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5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厅长似乎对程暮雪很有好感,他居然主动问话了,“刚才那位女学生是你妹妹?”
  顾秋有些尴尬,说是表妹。
  表妹呢!
  红楼梦里给了表妹这个词语最好的解释,表妹是表哥一生的情人。这种感情,至死不渝。
  厅长听说了,态度颇有改观,对顾秋道:“顾县长,我看你年纪轻轻已经身居高位,前程无量啊!”

  顾秋腼腆地道:“哪里,哪里,献丑了,献丑了,真是上不了台面。”
  厅长道:“那可不,你也不要谦虚,象你这个年纪的人,大都还是个小小科员,你能爬上代县长的位置,我也相信组织上的眼光,这样吧,也不要说我不给你机会,今天晚上咱们就放开了喝,如果你放倒了我,你提什么样的要求,只要不过份的,我都答应。”
  夏芳菲一听,哎,有戏啊。
  刚才还一口一个原则,一个一口无能为力,现在就改口了,有戏。她就踢了顾秋一下。
  顾秋呢,自然也明白过来,这都是表妹的功劳啊!看来事成之后,回去要好好犒劳她一下才行。
  顾秋笑着站起来,“早就听说厅长海量,我区区这里小酒量哪能跟厅长相提并论。不过顾秋今天斗胆舍命陪君子,也不说什么分出个胜负,只要厅长喝得开心了,高兴了,我们今天就不虚此行。”
  厅长一听,咦,这小子蛮会说话的啊,听起来多舒服。不以成败论英雄,开心最重要。

  他就在心里暗暗赞许,果然年少老成,才气非凡。厅长说,“那好吧!大家一起喝。”
  夏芳菲说,“我酒量不行,但我也尽力而为,陪你们尽兴。”
  今天晚上厅长可高兴了,顾秋呢,酒量哪能跟他比?据顾秋预计和他得到的资料,厅长的量在一斤八到二斤左右。
  别看厅长瘦,骨头里尽是肉,人家这可是瘦得精神,二瓶白酒人不倒,回家还能搞会床聊。
  小小的杯子,慢慢的喝。夏芳菲呢,他们喝一杯的时候,她闷一小口。还主动给两人倒酒。
  厅长说,“小顾同志,我可是好久没这么尽兴了,也好久没碰到这样的对手,你不错,真的不错。”

  顾秋谦虚地道:“厅长,我酒量不行,咱慢慢来。等下去洗个澡怎么样?”
  厅长呼着酒气,“不,不,我从来不搞这一套。”
  看来他还蛮正经的,这个时候,三人都喝了二瓶茅台酒了。夏芳菲也就偶尔喝一小口,估计不到三四两,顾秋和厅长至少各喝了八两多。
  顾秋看了夏芳菲一眼,夏芳菲又叫服秋员搞来了两瓶茅台。
  奇怪啊,这酒喝下去,顾秋脸不改色心不跳,看起来跟喝水一样。说话也蛮有条理的,而厅长呢,脸上红润可见,说话带着酒气。

  夏芳菲刚才还担心呢,喝着喝着,心里越来越耐闷,这小子究竟能喝多少酒哇?
  四瓶酒快喝完的时候,厅长发话了,“够了,今天喝得够爽,也是我喝得最开心的一次。后生可畏啊!小顾,你行。”
  顾秋脸上带着笑,“厅长过奖了,过奖了。”
  厅长盯着他的脸,喷着酒气,“今天我服你,服你。就冲着你这喝酒的痛快,十年之后,必定是南阳省里一大柱子。”
  夏芳菲在旁边笑,她那红嘟嘟的脸,让她更是多了几分妩媚。厅长今天可是尽兴了,冲着顾秋说,“我说话算数,你明天到办公室来,我二话不说。这个数一定给你批下来!”
  他伸出手晃了晃,顾秋呢,故意问,“芳菲姐,他这是几?”
  。
  夏芳菲说,“是二百万吧,厅长?”

