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5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走出去,几个人跟着我,太子很纳闷说:“大哥就这么放了他?妈的,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我说:“等这件事办完了,就杀了他,不管是成是败,都不能在留着他了。”
  听了我的话,太子狠狠的呸了一口,脸色阴狠,我回到酒店,坐下来,那块料子,二十一吨,那个色,那个重量,我估计在十几二十亿左右,如果我在背后在鼓捣一下,搞不好,就成为今年的标王了,至于陈发会不会买这块料子,就看我怎么运作了,当然了,如果他想翻身,这块料子是最好的选择,这个色,如果是满料,哼,百亿就到手了,以现在广东的市场,很好出手。
  我走到走廊里,突然看到一行人,我站住来,笑了一下,看着那一行人也站在走廊里看着我,每个人都脸色难看。
  我走了过去,他们也走过来,面对面,我伸出手,说:“陈先生。。。你好。”
  陈发伸出手,握着我的手,笑了起来,笑的很难看,握着我的手很有力,我跟他对抗起来,但是,我没想到这个老不死的力气还是那么大,突然,他把我拉过去,拉到了他的面前,他冷冷的看着我,眼神恶毒。
  我身后的人要动,但是我伸手拦住了,陈发扫视了一眼他们,说:“邵飞,我陈发这辈子失败过两次,一次是被人骗了,一次是被你给阴了,姓田的王八蛋跟你都挺舍得的,一个用马帮来套我,一个用盈江市场来跟我对杀,把我们四大家族的钱全部都套进去了,厉害啊。”

  我努力的挣扎开,我说:“陈先生,人在做,天在看,能套住你,都是天在帮我,死去的沈先生会保佑我的。”
  陈发咬着牙,说:“无毒不丈夫,我告诉你,别以为你能打倒我,谁生谁死,还说不定,我陈发没那么容易倒下的,我们四大家族没那么被你搞垮,哼,缅甸小心点,脑袋说不定随时都会被人爆头了。”
  我看着陈发,他的脸色阴狠,已经失去了那副稳如泰山的面色,这个样子的陈发,确实可怕。。。
  “我想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黑手发,是不是那么黑。。。”
  我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心里兴奋起来,是他。。。
  我看着走廊外围走过来的人,是田光,太带着十几个小弟,柱子跟在后面,他穿的还是那么精神,头发扎眼,像个刺头。

  田光走到我们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陈发,我笑了一下,我说:“光哥。。。”
  田光挥挥手,说:“陈发,谢谢你的资金,把马帮股票市场打开了,只是可惜,你想要的东西得不到了。”
  “哼,你们两个演戏,还是挺厉害的,不给你们颁奖,可惜了,但是我实在想不通,你跟邵飞都已经成了死仇,为什么最后还骗了我?有些事情,我也算是了解了,这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吗?”陈发冷着脸问。
  田光摘下墨镜,说:“有些人自以为是,有些人,自作聪明,不管是自以为是的,还是自作聪明的,最后,都会死。”
  田光没有解释什么,我跟田光之间的矛盾,看似不可化解,但是其实,当我们说开了之后,我们也没有多大的矛盾,一切都是阿海在里面从中作梗而已,就算我们有矛盾,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陈发点头,说:“这次被你们两个啄瞎了眼,让我陈发领教了,但是,路还长着呢,我们走着瞧。”
  他说完,就离开了走廊,朝着他的房间里走,何川跟着后面,对我咬牙切齿的,黄槐站在我身边,看着我,说:“我实在想不通,我们一直把你当亲人,但是最后你为什么要反咬我们一口。”
  “黄先生,不要在冠冕堂皇的粉饰自己了,你跟陈发根本就没有把我当亲人,只是在我的后背上拴了几根线,然后操控我而已。”我严肃的说着。
  黄槐摇头,说:“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黄槐做人做事,从来里外如一,走着瞧,四大家族不会那么轻易就倒台的。”
  我看着黄槐,他严肃的很,或许他跟陈发不是一样的性格,但是可惜,就算他在正直,他也是四大家族的人,注定了,他要为陈发陪葬。。。
  “哈哈哈,邵飞,这次很过瘾,现在我们是四大家族最有钱的人了,我告诉你,广东一半的市场,我已经在手了,我要准备重新选举,推选新的商会主席,要不了明年,我李宏就是新主席了,做的不错。”李宏得意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我看着王贵,他也来了,王贵说:“钱已经汇到了,投资三亿,赚了十五亿,邵飞,你这个朋友,没白交啊。”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王贵给我伸出了援手,给他赚钱是应该的,我看着李瑜,她脸色有点难看,我对她点点头,她没说什么,跟着他的父亲还有王贵回他们的房间。
  虽然四大家族现在已经分道扬镳,但是他们并没有散,还是以一个团体来参加公盘大会。
  我看着田光,走过来,张开手,他有点嫌弃,但是还是张开手跟我拥抱了一下,我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光哥。。。”
  他说:“进去谈吧。”
  我们走进房间,田光坐下来,我坐在他身板,田光看着我,说:“别以为我帮你,是为了你好,我是为了马帮,为了我自己,我做过的事,也不会收回,说出去的话,就是算话。”
  我皱起了眉头,心里有点不爽,张奇说:“光哥,你这是什么意思?飞哥做了那么多事,难道你真的要赶飞哥离开马帮吗?你忘了?你现在的位置,是飞哥让给你的。”
  “住口。。。”我对着张奇呵斥了一句。
  田光瞪着张奇,冷冷的说:“这个位置我田光一刀一枪打回来的,割的是我的肉,滴的是我的血,跟你大哥还真没什么关系,还有,滚出去。。。”
  张奇咬着牙,脸色很愤怒,我知道他跟田光之间的关系不好,我看着张奇,我说:“出去冷静一下,太子,带他出去消遣一下,让兄弟们好好玩玩,都算我的。”
  太子瞪了一眼田光,随后就搂着张奇要出去,我看着张奇红着眼看我,我就转身,没有看他,我不希望这个时候,我们兄弟之间,在有什么误会,我当然不可能委屈田光,也委屈不了他,所以,我只能让张奇委屈一下。
  以后我会弥补张奇的。
  太子把张奇给拉出去,我深吸一口气,说:“你真的不让我回马帮?”
  “你想回来吗?你追求的,根本就不是马帮,你追求的是自由。”田光看着我说。
  田光是很了解我的,我点了点头,我没有说话,靠在沙发上,田光叹了口气,说:“回来吧,我准备金盆洗手了,这个位置,是适合还给你了。”

  我听着田光的话,很惊讶,我问:“为什么会这么突然?”
  “有些人,逃不过命运,有些事做了就要认,有些罪,犯了就要罚。”田光平淡的说着。
  我看着田光,他的眼神里都是平淡,我实在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这句话,事出无常必有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