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0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胆颤声自惊看看破门而入的丨警丨察,毫不知情被利用,幕后主使怀旱我的丈夫,在他闯进去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让我开始怀疑一切。
  怀疑我们之间的爱倩,怀疑这场增捆。
  打破美好只需要一秒钟,或者一个不安的念头。
  我趁周容深抬手关灯时.毫不犹豫将他从我身上推开,他倒在我旁边,看看我用被子盖住自己身体,背对他沉默他在我身后闷笑出来,下面抵住我臀部。
  ,也不给我清闲的余地,才各身体贴向我后背,无赖似的用腿压住我,将自己隔着薄薄一层被子他火热的体温剌穿我,我倩不自禁扭动了两下,他顿时将我挂德更紧一条濡湿的舌头舔了舔我耳廓,周容深非常诱哄的声音说, ` ‘你生气的样子很可爱。
  “我拂开他圈在我腰间的手臂,他乐此不疲又缠上来,周而复始几次,我有些累了,他却越来越津神,温香轮玉在怀,激起了男人兽性,他不容抗拒扯掉了我的被子。
  “有什么气稍后再跟我发谢,现在别闹。”他近乎疯狂吻看我裸露的皮肤,每一寸都没有放过,我和他较劲,不肯将身体面对他,但我也抵抗不住周容深的进攻与掠夺,他熟知我所有敏感点,我很快在他挑逗下瘫轮了四肢。
  我张大嘴咬在他肩膀,又觉得不解气,去咬他的喉咙,似印起头任由我吮吸出一枚红印,红印很烫,比我的唇还津致。
  我红了眼眶,鼻子发酸,硬姻着说,“你蓄谋已久。”

  他嗯了声, ` ,蓄谋已久要娶你。”
  我捂住他的嘴,‘称骗人,你蓄谋已久利用我。”
  周容深闭看的眼睛忽然睁开, ` ‘你这样认为。’ ` 我说原本就是,你如果提前告诉我,我者压下会觉得这么难过。
  , ,告诉你 r 你还肯吗。’ ` 这七个字杀伤力太强大,我身体里的血液瞬间变得冰冷,我清楚他绝不是在探究问题,而是含沙射影,他觉得我不舍得算计弄苍。
  周容深眯目黔丁量我脸上每一个裘情,天出港,存放在他的办公室.但我需要确定我接到了暗线消息,弄苍有一批出口到欧洲夜总会的丨毒丨品烟草,就在这几 r 那个箱子是否真的存在。

  我没有抱希望,不过何笙,你的确出乎我意料洲以笑非笑抚摸我的脸,”很多年没有遇到,对付男人像必杀技一样的女人,连弄苍那么谨慎,都会在你身上栽跟头。
  ‘ , 他捏住我下巴在我唇上吻下来他一边吮吸一边说,“虽然陷阱出自我手倩愿掉进来,只有你能办到。
  ’ `头顶天花板倒映着月色与星辰,起起伏伏飘飘荡荡,仿佛深夜里被风吹过的湖泊,我喉咙堵塞住,不知是没有化成眼泪的痰,还是拐」的,我吞姻下去,用沉闷嘶哑的声音问,’坯会有下一次吗。’ ` 也理予吞没了我的唇舌,女人的香味令他有些意乱倩迷,一双手在我光滑的肌肤上肆意揉涅,揉出点点红斑与淤青。我唇被他咬在牙齿间,隐约有细碎的疼痛。
  他的吻像在吸食一瓶世间少有的琼浆玉液,滋味甘甜美好,令他看迷他吻到我没有了氧气,才意犹未尽放过我的唇。他汗渗渗的脸贴着我胸口, ` ,我怎么舍得将你抛给那么危险的男人,如果不是确定弄苍不会伤害你一步棋。

