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5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行长哈哈大笑,“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叫我,我再忙也要出来。”
  沈如燕笑道:“非常感谢您这么给面子。”她给顾秋做介绍,“这位是顾秋,我的外甥。”
  外甥?
  顾秋听到她这么介绍自己,差点要喷了。
  沈如燕到底是歌舞团出来的,演起戏来,一点都不露痕迹。连顾秋都佩服她的演技。行长显然十分意外,打量着顾秋,说,“我们认识!”

  顾秋喊了句,他就点点头,“小伙子不错,年纪轻轻,就当了副处级干部。有潜力。”
  沈如燕说,“他就是我们家里最有用的一个,换了别人,我还不想管他们的事。他从小就最听话了,遁规蹈矩。而且有潜质,是块材料。”
  旁边的服务员给三人斟茶,听着三人谈话,她就在那里恭恭敬敬陪着。
  今天喝这茶,行长可谓是亏大了。
  他怎么也不敢相信,顾秋竟然是沈如燕的外甥、这太巧了吧?
  不过怀疑归怀疑,既然沈如燕这么说,就算他不是,也必须是。
  沈如燕只是提了下,大家心照不宣,也不必再说其他的。因此,接下来的话题,就是拉家常。顾秋也搞不懂两人的关系,看起来他们应该还不错。
  按年龄,行长足可以当沈如燕的父亲辈,因此,顾秋猜测着,他们应该是其他的关系。再说沈如燕是老左的女人,不可能存在那种事。
  坐在那里聊天,聊着聊着,就扯到了书法作品上。行长很健谈,什么都能聊。虽然他没什么特殊嗜好,但是他对书法也有相当的了解。
  三人正说着墙上的字,茶香时,茶楼的老板匆匆而来,进来就喊,“真是不好意思,来迟一步。”
  沈如燕和行长都站起来,跟他握手。茶楼老板先是给两个男人敬烟,坐下来后,对服务员道:“你去忙吧,我亲自来。”

  茶道,是非常有讲究的,这是一门很深的学问。煮茶可不比煮饭,这里面的技巧太多了。顾秋对茶道不懂,听到三人谈茶道,他只能当观众。
  行长突然说,“老黄,我发现这位小朋友对书法非常有造诣,跟你相比可是丝豪不逊色啊。”
  说到书法,老黄就兴奋了,顾秋听说他可是什么都懂的全才,因此不敢托大,很小心的回答。老黄看着顾秋,“什么时候有机会,到我画室里去坐坐,我们相互学习一下。”
  顾秋说,哪里,哪里,我跟您学习才对。我只是仅懂皮毛而已。

  顾秋本来想谦虚一下,没想到沈如燕说,“老黄,不是我贬低你,你这水平不比他强。不信你什么时候试试?”
  沈如燕这么说,老黄就笑了,“那我相信,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我相信。”行长就不信了,“他小小年纪,能与老黄相提并论?老黄可是在书法界,赫赫有名的人物。”
  沈如燕笑了,“你还不知道他的来历吧,他可是郑之秋老先生的关门弟子。”
  “啊?”行长倒是没什么反应,老黄就跳起来了,“郑之秋?你认识郑之秋。”
  顾秋暗叫,完了,完了。师父可是一再交代,不要随便透露自己与他的关系,没想到沈如燕如此心直口快,把这层关系给暴露出来了。
  都让沈如燕说出来了,顾秋也不好说谎,只得承认了。
  老黄道:“哎呀,如此说来,我们应该是同门师兄弟了,只不过我这位弟子不成器,一直不得入其门,郑老先生当年不肯收留我啊!”
  行长说,“以你之才,他为什么不收?”
  老黄道:“虽然我一直以师父之礼相待,但他从来都不承认我这个弟子。”说到这里,他就叹了口气,无限惋惜。
  顾秋说,“师父老人家不收你的原因,我想应该是你的书法自成一体,已经根深蒂固定型了,他就是再怎么教你,也改变不了你的风格。”
  老黄听顾秋这么说,不禁在心里暗暗震惊。的确,这就是当年郑老先生拒绝他的原因。老黄对书法有执着的偏爱,他的字也有了一定的基础,可以说基本定型了。

  既然都定了型,再塑无望,收下来也没什么意义。老黄这下相信了,顾秋应该就是郑老的关门弟子。
  老黄说,“等等啊,我去去就来。”
  三人看着他匆匆离去,也不知道他搞什么鬼。
  沈如燕说,“老黄是个全才,不仅书法了得,还精通乐理,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雅士。
  行长笑了起来,“是啊,他一个生意人,能激流勇退,在省城里开一个不大不小的茶楼,也算是隐居吧!”
  有句话说,大隐隐于市,老黄正是如此。

  没一会工夫,老黄就拿来了笔墨纸砚,兴冲冲的道,“小师弟,今天既然碰到一起了,你可一定得给我留下点什么。”
  顾秋也不好推辞,再说,他也有意在行长面前露两手,好让行长不认为自己是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官二代。
  可写什么呢?
  沈如燕说,“你总得写与茶有关的吧,老黄是个隐士,你就从这个方面去写,写出经典来,让老黄找人裱好,挂在最显眼的地方。”
  老黄说,“小师弟,你是师父的关门弟子,我相信你应该是青出于蓝才对。”
  行长没说话,他有点不太相信,顾秋在书法上的造诣,能超过老黄,这种假设不成立。因为书法和武艺一样,靠的都是根基。老黄五十好几了,练了多少年啊,你顾秋才多大?从娘胎里开始练,也不一定有老黄这么厉害。因为老黄这人有天赋,非一般人能比拟的。

  顾秋呢,抓起笔,凝眉思索了一下,即把笔伸下去,饱蘸浓墨,还是用行揩写下了四个大字。
  茶禅一味。
  这四个字,一气呵成,如行云流水一般,众人看他写的时候,只感觉到眼前一道浓墨,如河流一般游走。惊现在他们眼前的,却是这副作品。
  茶禅一味。
  老黄惊讶的叫了起来。“好!好,好!”
  连叫三个好,然后拍着手,“果然不愧是师父老人家的关门弟子,出手不凡,我算是服了。来人,把这几个字给我裱起来,我要把他挂在楼下的正厅里。”
  行长看了,暗暗称奇,这小伙子的功力的确非同一般,老黄的字虽然好,却没他写的那般流畅。顾秋的这四个字,意境很深。

  把茶道文化和信仰融合起来,而且这四个字,很具大师风范。刚才他还有些不太相信,现在完全信了。
  这个顾秋,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既然是个人才,那就帮他一把吧!
  行长心里有了计较,看顾秋的眼神,自然又有些不太一样。
  这天晚上,四人喝到十点半。
  沈如燕说,“时间不早了,我们也先回去了。”
  行长对顾秋说,“你明天下午来的我。”然后他从身上拿出一张名片,在上面签了个名。
  如果光是这张名片,保安可能会拦住他的,但是名片上有他的亲笔签名,这就有点如朕亲临的味道了。
  顾秋接过名片,跟老黄和行长握手道别。
  在回去的途中,沈如燕说。“看来行长很欣赏你,你的事情应该不用我担心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