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69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眼看吕大强就快走到他家大门口了,刘富贵快走两步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脚:“老东西你哑巴了!”
  “我糙你*娘*那比咧!”吕大强扭回身破口大骂,作为称霸多年的一村之长,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
  刘富贵这是到了对他张口就骂,抬手就打的地步了。
  远处那些围观的村民也是跟吕大强一样的想法,他们发现刘富贵开始用吕大强对付老实村民的手段,来对付吕大强了。
  “你那嘴再不干不净?”刘富贵拾起一根树枝,极具侮辱性地敲敲吕大强的脑袋,“再骂人把你嘴撕吧了。”

  吕大强一抬手想抢树枝,想不到树枝在刘富贵手里就像一条滑溜的蛇,呲溜一下子没抓到。
  “噗噗噗——”刘富贵又用树枝快速敲敲吕大强的脑袋,“老家伙你快说,翻斗司机和建昌叔是不是你指使人打的,不敢承认了是吧?不说话就是默认。”
  吕大强气得脸色铁青,他终于发现受欺负竟然这么痛苦,那种怒火中烧却又无能为力的屈辱感让人生不如死,他很想扑上去跟刘富贵同归于尽,可他知道一旦动手,肯定会被刘富贵进一步侮辱。
  以前他只知道欺负人是快乐之本,现在才知道受欺负是痛苦之源。
  如果一只绵羊被抽了两鞭子,它逆来顺受惯了,除了感到疼以外,心理上也无所谓了;可是一只野生老虎被抽了两鞭子,它无论如何受不了。
  吕大强掏出电话开始拨号。
  “呦呵,老东西还要报警咋的,以什么理由报警啊?哈哈!”刘富贵戏谑地笑着,又用树枝敲敲吕大强的脑袋。

  周围围观的村民心里暗暗叫好,他们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吕大强也有这么一天,居然像只老绵羊一样任由一个二十岁的孩子随意敲脑袋。
  吕吉翔被打断腿本来已经是大快人心的好事,现在吕大强这只老虎也失去了威风,反过来被别人欺负着玩儿,村民们更高兴了,一个个心里都有说不出来的痛快。
  “喂清水,把石子场所有人叫上,拿上家伙赶快到我家来。”吕大强这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迸出来的,可见他内心对刘富贵的仇恨到了什么程度。
  吕大强吐字如此清晰,远处的村民听得明明白白,大家不由得替富贵着急起来,傻小子,没听到吕大强打电话叫人了吗,怎么还没事一样站在那里跟吕大强废话?还不赶快走!
  当然现在全村人都知道刘富贵在果园里打沙袋练得不错,俩狗屎一起上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是老俗话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一群狼,石子场的人要是全部拿上家伙赶来的话,十个刘富贵也不够打的。
  可是吕大强脸色铁青就在门口站着呢,谁敢站出来喊富贵赶快跑!
  村民们正在着急,一辆六轮翻斗已经飞快地开过来,吕清水坐在副驾驶上,车斗里满满的全是人,足有二十多个,手里全是铁锹、撬棒一类的长家伙。
  刘富贵早已经举起他的黄金手机,对着六轮翻斗开始录像了。
  翻斗到了近前刹住,车上的人吆吆喝喝跳下来,吕清水手里也提着一根撬棒,飞快地跑上来问吕大强:“二叔,怎么回事?”

  吕大强嘴唇紧闭,牙都要咬碎了,死死地盯着刘富贵,那句“往死里打”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刘富贵一边录像还配上解说:“看到了吗,这些手持凶器的都是石子场的人,石子场现在是村长的私人产业,哎哎,看看这就是村长,他叫吕大强,身边那位拿撬棍的吕大老爷叫吕清水,是村长的侄子,石子场的场长。”
  “二叔,打不打?”吕清水对刘富贵的仇恨并不比吕大强差多少,他辛辛苦苦打好的墙基被他挖掉,现在房子也没法建了,就那样一个烂摊子撂在那里,每天看着就窝心。
  刘富贵还在边录边解说:“听听,吕大老爷等不及要打我了,再看看他的手下,一个个如狼似虎啊,就我这样的小身板,一铁锹拍在头上就没命了,还用的着这么多人!”
  吕大强一直咬着牙不说话,他看明白了,刘富贵把现场情况录下来,表明是石子场的人先动手,而且二十多个人都拿着家伙,吵吵嚷嚷的放着狠话要把刘富贵拍成肉泥,这段录像会成为刘富贵绝佳的证据。

  很明显,刘富贵又要报警了。
  至于刚才刘富贵踢吕大强的屁股,拿树枝敲他的脑袋,这个最多就是对人不敬,顶多就是给他赔礼道歉说声对不起就算了,根本不算违法犯罪。
  而且按照刘富贵的无赖程度,到时候他连踢屁股敲脑袋那事也不会承认,反而会说村长诬赖他。
  现在吕大强才有点后悔平日确实太肆无忌惮了点,以至于让绝大多数村民都怕他,俗话说当面怕你的人背后一定恨你,别看周围那么多看热闹的,要是丨警丨察问起来,绝对不会有一个村民证明刘富贵踢了村长。
  人心向背啊,只有吕大强感觉自己虎落平阳的时候,他才强烈渴望得到老少爷们的支持。
  吕清水看出吕大强的犹豫挣扎来了,凑近一点小声说:“二叔,尽管打就是了,上去一顿棍棒把他撂倒,手机也给他砸碎,看看还有什么证据!”
  吕大强一想也对,刚要点头,只听刘富贵“哈哈”大笑:“好啦好啦,我已经把这段视频发朋友圈,要让全国人民都来看看恶霸村长是怎么欺压村民的,简直是无法无天,横行霸道,为所欲为!”
  一边叫着,一边走进过来给吕大强一个特写:
  “我现在开始录制第二段,第一段已经发出去了,看看我拼着性命录制的后续报道,哦那个村长大叔,上一回咱们起冲突是因为我的发小跟吕大老爷闹纠纷,那么请问这一次你叫这么多人要把我打成肉泥,到底是因为什么?”
  吕大强死死盯住刘富贵,他发现这小子就是个属刺猬的,浑身是刺,简直没法下口!
  “刘富贵。”吕大强终于开口了,“不就是背后有派出所钟所长给你撑腰,你才在村里得意忘形,不可一世了,动不动就拿着录像、报警威胁人,仗势欺人算什么本事?”
  刘富贵笑了:“仗势欺人四个字从村长嘴里说出来,我怎么感觉这么讽刺呢!你的意思是,报警不算本事,有本事明刀明枪干一仗,是不是这意思?”
  吕大强颇为不屑地冷哼一声,他就是想用激将法,但他不说出来,怕给刘富贵留下话柄。
  “那好,老子就打发你个满意,来个公平对决。”刘富贵说着收起手机,“但是姓吕的我也有个要求,既然约定谁也不报警,那么打完了你必须以公平价格把百丈崖和石砬子承包给我,行不行?”
  “这才像个男人,没问题,我答应你。”一看刘富贵不录像,不发朋友圈,吕大强终于敢说话了。
  “刘富贵,别看你会个三拳两脚的,我姓吕的还真没把你放在眼里,我也不欺负你,老吕家的人都在这里,你们姓刘的有人尽管叫,今天就是人脑子打出狗脑子来,咱们两厢情愿,谁也不报警。”
  在石子场干的那些人,绝大多数是姓吕的,二十多个人把刘富贵围在中间,显得刘富贵相当人单势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