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5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皱着眉头,到了酒店,我说:“给我直播,我他妈的在幕后跟他斗到底。”
  我说完就进了酒店,我开了房间,在酒店里,有无线网,很快,我就跟周瑶进行了直播,公盘内部也有无线网,现在的通信方式是非常发达的。
  我看到了现场,周瑶拿着手机,跟我说:“邵飞,他们出价了。”

  我听着就说:“跟着他们。”
  我看着画面一阵晃动,周瑶快速的出去,我跟张奇说:“打电话给太子,让他把老刘给我找到,如果找不到老刘,让他也别有脸来见我。”
  “要死的要活的?”张奇问。
  我瞪着张奇,我说:“死活不论。。。”
  张奇脸色很难看,拿着电话就出去了,我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貌桑什么都不知道,一脸蒙圈的看着我,或许,他还不知道现在发声了什么。

  我看着手机,画面来到了交易大厅,我看着红宝龙公司提供的那块料子的标号,8859,在屏幕上,四联公司的人出价了,周瑶特地把视线放在了屏幕上。
  “两亿欧元。。。底价是多少?”我问。
  因为一开始,我的注意力并不在这块料子上,所以,我并不在知道这块料子的真实情况。
  “底价七千万,这块料子是全赌料,没有开窗的,重量七吨,但是我听说皮壳的表现好,至于怎么好,我也不清楚,我不懂赌石,所以,我没办法给你描述。”周瑶说。
  我听了就挥手,我说:“不用描述,现在是少钱的战斗,跟那块料子好不好没关系,给我竞标,四亿欧元。”
  “什么?成倍的竞标?这。。。”周瑶有点犹豫。
  我说:“你犹豫什么?钱,我来出。。。”
  周瑶没有多说什么,很快,我就感觉视频在晃动,我坐在沙发上焦急的等着,我知道周瑶在竞标,这个时候张奇进来了,他说:“飞哥,太子的人查到了,老刘在仰光没有走,他就在仰光酒店,但是,被人保护起来了。”
  “妈的,谁?”我问。
  我说完就挥挥手,不用说也知道是谁了,肯定是陈发,我说:“让他把酒店给我封锁了,妈的,老刘要是跑了,让他给自己准备好一颗子丨弹丨,废物。”
  张奇深吸一口气,拿着电话就出去了,我真的被太子给气死了,办事不利,连一个瘸子都看不住,坏了我的大事。
  周瑶的手机视频放正了,我看着视频上的画面,他用的还是我的名字在竞标,四亿欧元的价格出现之后,交易会场里面出现了一片惊呼,或许在为这场价格大战而感到惊讶。
  我有点焦急,红宝龙公司是缅甸,内地最大的翡翠矿业集团,他的料子,都是顶好的料子,所以我不管那块料子如何,我绝对不能让陈发把料子给买走。
  我看着价格变动了,周瑶立马说:“他们加价了,出了五亿了,怎么办?还继续加吗?万一他们又放鸽子怎么办?估计这次连我也会被赶出去的。”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试试他们,直接出十亿,他们要买就买,不买也就这样了,这次的标王在,只有这两块石头有戏,之前丁瑞跟我说了,只有这两块料子是百亿的大料,如果他们不拿的话,我们也就不用怕他们了。”
  陈发想要翻本,很难,只有一块惊天的大料子才能让他翻本,十亿的价格,是我逼他的价格,他不一定有钱买,我要他挪用私款,借钱,就算把料子给拿下了,他也要担一个天大的风险,就算最后,他们真的开了一块百亿大料,我也让他赚不到多少钱,翡翠行业,就是烧钱,你钱多,我比钱更多,你想要拿下,你就得烧比我多双倍的价钱。
  “邵飞,你可要考虑清楚,如果这次我也流标的话,我也会被赶出来的,现在全场戒严,所有人都在注视着我们呢,如果我们瑞丽人都被赶走,那么整个会场,就是广东人的天下了,你要考虑考虑,这是不是他们的计策?”周瑶说。
  我听了,就挥手,我说:“返璞归真,他们最终还是要买石头的,小料子,低价的料子,不能帮他们翻身,也就只有这块料子能帮他们翻身了,所以,我需要跟他们赌一次,这块料子是全赌料,所以,没有必要怕他,只需要把价格炒起来就行了。”
  周瑶听了我的话,就没有多说什么了,我看着周瑶开始写标书,我内心紧张,不管陈发拿下不拿下,我都觉得他的气候到了,这块料子只要流标,他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他只能等下一次公盘,但是,他可能活不到下次公盘,只要他这次空手而归,李宏就能玩死他。
  我咬着牙,心里紧张,期待着,我希望他束手待毙,我希望。。。

  一切都过于平静,陈发没有展现出黑手发的本质,所以,我知道他肯定有鱼死网破的后手,我一定要把他钉在十字架上,让他死翘翘,再也没有能翻身的余地才行。
  我看着屏幕上出现了价格的变动,十亿,欧元。。。
  这个数字打破了所有公盘的价格,超过了往年公盘标王价格的总和还要多,这就是烧钱,如果我中标了,我就会流标,如果陈发中标了,那他就要赌,输赢不定,但是,我跟陈发谁会赢,天平已经倾斜到我这边了。
  喧哗,议论,视频里的声音议论纷纷,我听着吵杂的声音,觉得很心烦,我不知道陈发现在是在做什么准备,也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等待是焦急的,非常的焦急。
  我看着屏幕,久久没有变动,我期待着我中标,然后流标,只要流标了,陈发就会注定空手而归。。。
  “邵飞,不好了,你看,陈发跟你的女朋友在说什么,还跪下了。。。”周瑶说着。

  我听着周瑶的话,突然震惊了,耳朵里有些轰鸣,画面转了过去,我看着陈发居然跪在李瑜面前,我握紧了拳头,现在很乱,很嘈杂,我听不到他们说什么,突然,画面消失了,我听到周瑶的愤怒的骂声,但是很快画面就消失了,连声音都消失了。
  我愤怒的站起来,把手机给摔在地上,气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妈的,变故,变故。。。
  陈发居然放弃一切尊严跪在了李瑜的面前,为什么会这样?我脑子里冒出来无数个年头,陈发要干什么?
  借钱?

  对,一定是借钱,他难道没有募集到钱?对,一定没有,陈发已经跨了,广东的商人不傻,怎么可能把钱交给一个已经垮台的人呢,所以,陈发给李瑜跪下来,是问李瑜借钱的。
  我把所有的钱都给李瑜了,不,是陈发把所有的钱都给李瑜了,之前,李瑜告诉我,陈发把一半的货款给我,然后给一半的货款交给李瑜,虽然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却给他买了一线生机,李瑜不是铁石心肠,万一。。。
  我想到了万一,脑子气炸了,万一李瑜心肠一软,把钱借给了陈发,那么我们就完了,这个裂缝,我们是没有办法修补上的,就算陈发最后输了,我们也不会赢,因为,我们之间有裂缝,这个裂缝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被无限扩大,因为我不会原谅她。
  而更糟糕的是,陈发也有可能赌赢了,那后果就更不堪设想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