  ‘ , 他说完这句话欺身而上,刁各我压在下面,抚摸看我的腿和胸部,十分凶猛剌穿了我。我知道他还是痛恨的,他放不下我的背叛,这对他是奇耻大辱,是夭下男人都不能接受的肮脏。
  以致于这一夜我被他折腾得只剩下了半口气,他每一下疯狂占有都在发谢,发谢又寸我的恨意他自己,恨他没办法过失去我的生活 r 恨他为我着迷刻骨,’浪他栽在了我手里。
  也很我趴在他怀里津疲力竭.我迷迷糊糊知道他抱着我去了浴室,非常温柔耐心给我洗澡,擦拭,可什么时候出来我就不清楚了。第二夭赶上周末,他没有去市局加班,处理好公司的事务,让我跟他去个地方.我以为是见客户应酬,我从二乃转正后,他特别喜欢带我见世面出风头,丝毫不避讳.我的聪明和气度令他非常满意 r 他确实也找不到比我更能驾驭场面的女人。结果没想到他带我进了特区最老牌的一家高档珠宝楼。

  我问他来这里干什么,他笑看吻了吻我耳朵, ` ,给周太太赔罪。’ ` 我挑了挑眉, ` ,周局长要豪掷千金?
  ` ` 他嗯了声, ` ‘为搏红颜一笑,豪掷性命也没什么。’ ` 我扑畴一声笑出来, ` ‘那我就不客气了,周局长今天带了多少钱,全都撂在这儿,另外。
  ‘ ,我一把主“你这个人,没准也要留在这里抵债。“他哈哈大笑, ` ,周太太舍得我无月讯胃。
  ’ ` 紧挨着门口的柜员看到我们,立刻笑脸盈盈出来招呼,我看了一眼她的柜台,都是翡翠和钻石,相比珍珠我更喜欢这些,我走过去让她给我拿了几款,朝镜子比试,其中一条红翡翠项链最得扮以绿翡翠很多,红翡翠万里挑一,早就是有价无市,百万都是打底,她见我很感兴趣,取出递到我手里,“这是珠宝楼的滇舍之宝,如果太太喜欢,可以打个九折,大概三百万。
  “周容深走到我身后为我戴上,我左右打量觉捌良喜欢‘可家里珠宝太多可惜,我不打算买,刚想摘下来,周容深在这时按住我的手, ` I 戴着,很美。
  ,三百万戴到场合上太乍眼,不戴留看又他打开钱夹抽出一张黑卡,递到柜员手里,指了指我刚才摸过的三款首饰,以及我佩戴的项链, ` ,都要。”

  柜员接了这么大单生意,立刻眉开眼笑,她刷了卡回来,将包裹好的丝绒盒交给我,“夫人,您先生对您真好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疼爱妻子的丈夫。“我笑了声问好吗。
  她用力点头,“我之前接待过许多客户,妻子很喜欢某一款首饰,但丈夫不给买,还找各种借口,闹得很扫兴其实就算为妻子花点钱又有什么呢。
  “周容深接过她递来的盒子,和她说了声多谢,揽着我的腰离开珠宝楼,走下台阶霎那我听到身后有人在喊,“那不是周局长和夫人吗,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感情真好。”
  “周局长疼爱乡刀召是出了名的,周太太在特区那可是呼风唤雨,她的面子不小呢。‘ , 我哼了声,伸手推操他, ` I 故意的?听见了吗,我都成了祸国殃民的坦己褒拟了。

  周容深笑着绕到我另一侧,更加亲密抱住我, ` ‘如果周太太是褒拟,烽火戏诸侯的事我也甘愿做。
  “我们离开珠宝楼乘车去接周恰,沈姿不舒服,让保姆牵着他在庭院等我们,周格上车后他问保姆什么情况.保姆说很严重的感冒,怕传染给少爷,才让周局长来得这么匆忙。
  周容深抬头看了一眼二楼卧房的窗子,他犹豫了一下,如果我不在他估计会进屋瞧瞧,可我一言不发,他也不好怎样,最终也没有下去.吩咐司机开车离开。
  在回别墅的路上,副市长给周容深打来电话 r 问他是不是没有办公.难得清闲一次,出来吃个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