰的说着。
  我跟田光对看了一眼,我们都心知肚明,我早就知道陈发不会空手而来,所以我不意外,田光没有说话,只是靠在沙发上,冷静对待。
  “舅舅,这里是仰光,难道你们还想打仗吗?为什么一定要斗的你死我活呢?就不能给大家一条生路吗?”李瑜愤怒的说。

  我没有说话,陈发也没有说话,所有人都沉默的对待,黄槐这个时候站起来,说:“如果,你们肯让一步,我们也让一步。”
  “拿我的钱,买你们的命,最后,还让我让一步,可能吗?”我冷冰冰的说。
  黄槐叹了口气,坐下来,没有在说什么,他是最冷静的,也是最有判断力的,他知道,我们这次,不管谁输谁赢,都不会有好结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