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5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方虽然嗜酒,却也不是随便哪个人的酒他都喝。喝不喝,得看他的心情,他不给你面子,你什么都白搭。
  为了摆平这个林业厅长,顾秋用了一整晚的时间来布局。
  程暮雪躺在床上,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等到凌晨二点多,顾秋还没回来,她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第二天上午,夏芳菲给了顾秋一个档案袋,“你马上看看。”
  顾秋接过档案袋,查看这位林业厅长的资料。
  林业厅长,汉族人,五十六岁,有嗜酒的爱好,老婆一枚,生有一子一女。有人说,他的仕途,成也在酒,败也在酒,本来他有很好的前程,却在一次工作中,因酒误事,结果就将他扔到了林业厅。
  进了林业厅之后,他也自知自己这辈子,不可能再有什么升迁的机会。因此有那种烂鼓当烂鼓敲的想法,得过且过,无所谓语了。
  再说,官至厅级,已经不错了。
  人想开了,也就这样。
  所以他对酒这种东西,颇为深爱。
  夏芳菲跟他相识,那当然是在南川的一次工作会议上,他去南川搞调研,当时还是杜书记的市委书记,他就是林业厅厅长了。
  现在杜书记成了省长,他还是厅长。
  对于夏芳菲这个美丽的女人,他自然记忆犹深。夏芳菲本来就是那种记人过目难忘的女子,回味无穷。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听人家说,夏芳菲辞职了,自己开起了公司。没想到今天突然接到她的电话,林业厅长假意推辞,“吃饭啊?这个嘛我看看,时间上可能安排不过来。”
  夏芳菲说,“这样吧,我看看杜省长有没有时间,他可是我们南川的老领导了,今天晚上我去安排一下?杜省长的酒量在南阳省,恐怕也是唯一一个能与您匹敌的人了。”
  夏芳菲也挺狡猾的,抬出了杜一文。
  换在以前,林业厅厅长对他这个市委书记,不一定看在眼里,但现在不一样,人家毕竟是副省长了,而且还入了常的副省长。
  林业厅长道:“好啊,难道他有这个雅兴,我一定奉陪。”
  夏芳菲头大了啊,原本她只是抬杜省长出来涨涨脸的,没想到人家居然一口答应下来。她听出了对方的意思,我可是冲着杜省长的面子来的。
  夏芳菲嗯了声,“那就晚上七点,我来接您。”
  林业厅长说,“好说,好说!”
  约了林业厅长,夏芳菲对顾秋说,“你准备一下,晚上七点我去接人,你在饭店订好桌位。”
  顾秋去订餐,宴请林业厅长这种级别的干部,当然得高级场所,顾秋开车出去时,程暮雪打电话过来。
  “你究竟去哪了?”
  气死她了,这么大一个美女脱光了衣服躺在床上,他居然放鸽子?顾秋说,“我约了人家吃饭,没时间呢!”
  程暮雪道:“我不管,你要是不过来帮我把衣服穿上,我就这样走出去。”
  顾秋抹了把汗,“你搞什么鬼?别闹,我真的没空,得赶去饭店安排一下。”
  程暮雪说,“你再忙,也不能扔下我不管啊!更何况衣服还是你脱的。我抗议。”
  顾秋看看表,“那你干脆再睡会,中午我叫快餐上楼。”
  程暮雪哼了声,“再信你一次。”
  顾秋赶到省城最上档次的饭店,订了一个包厢,又打点好了一切,跟饭店经理约定,自己晚上六点过来,并付了定金。

  没办法,这里生意太好了,想吃饭还得排队。如果不提前预定,位置都没有。
  中午十二点半,他才赶回酒店。
  程暮雪本来起来了,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门铃响,她又扯了浴巾躺到床上。
  顾秋叫了好久的门不开,从包里翻出房卡,刷开了进来,才发现程暮雪还保持着昨天的模样躺在那里。
  顾秋把盒饭放在茶几上,“你怎么还不起来?”

  “等你临幸呢!”程暮雪鼓着嘴,幽怨地道。
  顾秋走过去,“快起来,快起来,下午我还要去有事。肚子饿死了,吃饭吧!”
  程暮雪撇着嘴,“不吃!”
  顾秋扯起那块浴巾给她裹上,“吃了饭,你要睡就睡。”
  程暮雪问,“那你晚上回来不?”
  顾秋说,“这个说不好,看情况了。”
  程暮雪说,“不管你回不回来,我反正在这里等。我都这样了,赖上你了。”

  顾秋汗一个,“小笨蛋,你这是让我犯罪。快把衣服穿上。”
  程暮雪说,“怎么就不见你犯罪?”
  顾秋道:“差一点就犯了,但我心里总有些不安宁,感觉自己在欺骗未成年少女似的。”
  程暮雪撇了撇嘴,“你吃过粽子吗?”
  顾秋很奇怪,“怎么啦?又扯上粽子了?”
  程暮雪说,“女人就象粽子一样,剥开了不吃,就浪费了,只能扔掉。”
  顾秋的眼睛瞪得好圆,“你大学都学了些什么?”
  程暮雪裹着浴巾坐过来,双腿并拢,尽管这样,浴巾的长度,仍然不足以保护好她的**。
  大腿间隐隐可见那漆黑的一片,顾秋换了个位置,坐到她的侧面。程暮雪问,“你去请人家吃饭,要不要我帮忙?”
  顾秋说,“人家是厅级干部,要求高,名堂也多,我还得找人家蹭面子呢?”
  “那你少喝酒。”说完,又觉得不对,“少喝酒是不可能了,要不你告诉我地方,我过去接你,万一你喝高了,也好有个照应。”
  顾秋应了句,“嗯,到了那里情况不对的话,我给你电话。”
  程暮雪说,“行,那我哪也不去了,就在酒店等你。”

  正说着,蕾蕾打电话过来了,程暮雪看了眼,接通了电话,“蕾蕾,什么事?”
  蕾蕾说,“暮雪姐姐,你在哪?我一个人好无聊,我来找你吧!”
  程暮雪正在推辞,顾秋说,叫她过来吧,否则你一个人太无聊。程暮雪只好应道,“我在酒店里,跟顾秋哥哥一起,要不你过来?”
  蕾蕾听说在顾秋那里,马上就乐了,“好的,我立刻赶过来。”

  半小时左右,蕾蕾就赶到了酒店,顾秋放了二百块钱,“你们两个晚上去吃点什么,我去忙了。”
  两人点了点头。
  夏芳菲刚从外面回来,顾秋赶到的时候,她才洗了澡。
  换了一身黑色的绸锻,头发披在肩上,看起来比较休闲。

  门铃响起,夏芳菲穿着拖鞋过来开门,顾秋走进来的时候,闻到那股扑面而来的发香。
  刚刚被热水泡过的身子,散发着白玉般的光彩。
  女人洗过澡,都显得有些庸懒。
  顾秋进了门,夏芳菲问,“什么事情这么急?”
  顾秋说了,“清平那边的事情,现在急需要打通关系,把林业厅和银行搞定。”
  夏芳菲说,“这可有些难度,林业厅的厅长是个酒坛子,你行吗?”
  顾秋说,“现在被必到墙上了,实在没办法。”
  夏芳菲道:“那这样吧,我明天找人把他的资料要过来,你上午研究一下,晚上看看能不能约到他。”
  顾秋说,“如此甚好。”
  公关之前,首先要打听清楚对方的身份背景,嗜好,还有生活规律,这是顾秋一直以来养成的良好习惯,只有这样才能做到百胜百战。
  夏芳菲与林业厅长有些熟,因此,必须借她这个面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