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0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宝姐是圈子里姐妹儿最善良的,她嘴巴毒可心很轮,她下面刚残那阵,背地里瞧笑话的人还少吗,她也没找谁算账,反而姐妹儿落难出手的总是她,上天厚待恶人,并没有厚待她,我早已不信天道轮回,更不信苍天有眼,那都是傻子哄自己玩儿的,报仇和富贵,只有自己能满足。薇薇将一盘沙拉推到我面前.我拿叉子正要吃,她忽然开口,”金伟和我说了件事。”我低头没看她, ` ,我和弄苍的事吧。”她嗯了声. `

  ‘早就听过风言风语,包房那天我彻底看出不又寸劲了,金伟说弄苍和你有私情,而且偷欢了很多次,我还拿枕头打他,伯他嘴巴没把门儿让周局长知道,看来是真的了。
  ‘ , 包裹了沙拉酱的西兰花在我口中无色无味,我吃不出它的甜美,也吃不出它的芬芳,只有一滩难以下咽的泥。“我是不是很无耻。‘ , , ,没有啊,男人能出轨包二乃,女人就不能了?
  中国历史创造出偷倩这个词,不就是让后人干的吗,我们传承文化还有错啦? " 我愣了下,扑啧笑出来,她见我笑了也跟看笑,“人这辈子不会州牛后侮的事者压下做,只要做了值得,做了快乐我就去做 r 别人的评判和我无关,她们永远无法成为我宋薇薇,我也不会成为她们月琳脱离了风花雪月的贤妻良母我用尖锐的叉子拔弄着一颗圣女果, `
  ,女人婚内出轨,是不可饶恕的过错,不管什么时代都是。我是掐着沈姿背叛的轮肋逼宫上位,可我也变成了这样的女人。’ ` 我抬起头看着薇薇明亮的眼睛.指了指自己合脏, ` ,我这里很难受,很痛恨自己。第一次我有借口,第二次,第三次呢,除了是我贪婪放纵,我还能找什么借口。
  ’ `薇薇将我死死抓在胸口的手指姗开,握在她掌心,“贤妻变成荡*很容易,只需要劈开腿,可荡*成为贤妻却很难。你已经为周局长付出了你能付出的其他女人做不到的一切,谁也抵抗不了养先生,我们见识了那么多男人,连我们都会栽跟头的,普通女人范洲白为了他会杀夫。只是因为她们没遇到才敢大言不惭指责你。”

  我眼前浮现出弄苍那张脸,不论愤怒、平静还是浅笑,他眼里都好像藏了一百句没有说出口的情诗,和一千颗没有褪色的星星。她问我想过怎么办吗,游戏开始他不叫停范片白不会结束,还会有太多不可预料的故事等待你。
  我抿唇一声不吭,我早知道我和弄苍在这段禁忌关系里已经失衡,他处处占据上风,他逗弄我包容我,可他真的想玩我,我绝不是他的对手。薇薇叫来侍者把食物都撤掉,她趴在空荡的桌子上,仰起头看我, ` ‘何笙,圈子里的姐妹少匕下如你混得好.并不是没你的手段,而是没你与生俱来的条件。
  你知道什么女人最勾人吗?漂亮,漂泊,迷人,迷惘.把极端的样子融合到一起,才能让天下男人失魂落魄。”烟各手里的玻璃杯递到我面前,对准我的脸,让我看清上面映出的自己的样貌。“真正的诱惑不是搔首弄姿,放荡一点的处子和矜持一些的**最勾人。而你就是这样的女人,你长了一张倩人脸,集合了世上最清透的纯真和最浪荡的风*。你不知道你凝望一个男人的时候,那目光有多摄魄。’ ` 我无比茫然, ` ‘是吗。

  “她说周局长就是爱你这张情人脸,如果你一直做他的二乃,也许比毫无神秘感的妻子更合适。
  倩人关系总是欲罢不能,充满了灵魂和剌激,一旦打破,就考验女人经营的本事 r 太亲密太疏离者压下行,我和周容深就是太亲密了,和其他男人叉太疏离了,只有弄苍,丫断口我之间的距离刚刚好,正旱疯狂产生爱情的距离。
  这世间有多少女勘因和人生,到头来仅仅是一场空欢喜你那么渴望掌控他,那么渴望走近他,真正做到了却发现,曾经差一点的时候反而最好。你不曾见到他做事的极端和荫险,不曾见识他偶尔的无清与利用,他是你眼中完美的人,所有能握任的完美,都比放在高处仰视更易破碎。
  周容深当天晚上没回来,我给他秘书打电倪鱿司问情况,他告诉我弄苍非常沉得住气,在审讯室喝了两杯茶,一杯咖啡,还抽了月时侧咽,一直和周局长高谈阔论,处处严防死守,尾巴都不露。而三个马仔也扛下了所有罪责,为弄苍开脱得干干净净。
  他无奈又惊讶, ` ‘夫人没有看到.弄苍和周局长的津彩博弈 r 让旁审刑警目瞪口呆,堪称最Ju深度的拉据战。‘ , 稠青到是这个结果,弄苍哪是那么容易就扯下马的,我让他照顾好周容深,便将电话挂断。次日傍晚周容深从市局回来,他表情很是轻松愉悦,还问我晚上吃什么,要不要出去观赏夜景。

  扮合里有数,他想借这件事挫一挫弄苍锐气,顺便探涉毒的底,弄苍被周容深的部下带进市局.这书肖息如深水丨炸丨弹,把特区炸得天翻地覆,他目的达到了,接下来只是时间问题 r 本来他也没打算扣人,他知道这点证据是扣不住的。
  圳寺煲好的汤端上餐桌,和他一起用了晚餐,他没有回书房办公,而是到阳台打了几个电话交待事清,他换了睡袍进浴室洗澡才不过夕又点钟.夜幕还没有完丘封氏垂。稠青出他要刊十么,他只要九点前进卧房势必会**,而曰怀是一场很澎 i 荆理予的性事,至少持续两个小时.不低于两次,他是彻底渴急了,或许还会用手铐和药物虐待我。以前我一定无条件配合,让他舒舒服服得到快感,但今天我赌了口气,我拿起一本书从库上下去,坐在门后的沙发。

  他洗完澡出来,一丝不挂站在地毯上,遍布水珠的津壮肌肉在昏暗灯光下十分性感火热,他赤裸走向我,柔声问我不睡吗。我摇头说把书看完。他没强求,坐在库边顷手拿起另外一本书,他看完我仍旧停在那一页上,他顿时明白我在故意躲他,他不再询问直接走到我面前将我抱起扔在库上。
  我倒下去的同时,身上睡裙被他灵巧剥掉,顺看腰部到脚躁,坠落在地。我们毫无阻碍贴合,他灼热如火的身躯将我烫得狠狠一抖,他眼睛里满是要吞没我的欲望。
  周容深津壮魁梧的身躯像一堵墙,他用三成力气压制我就足够我无处可逃,我甚至能感觉到他此时紧绷的肌肉在跳动,那是迫切的占有和一丝隐忍的愤怒。
  他唇子氏庄我额头,因倩欲而沙哑的声音从喉咙溢出,“赌气? ` , 我别开头不肯让他吻,躲避他滚烫的唇, ` ,没气。”
  他像对待一个说谎孩子那样无奈,“还说没有,看你这张皱巴巴的脸。
  “他扳住我的脸,让我落入他瞳孔,我从他眼球里看到赤裸的削瘦的自己。
  他拔弄开粘在我脸颊的长发,问我是不是还怪他。

  从华章赌场离开那一刻我很狼狈,仿佛做了一场突然的且残破的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