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5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想问什么,但是田光站起来,走到酒柜前,拿了红酒,开了红酒之后,给我倒了一杯,然后跟我碰了一下,他喝了一口酒,然后走到窗前。

  “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喜欢的兄弟,就是你,最恨的兄弟也是你,但是,经历这么多事之后,我觉得喜欢比恨你多一点,你在我的人生里,不离不弃,比我的父亲,比我的舅舅,比我自己占的分量还要重。”田光平淡的说。
  我笑了起来,喝着红酒,现在我很放松,我开玩笑的问:“怎么,是要表白吗?可是就算你是我大哥,我也不愿意捡肥皂。。。”
  田光转身看着我,眼神很炙热,他说:“你把我内心的野心烈火点燃,让我疯狂的燃烧起来,很酣畅,让我看清了现实,陪我走过一切风风雨雨,所以,我会陪你走完最后一程。”
  我不知道田光在说什么,搞的他好像要死了一样,我问:“不要那么狗血,不要告诉我,你得了什么绝症,千万千万不要。”
  田光又给我碰了一下杯子,然后喝了一口酒,说:“我曾经告诉我自己,我为了爬上去,我可以伤害天下所有人,我绝对不能被任何人伤害,连我的父亲,我的舅舅都不可以,所有伤害我的人,都必须要死,但是,直到你伤害了我,我才知道,这句话是对你无效的,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伤害我的人,也只有你了,也只能是你。”

  我听着田光的话,心里很感动,我有点热泪盈眶的感觉,我说:“马欣的事。。。”
  “嘘,马欣只是个女人,在我的生命中,不过是白驹过隙,虽然给我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但是,你始终没有在道义,在兄弟情义上背叛我,我曾经问过,在女人跟兄弟之间,你选择谁,你毫不犹豫的告诉我,你选择兄弟,你也是这么做的,虽然,你有点瑕疵,但是,这就是你,不成熟的你,只要给你机会,给你时间,你会成长起来的,就如现在的你,马上近乎完美。”田光认真的说。
  我听着,开心的笑起来,我说:“你这么说,我真的会骄傲的。”
  “我从来没有利用过你,从你第一次拒绝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一个甘愿被人利用的人,所以,我拿出来百分之百的兄弟情义来跟你相处,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我一生被两段感情伤害过,我的父亲,我的舅舅,一个要把我抓进去,一个利用我,让我痛苦不堪,唯一让我欣慰的是,你这个兄弟,始终没有背叛我,不管,我怎么折磨你,怎么对付你,而你所选择的,也是用同样的方式来跟我战斗,而不是耍阴谋诡计,把你对付敌人的那一套对付我。”田光认真的说。

  他说的我有点热泪盈眶,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田光转身,说:“我得到了,所以,我也该走了,马帮是你的,就如你的小弟说的那样,是你让给我的,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这是事实。”
  我站起来,我想说什么,但是田光转身抱着我,紧紧的搂着我,让我内心不安,他从来不会这样做,为什么会变得如此。。。
  田光拍拍我的后背,说:“好好做,打赢了这一仗,你的人生就会风调雨顺,学的像男人一样,去做事吧。”
  他说完就推开我,我看着他炙热的眼神,像是送别自己的亲弟弟一样,这突入其来的转变,让我摸不着头脑,也让我害怕。
  我没有多说,离开了房间,我关上门,靠在墙上,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看着赵奎,我问:“他是不是疯了?这是什么意思?到底发生了什么?”
  赵奎看着我,说:“他不说,就是想要你知道,现在要专心的对付陈发,至于以后的事情,我觉得也很好,他主动退出,总比我们动手要好。”
  我皱起了眉头,看着赵奎,我们都是兄弟情义,但是这里面缺有着千差万别,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差别,我也说不清楚。
  田光的反常,让我内心不安,他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突然要金盆洗手,这并不是田光的性格,他从来都不是擅长言语表达的人,所以,他的那番话,都是发自肺腑。
  我不能往坏处想,我只能往好处想,或许,就如他说的,他想要得到的,都得到了,他应该退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想法与做法,我觉得,这是最好不过的,他能自动金盆洗手,这对我们兄弟来说,是最好不过的。

  我在酒店里,一夜未睡,明天就是公盘大会了,这次公盘大会召开的突然,但是却是天助我也,这次来参加公盘,我并不是要赢多少料子,赚多少钱,而是要看着陈发,看着四大家族被我最后一击。
  凌晨三点钟,外面的佛光很亮,整个仰光都是黑暗的,只有那一片佛光在炽热的照亮着仰光的夜空,天亮之后,我就要去内比都参加公盘了,最后会是一个什么结果,没有人知道。。。
  张奇跟太子没有回来,不知道到那里去浪了,赵奎一直守候着,这个时候,门开了,赵奎说:“飞哥李小姐来了。”
  我看着李瑜走进来,当赵奎把门关上的时候,她迫不及待的朝着我奔跑过来,我有点惊讶,她抱着我,紧紧的搂着我,我问:“怎么了?”

  “我害怕。。。”李瑜担心的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你怕什么?这一切,都如我们所愿,一切都会好的。”
  “不,不是这样的,太顺利了,也太平静了,这平静的,让我觉得可怕,陈发绝对不是这样甘于失败的人,你不知道,我们给他造成了多大的损失,那批料子,东南亚的人都要来选购了,但是最后却退出了,五十亿啊,这对陈发来说,也是天文数字,还有在股票市场上,他被你套牢了将近上百亿,这几乎是四大家族所有的家底了,不,是陈发自己的家底,他的几个手下,都秘密消失了,有人说。。。”李瑜害怕的看着我。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说什么?”
  “说他们被杀了,陈发愤怒的把那些办事不利的人都给杀了,我怕,最后我们也。。。”李瑜带着哭腔说着。
  我伸手摸着李瑜的额头,我说:“不用怕,缅甸是我的地盘,就算陈发想要杀人,也不可能得逞的,我告诉你,这里我有武装部队,丁瑞也是我的朋友,不管是黑道白道,我们都不会有事的,你等着让你爸爸成为广东玉石协会新的掌门人吧,我们的未来,是光明的。”
  李瑜身体颤抖,她说:“不,我的内心,从你开始做事的那天起,就一直不舒服,颤抖,害怕,总是感觉到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捏着李瑜的下巴,亲吻了下去,她没有抗拒,反而炙热的吻起来,双手解开我的衣带,拥抱着我,从我身上贪婪的索取,我也疯狂的探索,掠夺,从她身上寻找一丝慰藉。
  我将她抱起来,丢在床上,我也很紧张,或许,这个时候,我们都应该用彼此的身体,来放松一下自己。
  是的,太平静了,我还能记得陈发第一次在缅甸对付我的时候是什么手段,雷厉风行,所以,我绝对不相信陈发就这么算了,他一定有后手,但是不管怎么样,只要你入了坑,我就没有再让你爬出来的道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