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6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段说,“对于经济建设,我个人意见,非常不赞同资源利用,尤其是开采煤矿,风险大,对以后的生态环境也是一种破坏。”

  老段说,“我很欣赏米帝的作风,他们从来不在自己的国家开采资源,而是到其他国家去疯狂掠夺,这样从很大程度上,能保证他们自己国家的安全和利益。若干年后,全球的资源都掠夺完了,他们还可以坐拥自己的资源,来达到控制全球的目的。”
  陈燕说老段看得很透彻,但我们目前只能自保,不能去掠夺。必须利用自身的优势资源,去发展经济。
  顾秋看完新闻,问老段,“你对朱山县有没有了解?”
  老段回答,“没具体了解过,只知道有二座煤矿。”
  顾秋好久没说话,象是在想什么,陈燕问,“你又在想什么了?”
  顾秋道:“我觉得应该去朱山县看看。”
  老段奇怪了,“去朱山县干嘛呢?”

  顾秋不说,只是吃饭。
  饭局散了后,陈燕问顾秋,“你刚才在想什么呢?”
  顾秋说,“你可能不知道,清平县有个男人村的事。”陈燕说,那的确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顾秋就把南庄的情况告诉她,陈燕马上就笑了,“你不会吧?居然打这种主意?”
  顾秋苦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各取所需嘛。”
  陈燕想了想,“有时情况并不如你所想的那样,女人跟男人不同的。你们男人,看到任何女人都可以做那种事,而女人则不同,她们需要找到那种感觉。”

  顾秋切了声,“骗谁啊?事实上正好相反。男人才需要感觉,没有感觉怎么起来?而你们女人呢,完全可以被动。岛国那么多片子,你见过哪个女主跟那些男的有感觉了?”
  陈燕晕菜了,“那不一样的啊!”
  顾秋说,“有什么不一样,事实胜于雄辩。”
  两人进了家,顾秋把灯打开,陈燕走进来,“好久没有搞卫生了吧?你都当了县长,怎么还住这里?”
  顾秋说,“我不喜欢住那套房子,感觉不对。”
  陈燕坐下来,“我跟你过来,会不会有人说闲话?孤男寡女的。”
  顾秋看着她笑了,靠着陈燕坐下。
  上次在省城和夏芳菲发生了意外,占有了夏芳菲后,顾秋的确好长一段时间没想那种事了。仿佛一夜之间,所有的女人都黯然失色。这种感觉,的确很微妙。
  从彤有时打电话过来,都能感觉到顾秋在忙,她也非常放心。要不是陈燕今天过来,顾秋还真要把这男女之事忘了。
  陈燕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也是顾秋在这方面的启蒙老师。要不是因为陈燕,顾秋不会这么快体会到人生中最快乐的事。
  陈燕看到挨着自己这么紧,就往边上挪了一下。
  顾秋说,“你跑什么呢?我又不是狼。”
  陈燕说,“你比狼还恐怖。”
  顾秋笑了起来,“那你还敢跟过来?”
  陈燕道:“我是舍身救人,为了不让这你头狼伤害更多的无辜。”顾秋哈哈大笑,“那我现在就让你舍身一次。”
  陈燕推开他,“澡都没洗,你急什么?”
  在这里洗澡,是个麻烦事。为了不让人看到陈燕来了,顾秋只得去打水,让陈燕在家里的盆里洗澡。
  陈燕把门关上,不许顾秋进去。

  顾秋坐在外面的房间里抽烟,他感觉到最近头好多了,没有以前那么经常性发作。老神医的药还是有用,顾秋想到老神医时,自然就想到了夏芳菲。
  也不知道夏芳菲去香港的情况如何,按顾秋的设想,夏芳菲的公司今年是要赚钱的。
  公司首期推出的是抗癌药物,这种药物初期,只能抑制癌症继续发作,并不能彻底根治。
  在一定的程度上,这种药可以说,只能延缓病情的发作,或者说,能让患者多活一段时间。
  毕竟每个病人的情况不同,对于完全治愈的可能性不大。为了不承担更大的风险,夏芳菲决定只推出第一阶段的药物。

  陈燕洗了澡出来,喊顾秋去倒水。
  顾秋闻到她身上的香味,一把将陈燕揽在怀里,鼻子早贴紧了陈燕的胸,狠狠的呼吸了一把。
  陈燕穿着宽松的睡衣,衣服下空荡荡的,顾秋的手摸进去,陈燕打了他一下,“去倒水啊。”
  顾秋这才依依不舍松开她,把盆里的洗澡水倒了。
  在房间里用盆洗澡,感觉总是不太舒服,陈燕说,“从彤一直就这样洗澡吗?也真亏了她,这样的环境居然陪了你一年。”
  顾秋道:“放心吧,再呆几年,我们就会离开这里。”
  清平县只能当过度,不是长久之计。

  两个项目搞下来,市委对清平班子的看法大有改观,这充分说明,事在人为。
  除非你们不想去做,真要是下了决心,一定可以做到。顾秋说,“她现在早就没有了那种大小姐脾气,变得温和了许多。”
  从彤的改变,主要是去过顾秋家里之后,发现顾秋的家境,让自己根本就没有骄傲的资本,在他们顾家大院,一向视自己如公主的从彤,猛然发现自己如一只落地的凤凰一样。
  面对这种现实,她自然就改变了许多。
  不过从彤禀性善良,跟她妈妈完全不同。
  真要是从彤妈那种性格,估计两人也走不到一起的。陈燕说,“你可要对她好点,我倒是无所谓,就当这辈子当个赠品吧!”
  顾秋说,“什么赠品?”
  陈燕说,“我当初介绍你和从彤认识,就觉得从彤挺适合你的。”顾秋听懂了,所以你就决定,把自己这个媒人当赠品,介绍一个赠送一个?
  陈燕笑了,“你啊,占了便宜还卖乖,我说的可是真的,你可以负我,万万不能负从彤,否则连我都觉得对不起她。”
  顾秋抱着陈燕,“放心吧,我怎么舍得呢。”
  陈燕还是有些担心,她心里总是隐约感觉到,从彤可能知道些什么。曾经多少次在黑夜里,陈燕想放弃这段情感,成全从彤和顾秋,但是她总是无法释怀。
  顾秋抱着她到了床上,两人躺在那里,看着天花板上的塑料膜,陈燕说,“顾秋,如果从彤知道了我们的事情怎么办?”
  顾秋想了想,“要不我提前试探她一下,看看她的反应?”
  陈燕摇头,“别傻,她这么聪明,哪用得着你试探。”
  顾秋道:“那就不说了,其实这样也挺好的。”
  他翻过身来,看着陈燕。“你想不想要个孩子?”
  陈燕望着顾秋,摇了摇头,“有了孩子,我真的无法自圆其说了。”这个问题,陈燕早就想过的,她何曾不想要个孩子?
  尤其是听说从彤怀孕了,她就好羡慕,只可惜,她找不到更好的方法来圆这个谎言。
  寡妇得子,这是多么天大的一个笑话?更不要说,她现在的身份还是个副县长。

  朱山县和矿难,引起了全国人民的关注。
  很多记者纷纷赶到事发地点,采访这次特大事故,齐雨做为省报记者,当然不会错过这种机会。
  与清平县略有不同的是,这里经济状况较好,按齐雨的说法,一个地方的经济发达与否,与政府领导有人很大的关联。
  还有一个与清平不同的地方,这里产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