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5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完就挥挥手,跟赵奎上了车,我看着车上的两个人,已经睡着了,我们回来之后,他们立马睁开眼睛,警惕起来。
  “飞哥,广东人的暗花,很厉害,他们会出一笔钱在公积金里,只要你不死,暗花不撤,就会一直有人追杀你,我们防得了初一放不了十五,我看,你需要想个办法,彻底的把这件事给解决。”赵奎说。

  我深吸一口气,刚想说什么,突然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电话,居然是丁瑞,这个电话,让我有点措手不及,都已经深夜了,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来电话呢?
  我接了电话,就说:“喂,丁先生,为什么现在来电话,很晚了。”
  “对不起邵先生,这么晚了还打扰你,实在是过意不去,但是这件事很重要,我们也是刚刚才开完会确定了这件事,我认为,有必要第一时间通知你,毕竟,你现在是我们缅甸的矿业大户。”丁瑞认真的说。
  我听着,就谨慎起来,我说:“什么事?”
  “军政府背信弃义,决定,重启公盘,时间已经定了,就在佛诞日当天,也就是,五月三号。”丁瑞说。
  我听到丁瑞的话,内心一震,心里狂喜,我急忙问:“真的?”

  “是的,邵先生,这是刚刚开会决定的,政府军再一次的言而无信,不过,我们也只能配合,作为最大的矿主,我们希望你能提供一批原石,这是缅甸翡翠公盘的潜规则,我希望你能懂,所有的矿主,在缅甸公盘都需要把自己的原石上交,统一出售,这样,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两利的事情,我们收税只收购买者的税收,而你们也能卖个好价钱,是不是呢?”丁瑞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刚好我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让陈发在入坑呢,但是没想到,丁瑞居然告诉我要我参加公盘大会,真是老天都要帮我啊。
  我说:“知道了丁先生,这件事,我会马上办的,佛诞日,五月三号是吧?”
  “对,那就静候邵先生了,太晚了,不便再打扰了。”
  我听着电话挂断的声音,就握紧了拳头,哼,陈发啊陈发,真的是老天都不帮你。

  我看了看日期,都已经四月三十号了,距离佛诞日还有三天,时间紧迫啊,我急忙打电话给太子,电话响了很久才通,我说:“喂,老刘的事,办的怎么样了?”
  “飞哥,老刘在做。”太子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三天之内,见不到他做好的原石,直接杀了他。”
  “知道了,大哥,我保证完成任务。”太子咬牙切齿的说着。
  我挂了电话,陈发虽然恼羞成怒,但是没有失去理智,他当然会想着翻盘,他给我下暗花,也没有吓倒我,瑞丽是我的地盘,缅甸也是我的天下,只要我不去广东,我就不相信有什么人能杀的了我,下暗花?哼,谁怕谁?
  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是李瑜的电话,我就接了电话,我说:“喂。。。”
  “邵飞,是不是出事了?为什么陈发会三更半夜的把四大家族的人都召集过去,我爸爸一直觉得有事情,所以行很慌,现在市场乱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瑜问我。
  他刚说完,电话就换了人了,李宏大声说:“邵飞,你到底搞什么鬼?我们花了大价钱买了雍曲种的料子,本来还想大杀四方的,但是十二个小时候之后,雍曲种的料子,就掉到了谷底,你们还一百万每公斤收玻璃种的料子,简直把人的肺都欺诈了,为什么?”
  “岳父大人,还不明白吗?你们亏了,四大家族要完了,你现在是李瑜的爸爸我的岳父,还是四大家族的一员呢?”我反问着。
  听了我的话,李宏沉默了很久,突然,他哈哈大笑起来,说:“噢,我明白了,我明白,妈的,四大家族完了,但是我李宏没有完,哈哈,我李宏翻身了,好好好,你厉害,你果然厉害,我没看错人。”
  “陈发有什么动作,全部都告诉我,还有,马上要公盘了,我希望陈发能去参加公盘,我们在公盘上发生的矛盾,所以,我希望能在公盘上结束我们的恩怨。”我说。
  “知道了邵飞,这一次我们被套了五十多亿,还有他们的资金都去向不明,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想必也已经被你给套住了,好好好,孺子可教,孺子可教,你放心吧,这边,我坐镇。。。”

  电话挂了,我笑了一下,哼,这个坑,我挖的够大,陈发,你掉下去,就没有让你爬出来的可能!
  缅甸公盘再一次举行,这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军政府曾经放出过狠话,今后都不在举办公盘,但是,现在公盘又开始了,这说明什么呢?
  钱在这个社会上起了巨大的作用。
  早上的风,吹的我很舒服,我不信佛,但是在云南这边,到处都是佛教徒,缅甸政府军在佛诞日这一天举行公盘是有特殊意义的,借着佛诞日来软化人民的反抗。
  我拿着电话,陈老板说:“邵飞,按照你说的,我已经疯狂抛售你剩余的股份了,现在股价跌爆了,已经跌破七块的初始价了,广东人想要接盘,都难了,可是,这样做,你辛辛苦苦创立的公司,不就倒闭了?”
  我听着陈老板的话,就笑了一下,我说:“公司倒闭了,可以重新在投资一家,没什么大不了的,重要的事,我打倒了我的敌人。”
  “邵飞,股票套现三十多亿,钱,我会转到你的名下。”陈老板担心的说着。
  我摇了摇头,我说:“不用,钱就放在珠宝公司的名下,我现在要好好经营翡翠珠宝生意了,这笔资金,刚好当做起步资金,对了,帮我汇款五个亿到广东王贵的账户,我会发给你的。”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赵奎拿着报纸给我,说:“飞哥,广东那边已经炸锅了,陈发在抛售手里的雍曲种的料子,一百万一公斤出手,但是,这边的价格,已经降到了五十万一公斤,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人愿意买他的料子。”

  我笑了一下,看着新闻,陈发他们四个人的照片都在上面,但是除了李宏之外,没有任何人是有笑容的,尤其是陈发,脸色铁青,光是从报纸上,我都能看的出来他的怨气。
  我笑了一下, 我说:“人啊,就是不能太横,也不能太混蛋,如果当初他没有阻止我跟香港人接触,一定要买我的料子,今天也不会有这个结局了,一百多亿,足以让他们暴毙了。”
  我看着陈玲抱着啊召出来,他说:“做人留一线,不要做绝了。”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什么时候学会了你爸爸的那一套了,你忘记了你爸爸落难的时候,那些要账的人是怎么对你们的吗?那些苦日子,你都忘记了吗?”
  “我找了个好老公啊,没办法,我老公有钱,有本事,我现在还是阔太太,这次赚了多少钱?”陈玲笑着问我。
  我笑了起来,我说:“别说,还真不少,我现在也算是百亿身家了吧。”
  “那钱呢?我怎么都没看到?”陈玲瞪着我问着。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钱在广东那边,我需要创造一个大市场。”
  “我的生日礼物,你是不是要补给我?我要一艘游艇。”陈玲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盈江河跑不起来游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