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217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刚到天见城的时候,也就和晓冬差不多年纪。那时候她对这座城有多憧憬,现在就有多痛恨。
  “这儿离天空那么近……”近的那些云朵好象就浮在屋顶,伸直手,就能抓住一朵。
  那时候他说了什么?
  她不记得了。
  他转过头对她笑,那笑容比阳光还要耀眼,她一下子就忘了所有的言语和念头,心怦怦直跳,耳朵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
  她猜那时候她脸红了。
  其实许多事情一开始就有了征兆,只是那时候她一心沉浸在甜蜜之中,两只眼里什么都看不见。
  她说:“这儿象仙境一样。”

  他摇了摇头:“这里不是仙境。”稍顿了顿,又说:“这世上哪里才能有仙境呢?”
  雁夫人后来曾经无数次回想起当日的情形。也许是她心中的悲伤影响了回忆的真实,他脸上的笑容变得不再灿烂耀眼,而是一次比一次显得黯淡,一次比一次显得苦涩。
  连那时候简简单单的几句对话,现在听来也是意味深长,充满了不详的预兆。
  这不是她想得太多,而是……
  他早就知道,自己注定的结局。
  从他还没出生的时候,他将来的死局就已经注定了。
  所以……
  他当初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看着她欢呼雀跃,无忧无虑的?
  崔夫人每当想起这个,心就象被活生生撕裂成两半,痛得她气都喘不上来。
  如果她一开始就知道……她一定要加倍的对他好,加倍的爱他,让他没有一点儿遗憾,让他……
  让他过得至少,能轻松一点,快活一点。
  “离开天见城,只有这一个办法能救他。”雁夫人轻声说:“不能再耽误了,今天夜里无论如何你们都要走。离开这里……他才能活下去。”
  当时她也求他走,她可以留下来代替他。
  “傻姑娘。”他冷冰冰的手指轻轻抚过她的脸庞:“你替不了我,这世上也没有谁能替我,这是解家欠下的债,子子孙孙都还不尽……”

  “我带你走,咱们远走高飞,再也不回来了……你会活下去的,咱们一块儿活下去……”
  “那天见城怎么办呢……”
  “可是这城总有一天会毁灭,不是现在,将来也一定会毁,世上哪有永生不灭的东西?”
  “至少……不能让他毁在我手里……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这里的一草一木,还有每一个人,他们都仰仗我,信赖我,我不能就这样抛下他们。”
  “那我呢?那你要抛下我吗?”

  也许从那一刻起,她就想让这座城快些毁灭,盼着那一天快点儿到来。
  她的手轻轻覆在晓冬的额头上。
  “天见城的人自诩比其他人都幸运,可是天见城的第一代城主就是横死的,就在这座城建起来之后,他没能够如愿飞升,反而走火入魔,爆体而亡,留下来半本残缺不全的心法功诀。后来的城主,没有一个能活到寿终正寝,一个一个全都不得好死。这是解家当初为了天见城欠下的因果,世世代代无法摆脱。渐渐的,他们的力量也越来越弱了,需要经年累月花费大量的真元去维持天见城继续存在。有一位城主死后,尸骨就镇在了城基处,用这样献祭换取城基稳固。后来的城主们也就一代一代的这样做……”雁夫人象是自言自语一样说:“这也有效果,但是能维持的时间越来越短了。八十年?五十年?到现在,连十年都维持不了了……维持这一切有什么意义?”

  她问了这么一句,但其实她不需要任何人来回答她,
  她心中早就有答案。
  “维持这一切有什么意义?为了死物,用那么多活生生的人性命往里填……”
  “这座城,当时是怎么建起来的?”
  雁夫人转过头看了他一眼:“当时我也问过这个问题。他对我说,第一代城主是个非常,非常杰出的人,他天资聪慧,根骨绝佳,别人想不到的事情他能想,别人不敢做的事他敢做……他对前路,对大道的追寻永无止尽……”
  “可这么一个人,偏偏认识了另一个比他更优秀的人,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超越对方,好胜心一旦走偏,妒恨之下,人比一切妖魔鬼怪都更可怕……这座城能建起来,能悬浮在空中,是因为它的城基。”
  城基?
  雁夫人看莫辰的神情,就知道这也是个聪明人,很聪明。
  他能明白她话中的未了之意。

  天见城的城基,从一开始就染满了不详的血色。大概无辜被挚友背叛并残害的那个人,他一直怨念不散,看不见的诅咒一直笼罩在这座城上。
  也许,直到解家最后的血脉也在这世上断绝,直到这座一开始就建立在杀戮上的城池消失,这诅咒才会消散。
  那些祖祖辈辈在天见城中生活的人知道这座城诞生在什么样的基石上吗?
  “所以他说,这是解家欠的孽债,须得一代一代人不停的偿还。可要是这座城不复存在了呢?那这种一代代的献祭也该停止了吧?”
  “陈敬之会逃走,是不是他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
  “也许吧。”雁夫人对这个人并不关心:“他来了一段时日之后,我发现他母亲应该原来是天见城的人,知道不少天见城的事,他为了冒充也下了不少功夫,或许打听出来了也不奇怪。”
  “他如果逃不出去……那以他的性格,会不会以晓冬的身份做筹码,换取自己活命?”
  莫辰对陈敬之的卑劣狡诈完全不会低估,在他看来,陈敬之绝对干得出来,而且说不定已经在干了。

  雁夫人神情肃然,但她还没开口,外面有人通报,说马长老和钱长老来了,还有那位前来做客的李真人,说是想来拜见夫人。
  莫辰微微一惊。
  师父来了?
  可是师父恰在这个时候过来,很难说是不是伍长老等人设下的局。
  “知道了。”雁夫人站起身来,随手整理了一下发鬓,嘱咐了莫辰一句:“你照顾好他,这阁楼有阵法相护,外人不可能上来。”
  莫辰的目光移到晓冬脸上。

  晓冬脸色苍白,嘴辰紧闭。不知道是不是身上太难受,还是他又在梦里看见了什么,他的眉头是皱着的。
  莫辰将他的手握在自己掌中,将他蜷曲无力的手指一根根慢慢的捋直。
  这是他熟悉的一双手,上面带着练剑的薄茧,指头瘦瘦的,但是手指长,是双很适合握剑的手。
  下面厅堂里,雁夫人已经让人请客人进来了。
  莫辰守在阁楼上,注视着下面厅堂里的情形。
  先进来是曾经来过的马长老,他脸色比上次来时好看些,不管笑容真假,总之比上次一张拉长的脸显得和气些。
  他身后进来的人穿着一身蓝底白边的道袍,头发上只简单绾了一根白玉竹节簪,步履轻捷,意态洒然不群。
  这人莫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果然是师父,不是旁的什么人冒充的。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李复林的视线上扬。

  明明知道从楼下是看不到阁楼的,莫辰却觉得,师父大概看到他了。即使没看到,也许也猜到他在这儿。
  日期:2017-09-11 07:0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