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的真相》
第57节

作者: 玉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明远一点都不怀疑,在这个女人的心中,和她勾搭成jian的孔一穹,也很有可能只是她手中的一把刀,难说,待王家直系被一一弄死后,这个老色鬼便是下一个被弄死的对象。
  这到底是周倾城这个恶毒女人的计划?
  还是周家暗中部署的阴谋?
  若是周倾城的个人计划,倒是要简单得多,可若这是整个周家暗中部署的阴谋,可就不是那么好解决了。

  周家可是强势了近七十年的超级家族。
  这些年来,周家外嫁的女儿,至少也已过百,若每个周家女儿,都背负着与周倾城相同的阴谋,那一旦这个阴谋全面发动,可就不仅仅只是王家会成为周家的王家了。
  若如此,这个阴谋可就实在太过可怕了。
  本来,张明远的目的是来会会孔一穹,找出龙牙匕的秘密,但现在,他却对这对狗男女的恶毒计划更感兴趣。
  但让张明远无奈的是,这对狗男女却又如发情的公狗和母狗一样,很快又投入了到了肉--体的欢愉中去了,也让张明远更加相信,总有一天,孔一穹这个老色鬼,会死在这个恶毒女人的肚--皮上。

  半个小时后,激战终于结束,屋内再度传出了絮絮叨叨的聊天声,又让张明远又得到了不少有价值的消息。
  但就在此时,一道刺眼的闪电,却又划破了苍穹,几声炸雷过后,暴雨已瓢泼而下,让张明远陷入了无奈。
  在常人那里,雨声会淹没一切,但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大雨中,反而更难隐藏踪迹,因为雨点落在不同的地方,会发出不同的音调。
  果不其然,随着大雨的瓢泼而下,一声怒喝很快便从屋内清晰传出,“大胆狂徒,给我死来。”狂喝未落,一丝不挂的孔一穹便已破窗而出,直冲张明远而来。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高手,真正的高手。
  若这里不是孔家老宅,倒是可以放手一搏,但眼下,迅速退走才是王道。
  张明远将速度发挥到了极致,在孔一穹冲到之前,便已疾射而去,翻出了孔一穹家的庭院。
  孔一穹家的庭院外,停着一辆连钥匙都没拔出黑色的悍马,还未等孔一穹换好衣服冲出庭院,黑色悍马便已化为了一道闪电,在震耳的轰鸣声中,疾射向了孔家老宅大门。
  大雨掩盖了孔一穹的怒喝,因此,不仅没有人拦截悍马,一路冲过,所有安保人员,反倒纷纷退后行礼,仅仅片刻而已,黑色悍马便已冲到了孔家大门附近。
  而就在此时,孔一穹也终于穿好了衣衫,冲出了庭院,愤怒的咆哮声远远传来,“给我拦住悍马。”
  所有门卫极速行动起来,但他们的速度,又岂能快过疾驰而来的悍马?
  在孔一穹气急败坏的注视下,悍马径直撞开了孔家大门,一路扬长而去,很快便消失在了茫茫大雨之中。
  疾驰的悍马,很快便离开了布满摄像头的燕京城区,来到了偏远的郊外,在一声尖锐的刹车声中,停在了路边。
  车内,有很明显的香水味,而在这香水味中,又还夹杂着男女鬼混过后的气味,而且,张明远还从放倒的副驾座位坐垫上,看到了男女疯狂时留下的黄褐色斑块。
  这对狗男女,还真是急不可耐呀,居然玩起了车震,看来车钥匙之所以没有拔下,十之八九也是这都狗男女情--欲bo发,急于苟--合,所以一停下车,便直冲房间而去了,呵呵。

  无声冷笑中,张明远细细搜索起了悍马,但可惜的是,除了这块沾满了男女苟--合痕迹的副驾坐垫外,车内便再也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了。
  七月的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待大雨停歇,张明远便一把抓起了副驾位上的坐垫,钻出了悍马,而为了避免留下任何一点痕迹,他干脆拧开了悍马的油门,点燃了价值三百万的悍马H6。
  望着冲天而起的熊熊大火,张明远的脸上又悄然浮上了一抹冷笑,在火光的映衬下,显得尤为冰寒。
  也不知道王致清那个绿头大王八看到这块坐垫,听到我录下的精彩激战声和这对狗男女对话后,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大火渐渐熄灭,将悍马烧成了一堆废铁,湮灭了所有痕迹,张明远也终于钻进了山林,徒步赶往了几十里开外的燕京城区。
  晚十一点,张明远终于回到了张家别墅。
  穆舞蝶又在飞针走线,绣着尚未完成的作品,但今晚,却已基本能看出她绣的到底是个什么图案了。
  鸳鸯戏水图。
  望着已显出了雏形的鸳鸯戏水图,张明远又忍不住发出了一句无声的叹息。
  看样子,这个女人已在为结婚做准备了,哎。
  虽然明知这个女人是个将婚姻和家庭当作最重要之事的古典女人,但她那心无旁骛,甚至带着几分圣洁的表情,还是让张明远生出了几许无奈。
  跟这个女人相处,总能给人一种全身心的放松之感,只可惜,今晚的张明远,却实在放松不下来。
  刘伯父居然是成名五十多年的塞北神拳,可却还是被bi得带着妈妈和小妹,仓促离开。

  依旧不知长成啥样的龙牙匕,以及周倾城和孔一穹勾搭成jian透露的惊天阴谋,都完全超出了张明远的预料。
  一切的一切,让事情变得扑所迷离起来。
  刘伯父已失去了所有消息,无处可寻,眼下,张明远唯一能做的,就只能等他主动回到燕京,揭开事情的真相。
  至于周倾城那个恶毒女人布置的阴谋,暂时还不是将其揭开的时候。
  录音这种东西,是连法庭都不承认的证据,更何况在争斗得如此厉害的世家中。
  在这个时候拿出录音,只会被人当作是他故意污蔑周倾城和孔一穹而伪造的证据,毕竟,以现在的技术,要想弄出惟妙惟肖的配音,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
  这种东西,只能在特定场合拿出来,方能取到意想不到的妙用。
  周倾城这个恶毒的女人,还在惦记着他的小命,而作为燕京世家的第一高手的孔一穹,则是替她完成任务的刀子。
  虽然没有和孔一穹正面较量,但从孔一穹能在连番“激战”后的疲惫状态中,还能从暴雨中分辨出他的隐藏位置,以及他出手的动作来看,这老色鬼的战力,比起他来,只高不低。
  正面搏杀的话,张明远毫无获胜的把握。
  当然,张明远很自信,若生死搏杀的话,就算孔一穹的战力高于他,他也有一百种办法来弄死这个老色鬼,毕竟,龙组之人都是经过残酷训练的杀人机器,都曾在绝对的劣势中弄死过无数强于自己的高手。
  龙血张明远,更是如此,那一百次S级任务,有哪一次不是在强敌环伺中完成的?
  望着仍在安静绣花的穆舞蝶,张明远随即缓缓起身,走进了卫生间,轻轻转动起了银戒指,片刻后,兴奋的俄罗斯语便已清晰传出。
  用俄罗斯语跟电话那头的男人交流了一阵后,张明远便转动起了戒指,掐断了联系。
  穆舞蝶已回去二楼卧室,而张明远则在客厅沙发上盘膝而坐,用修炼代替了睡眠。
  燕京的凌晨八点,就在燕京上班族正在路上拥堵时,华国几大门户网站的头版头条上,又出现了惊人的消息。
  老毛子境的远东地区内,一个储量极为惊人的天然气井,突然发生了剧烈爆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