  厅长点点头,“二百万,外加五十万树苗。够意思了吧?”
  顾秋端着酒杯,假装喝醉了,摇摇晃晃的,“谢谢厅长,这杯酒我敬您,您看着,我干了。”
  “靠,凭什么我看着,来,给我满上!”
  人就是经不起激,尤其是厅长这种人,最不喜欢在女人面前丢了面子,一听说干了,他就来劲,谁怕谁啊?你区区一个年轻人,还嫩了点。
  顾秋喝完了酒,打着酒嗝,“我这人是越喝脸越白,撑不住了还要撑。”
  厅长说,“喝酒不上脸的人,不好,对身体伤害大。不过你这酒量,不错,我给你这个。”他竖起大拇指赞道。
  喝完了酒,夏芳菲喊服务员买单,顾秋说,把对面那桌也结了。服秋员说,“他们早走了。”
  买了单,七千九百六十八块钱。
  下血本了,一顿饭搞了七八千,不过顾秋高兴,因为这顿饭换来了二百万的扶持,五十万株树苗子。
  顾秋说去洗脚,厅长也不去,他说你们不要管我,我叫司机过来接了。
  果然,他的司机很快就来了,顾秋和夏芳菲送他到车上,看着他离去。
  他会回去吗?

  估计不会,当官的男人喝了酒,绝对不会回家,肯定是去另一个地方。这个地方才是他感到最温馨,最享受的地方。
  两人上车,夏芳菲说,“你没事吧!”
  顾秋倒是问题不大,只是觉得有些头晕。毕竟这是酒啊,你的药再厉害,也要喝下去它才能化解。
  在喝下去的过程中,多少要吸收一些。顾秋说,“没事,开车吧!”

  夏芳菲看着他。“要不先去我那里坐坐,喝杯茶?”
  此刻才九点不到,顾秋点点头,此刻的他,绝对没有一丝邪念。到了夏芳菲住的酒店,两人进电梯的时候还好好的,一进房间,顾秋就不行了。
  倒在沙发上,“我睡一下!”
  夏芳菲觉得情况不妙,“你怎么啦?要不要紧?”
  顾秋说没事,躺一会就好。
  他就躺在沙发上,感觉到头象被什么蒙住了似的,麻麻的,用手掐几下都不知道痛了。
  夏芳菲看到他的双手捂着脑袋,“我来帮你揉揉吧!”
  顾秋好象没听到,夏芳菲坐在沙发上,将他的头抱起放在自己大腿处。夏芳菲那白色的裤子,紧身的,顾秋靠上去,就感觉到那柔柔的大腿,比沙发舒服多了。
  夏芳菲的双手很轻柔,很用心,她给顾秋揉着额头,“是不是好点?”

  顾秋嗯了一声,鼻子里闻到一股香水味。
  空间里开着空调,夏芳菲进门的时候,脱了外套。
  里面的一件白色的真丝衬衣,好浑圆,好完美的弧线。
  夏芳菲柔柔的手,按在额头上,格外舒服。
  本来有些头晕,头痛的顾秋,看到衬衣缝里跑出来的春光,感觉好多了。
  尤其是夏芳菲俯下身子的时候,胸部有意无意的压着顾秋的额头,每到这个时候,顾秋就深吸一口气。
  女人身上的气息,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闻到的不仅仅只是香,好象还有一种嫩的味道。
  夏芳菲有些累了,停下来问顾秋,“好些了吗?”

  顾秋伸出双手,抱着她的腰,“好多了,让我躺一会。”
  被顾秋一抱,夏芳菲有种无由的紧张,拿开他的手,“那你躺一会,我去洗个澡。”
  顾秋躺在沙发上,夏芳菲从行李箱里,找出了一套宽松的睡衣,拿袋子装了去洗澡。
  顾秋听到浴室里传来的流水声,忍不住侧过头去看。只有今天他觉得好奇怪,明明服了解酒的药,为什么还头痛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