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0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隔着听筒察觉副市长太太的声音,,何笙与周格也在,就一同去热闹。我们达到望江楼,副市长与夫人刚合上菜单,我笑着过去和夫人拥抱,她挨着我耳朵小声说,”那货色很好,也低调懂事,我又续了一个月。
  “我说恭喜夫人焕发青春她努导合不拢嘴, ` ,还是要谢谢你成全我,对你的感激我真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他给我打了六折,小姐的面子。
  “宝姐可真会办事,给我打点得这么好,我说应该的。饭菜上桌后我照顾周惜吃鱼‘副市长太太很喜欢他,坐在对面打呈着他的脸不住夸奖,”悟悟真是清秀,和周局长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 ` 她见我耐心给他挑鱼剌,笑看推了推身旁丈夫, ` ,你有没有发现,周太太与周格比亲母子还要像。
  ’ ` 副市长说当然,周太太很识大体,不然容深也不会这样喜爱她。一直在低头吃饭的周格忽然抬起脸子目卜常固执认真说, ` ‘她是我阿姨,我有亲生母亲。
  “副市长夫人脸色一僵,笑容有些凝固,周容深很不满呵斤周格不懂礼貌,周恰干脆放下勺子,他委屈又坚持的模样让我仿佛看到三十年前的周容深,隐没于寻常百姓家,可藏不住天之骄子不服输不低头的倔强。
  他目圆民有泪光闪烁,隐忍着不掉落,我抽了两张纸盖住他眼睛,伸手推了周容深一把, ` ,好了,不要说他了,市长夫人没有往心里去。’ ` 她收回手尴尬笑了笑, ` ,是啊,童言无忌 r 周太太不委屈就好,等他长大些,会理解继母的不易。”
  我等周格恢复了些心情,用勺子喂他喝粥,他很乖巧,在我怀里不吵不闹,只是, Jv ]、的身体偶尔抽搐一下。
  副市长用一枚锡箔片压灭了煮茶的炉火,他盯着一团灰烬说, ` ,容深之不要再C`ha 手弄苍的事了我听到点消息,对你很不利。‘ ,周容深问什么消息。"
  你把他带进市局,调查他私藏丨毒丨品的事,特区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他这条道上的帮派蠢蠢欲动,你不知道,对于这些人,被当官儿的栽了跟头,是很大的忌讳和耻辱,我担心他要报复‘实在不行 …
  没有什么科于。我敢掀弄苍的底,就不怕他反击,在毛就也盘卜所有不干不净的事,我一定要肃清。

  我的履历表添上一笔我周容深办不了的案子。
  副市长气急败坏,“你怎么这么固执,你根本不知道这其中的水多深,弄苍所牵连的远比你想象可伯得多,不只你办不了他,连上面都很避忌,谁做你的后台?
  这不是以卵击石。这么大案子没有支撑势必穷途末路。
  周容深不慌不忙给副市长斟了杯茶水,“赵龙要回金三角,您知道吗。
  副市长端起茶杯嗯了声,‘有耳闻,不知是否准确。
  周容深挑唇笑了笑, ` ‘臣卜底说已经在着手准备。他前脚出特区边境,后脚我就让他全军覆没,赵龙倒了,弄苍一多半见不得人的事就会浮出水面,这些人是厉害,可只要栽进局子,不死也脱层皮。

