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5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谢谢阿姨帮忙。如果不是您,行长也不一定给我这个面子。”
  沈如燕笑了起来,“没关系,不要客气,我倒是希望你在清平能干出一番成绩来。”
  顾秋很诚恳地应下了,沈如燕说,“有没有跟晓静联系呢?”
  顾秋摇头,“她去了那边之后,一直没有给我电话。”
  沈如燕叹了口气,“看来你是不了解她的心思。”说罢,打开包从里面拿出一张卡片,卡片上有一串号码。
  沈如燕说,“在外面的日子,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远离祖国与亲人,有时一个电话,一句贴心的话,对他们来说,都是莫大的关怀。”
  顾秋点点头,到了路口,他就下车了,目送沈如燕离开。
  回到酒店里,夏芳菲打电话过来了,“晚上有什么收获?”
  顾秋说,“明天去找行长看看,应该问题不大了。”
  夏芳菲就知道他已经搞定了人家行长,“那我就放心了。明天我要去差去香港跟白若兰会面,就不管你了。”
  顾秋听说她要去香港,只是叫她注定安全。一个人在酒店里,顾秋有些兴奋,因为今天把行长搞定了,明天就可以找他贷款。
  只要把钱批下来,清平这个项目马上就可以落实。
  如果曹书记知道这件事情,肯定乐得晚上都睡不着,不过顾秋并不想把这一切现在就告诉他。
  曹书记在清平县,这两天很忙,顾秋不在,他亲自主持工作,强调分工明确,责任到人。
  每个区,每个乡镇,每个村庄,都要一环环套下去。

  清平虽然穷,但是不缺劳力,因此这个植树造林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县里决定,每个参加植树造林的人,每天可以补贴十块钱。
  当然,也要保证每天的工作量,还有就是,成活率。
  这个钱,将根据成活高率来发的。因此,你不可能光顾速度,不管质量。
  曹书记这一招,用得非常好,现在政府那边有专人负责,他们已经把市林业局提供的五十万棵苗子发下去。
  明后天,省林业厅的五十万棵苗子,也有一部分到位。清平县将进入一个轰轰烈烈大跃进时代。
  现在曹书记担心的事,顾秋搞到了二百万资金后,贷款能不能下来,如果贷款下来了,他们今年就不用愁了。
  要是不下来,上面就会批评他们,军令状可不是白立的,到时按军令状执行,他们连叫屈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这个贷款怎么还,曹书记一点都不会担心。还贷款的钱,有两个途径。一是那些景观苗木长大之后,可以变买成钱。

  二是,大面积和植树造林之后,到时市里,省里一验收,又能拿到不少资金。
  市里,省里的钱,是分年逐批发放的,这些钱,将成为他们还贷的重要来源。
  曹书记坐在家里,看到女儿曹慧,一天比一天好多了。脸上渐渐有了血色,早不再是那病秧秧的样子,他的心里也开朗了。
  女儿好了,儿子曹明呢,还是那么样混,曹书记只要想到这个儿子,就气不打一处出来。
  第二天上午,顾秋去精心准备了些礼物,为行长带过去。下午,顾秋来到省建行,出示名片。
  果然,保安一看,马上放行,并亲自把顾秋带到楼上。
  行长办公室里人不少,顾秋在外面等了足足二个小时。
  看到里面人多,他当然不好去催。
  快下班了,顾秋才进去。
  行长说,“你把材料都带来了吗?”
  顾秋说,都带来了。行长抓起桌上的电话,喊来了一位助理,“你把这些去办一下,动作要快!”
  助理离开后,行长说,“你就等消息吧,一周之内如果没有消息,你再来的我。我们会根据你们县的情况,发放贷款额度。”
  顾秋谢过行长,把东西悄悄留下后离去。
  前来省城的这几天里,顾秋寻求支援,为清平争取机会一事,可谓是柳暗花明。
  如果没有夏芳菲和沈如燕的帮助,自己又何以如此幸运?
  虽然有些小波折,总算是把事情办妥,回去之后,该好好大干一场了。
  夏芳菲去了香港,顾秋本来想再见她一面都没机会,那晚的疯狂,就留在记忆里,来不及让人去温存。
  顾秋一个人坐在酒店的房间里,让自己静下来。
  人生,总是如此忙碌,行色匆匆。
  很少有人有象顾秋这样,每隔一段时间,就停下来反审,回头看看走过的路。
  身后的脚印,将是自己这一生最宝贵的回忆。也有人说,人生就是总结出来的精华。

  顾秋已经习惯了,每隔一段时间,就看看自己曾经走过的路,整理人生。
  这样的空间,没有音乐,玻璃窗隔着城市的喧哗。目光透着酒店落地式的窗口,思绪慢慢凝结。
  最深刻的记忆,当然是那天晚上,霸王硬上弓的情节。顾秋自己也有些懵懂了,为什么当初会有这么大的勇气,不顾一切在占有,得到这个女人。
  夏芳菲的影子,出现在眼前。
  她,还是那么美轮美奂。

  不知为什么,顾秋猛然发现,自己对夏芳菲竟有一种无比的眷恋。到底是为什么,顾秋说不清楚心中这种感觉。
  或许,这只是一种令人回味无穷的母性。
  在他的心里,夏芳菲是月宫中的仙子般美丽绝伦。但是她对自己的关怀,象又一个姐姐,一个母亲对孩子的呵护。
  男人拼杀在官场,激流汹涌,危机四伏,或许自己寻求的,就是这种宁静的港湾。
  虽然男人的脆弱,只要刹那间一闪而逝,但他们毕竟是有血有肉的动物。想当年一代人杰西楚霸王,他这样英勇盖世的男子,面对虞姬的百般柔情,也有自己脆弱的一面。

  所以,一个男人的强弱,在于他们心底的那种脆弱,停留时间的长短。
  房间里很静,只有墙上的时钟,嘀达嘀达的走着。
  顾秋给自己点上一支烟,深吸了一口再吐出来,一股淡淡的烟雾飘散,正如他的思绪。
  烟雾环绕在空中,凝结成一道美丽的风景,这将是它们生命中,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炫丽。
  风儿吹过,烟雾随风而散。
  即使这样,那一短暂的凝结,也完成了它们毕生的精彩。
  铃——铃——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

  顾秋接过电话,马上就听到程暮雪埋怨的声音,“哥,你在忙什么啊?我和蕾蕾今天放假了,你陪我们去玩一天吧?”
  顾秋想了下,“玩一天可能不行,这样吧,你们过来,中午一起吃个饭。”
  程暮雪就嘻嘻地笑了,其实她并不指望顾秋能有时间陪自己玩一天,没想到顾秋居然同意陪她们一起吃饭。
  这家伙的心思,就象那些生意人,把价码高高喊起,即便是人家砍了一截,也能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
  所以说,程暮雪这种女孩子容易满足,因为她自己从来都不会给自己过高的期望,也只有这样,才不会太失望。
  十点半的时候,程暮雪和蕾蕾就来了。
  顾秋说,“先坐会,等下一起去吃饭。”
  程暮雪说,“我们去上次那家野味馆去吃吧?”
  顾秋想不起来了,程暮雪说,“就是你那个朋友开的店啊?叫周什么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