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6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到目前为止,至少有三十多名干部受到处分,十几名干部被开除。这就是机动调查小组的成果。
  老段走进来,对顾秋说,“几个月搞下来,越来越没有成就感了。”
  顾秋问为什么,老段道:“刚开始执行的时候,他们都不以为然,不把调查小组放在眼里,开除了十几个后,整个清平县班子上上下下都如临大敌,很多人把我们当成了老虎。只要我们一出现,那一片都不见人了。”
  顾秋笑了,“这是好事,至少让他们有忌惮之心。说明这是有效果的。”
  老段说,“可也不能一直这样搞下去,会弄得人心惶惶。我看有必要松一阵。”
  顾秋摇头,“放下了,就别想再拿起。调查组万万不能撤销。哪怕是摆个空架子,也在让它继续存在。”
  老段想了想,“你说的也对,只要调查组的存在,它就是一个震慑。”
  两人谈了一阵,老段说,“我想请个假回去一趟,都出来大半年了。”
  顾秋笑了起来,你又不是政府的人。
  老段说,“在我心里,你就是组织,你就是我的领导。你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的。”
  顾秋扔了支烟给他,“少扯了。坐会吧,晚上一起吃饭。”
  老段也是单身汉一个,听说顾秋叫他一起吃饭,他就同意了。晚上搞几个小菜,喝点小酒,这日子也不错哦。
  其实顾秋心里的想法,就是想让老段接替纪委一把手的,只不过这需要时间,一把手快要退休了,顾秋想把他扶上来,这样也不枉顾秋把他拉出来了。
  老段心里当然清楚,顾秋这是要提拨他。当然,以顾秋在县里的地位,说句话还是非常有用的。
  老段说,“晚上我请客,你想吃什么?”
  顾秋道:“既然是你请客,干嘛问我?”
  老段笑了起来,“那我先告辞了。”
  老段一走,顾秋的手机响了,“喂!陈燕姐,你怎么来了?”

  陈燕在电话里笑嘻嘻地说,“我来看你啊!”
  顾秋神秘兮兮地问,“一个人吗?”
  陈燕哪能不知道他的用意,笑骂了一句,“死色鬼,又想干嘛?”
  顾秋说,“不干嘛,想干副县长。”
  陈燕皱起眉头,“难怪从彤不放心你,盯得这么紧。”
  顾秋哈哈大笑,两人约了时间,晚上一起吃饭。
  四点多的时候,一个乡镇的书记来见顾秋,首先汇报了他们乡镇的工作情况,然后对顾秋说,“县长,我们镇里想搞一个企业,希望县里能够支持一下。”
  顾秋说,“你们要搞什么企业?”
  乡丨党丨委书记道,“我们那里竹子多,漫山遍野的,最近我根据县里的指示,想了很久,决定开个凉席厂。”
  顾秋也觉得这个方案不错,说可以考虑,竹子的现场的,成本低,主要是加工成本和人工,你们可以具体的规划一下。对于乡镇企业,我是举双手赞成的。

  前段时间开了个会,要鼓励乡镇大力发展经济,可以适当的搞企业,搞农业种植,搞养殖等等。
  不是有伟人说过,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现在的清平县,鼓励他们自己搞企业,搞养殖。
  说到搞凉席工厂,顾秋想到一件事,他告诉乡丨党丨委书记,“如果你们搞凉席工厂,可以考虑做竹板。现在正值改革开放*时期,处处在发展经济,大搞开发,如果你们能把这些竹子做成产业,加工成产品,这绝对是件好事。”
  竹板的用途,主要用于建筑行业,尤其是建筑公司,他们每搞一个项目,需要很多竹板来铺垫。
  乡丨党丨委书记拿笔记下了,他写完后,对顾秋说,“生产不问题,销售是个难点,到时可能需要县里的扶持。也希望县长有空的时候,去乡镇走走,指导一下我们的工作。”
  顾秋说行,这些都不是问题,但工作一定要扎实,不能出任何乱子。

  乡丨党丨委书记离开后,顾秋就在本子上记下来。
  凉席厂,竹板厂,这倒是一个好办法。竹子是最常见的植物,而且生长迅速快,生命力强。
  清平别的东西不多,竹子还是不少,顾秋在这个上面划了个圈圈。写了二个字,可行!
  快到下班的时间了,谢主任走过来,“县长,秘书的事情,您考虑好了没有?”

  顾秋说,“也不需要什么专职秘书了,实在忙不过来,就从秘书科借调吧!”
  关于顾秋的专职秘书一事,一直没有定下来,顾秋呢,也没有要求。他已经习惯没有秘书的日子,身边突然多了这么一个跟屁虫,顾秋还不习惯呢。
  谢主任和秘书长就头大了,也不知道顾秋心里怎么想的。按规定,副县长级别是不配秘书的。但顾秋现在是代县长,再说,其他的副县长都配了专职秘书。
  顾秋说不需要专职秘书,两个琢磨了半天,都没搞明白他的用意。今天他又提起这事,顾秋就直说了。

  司机可以配一个,秘书暂时不要。
  这样一来,秘书长几乎就兼任了顾秋的专职秘书。
  政府那边的工作,是永远都搞不完的,这种日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天天如此。
  下了班,顾秋就给陈燕打电话。陈燕马上就到清平了。

  两人会面的时候,顾秋把陈燕带到自己家里,老段的电话及时打进来,“县长大人,我已经订好餐了,要不要我过来接你?”
  顾秋拍了拍脑袋,糟了,怎么就把这事给忘了呢?
  陈燕问他什么事?顾秋说,老段请吃饭呢?要不一起去吧!
  陈燕想了想,“那你怎么跟人家介绍?说我是你的小情人吗?”
  顾秋道:“你要是不介意,我也可以这么介绍的。”
  陈燕笑了起来,“老实交代,从彤不在的日子,你有没有外出偷食?”
  顾秋看着表,“走吧,走吧,人家等急了。”
  两人上了车,赶到老段订的饭店。
  看到顾秋带了一个女的过来,老段也不吱声,就加了几道菜。电视里正播放着新闻,“朱山县再次发生矿难,至少有五十人被困井底。县级班子正在组织全力抢救,目前已经进行了四十小时了,依然没有找到被困者的下落,此事已经引起了省委省政府的高度重视。”
  朱山县又发生矿难了?
  三人看了这新闻,无不震惊,五十几个人被困井底,这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只怕这样下去,县长和县委书记都不保了。
  一场矿难,几十条人命。
  朱山县与清平毗邻,那边最大的经济基础,就是几座大煤矿。当然,所谓的大煤矿,只不过是千把人的煤矿而已。
  朱山县有两座煤矿,前几年一座煤矿渗水,死了二十几个人,今年又来一次大的,一次就困了五十几个,这下连市委都惊动了。

  省委也下了紧急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救人。
  看着电视里的新闻,老段说,“这次搞大了,看来煤矿不是个好东西,经常出事。”
  类似这种情况,经常发生,挖煤本来就是高风险的行业,因为煤碳工人长期在地下工作,有时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触发塌方,渗水等多种自然灾害。
  而且很多煤矿没有系统的规划,看到哪里有煤就往哪里走,顺着煤路一直挖下去,有时煤会把人引入绝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