  上面不愿趟浑水,我把豁口砸开,到手的功勋省厅会不要吗。
  副市长壁眉,“风险很大,赵龙手下的十三鹰爪不的。
  一人单挑十个八个不成问题,他去哪里这十三个人都跟在身边,容深,我理解你平息事端的心情,还是自保为主。”
  周容深笑说,我有数,我和弄苍不单是明面的梁子,私下也有些过节,他把手伸到了不该伸的地方,动什么都行,动这个我不能忍。
  弄苍和常锦舟的婚礼还有十天,常锦舟年轻爱玩,对于马上做弄太太这件事高调得孑衬于r几乎逢人就说r显摆弄苍如何宠爱她。
  只这样还觉得不够炫耀,又在唐宋府办了一个吃喝玩乐的婚前趴会,除了各界富太太名媛,许多二三线的明星模特都来给她捧场,其实捧得也不是她的场,而是她背后老子和男人手里势力的场。
  常老捧红的女演员不在少数,随便甩个几百万,让小姑娘带资进组,或者拿自己混江湖的势力压导演一头,谁都想平平安安把戏拍完,何必得罪这种大爷,自然不敢抗议。
  凡是常老塞进娱乐圈的女人.基本他都睡过,他图的就是这个,没图头谁也不会在演艺界C`ha 一杠子,毕竟是鱼龙混杂,大红大紫了傍上什么白道大佬,反咬一口也是常事。

  常老很喜欢风流性感的女人,看他几个姨太太就知道了,不过人老了,千篇一律的玩过来,忽然改改口味也是有的。
  麻爷有一阵子喜欢宝姐类型的交际花,扭屁股抛媚眼,在风月场左右逢源,很有老鸿子的气度,说白了就是半老徐娘的熟女范儿。后来又喜欢我这种冷冷淡淡的女人,现在据说看上了一个艺校弹琵琶的女学生,i彭屯得掐出水来,很像周冬雨长得娇巧玲珑。
  不过搞不搞得上就另说了,现在读艺校的都有背景,不差后台。我在二楼宴厅门口碰到了马太太,我有些意夕附也也会赏脸,问她是和常,J蛆有交倩吗。
  她四下看了看,`,我怎么会和黑帮头子的女JL有交倩,这不是给我男人戴帽子吗。
  我也是没辙了才过来,光贺礼我就送出了九个数。
  九十万?`,她点头,“上好的梨木雕花椅子,我都舍孑裔导坐,拿来卖人情了。
  她叹口气,“形拼口您交个底吧,周局这一出,闹得市局和弄先生是彻底坐了仇,老马让我想法子择出去,省得受牵连,毕竟他是熬资历上来的,他哪有周局那两下子。

  他之前也帮弄先生过了卡子口,倒不至于为难他。
  “她顿了顿,把声音压得更低,”您劝劝吧,如果周局再不收手,非要把弄先生平了,这梁子结大了不说,都没安生日子过。
  我苦笑,`‘我哪里说得服他,他脾气很硬的。
  “我就算能说得服,现在了断口弄苍公仇私怨都有,我怎么说落在他耳朵里都是向着弄苍,不但劝不住,还会激起他怒火,他在库上那股子蛮劲儿,我也吃不消。

  自从前几天给常锦舟稳居,我们对彼此那点底摸得清清楚楚,现在碰面心照不宣,客套也是笑里藏刀,说不出有多虚伪。
  她见我们进门,对围绕住自己的名媛千金说了声失陪,笑着迎上来和马太太打招呼,说很喜欢梨木椅子,已经搬进新房用了,这份心意她改日一定要亲自还。
  马太太笑说都是老马的意思,拟门和弄先生算是旧识了。
  常镍舟看向我.”周太太的贺礼,是不是太贵重了,要留在最后给我惊喜。“我一愣,她很茫然,“弄太太没收到吗。
  没有啊,您已经送了吗。
  “我说我给弄先生了,是一对鸳鸯玉如意。
  “原来是这样,他可能还没来得及告诉我。
  只是我不懂,周太太直接给我不是更合适吗。
  我说是容深的安排,经他手送的。
  她笑了笑没说什么,邀请我们到贵宾席的餐区吃喝『沙发上已经坐满不少富太太,正在谈论珠宝和男人,她右」对马太太非常欢迎,对我只是象征性客气,没有谁邀请我,我也傲得过去扎堆,周容深在风口浪尖,常镍舟的地盘上我自然受冷落。
  日期:2017-09-14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