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9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沙夏一怔,问:“华夏警方会给我治疗吗?”
  “这不是会不会治疗的问题。”萧晋把她的手轻轻放下,“你手骨的断裂程度和数量都已经超过了西医的治疗极限,如果你不想将来做个只能手指简单弯曲的残疾人的话,我建议你用找我给你治疗来跟警方谈条件。”
  “你的意思是说,你能治?”
  萧晋耸耸肩:“信不信由你。”
  沙夏垂下头,金色的发丝遮住大半张脸,黑夜的寒风中像是一个白发幽灵。
  “我不明白。”良久,她涩着声音再次开口,“你已经叫了丨警丨察,现在才开始玩温情攻势,还有什么用呢?”
  “哎呀!被你发现啦?”萧晋拍拍额头,自嘲道:“看来,我最近的生活实在是太顺风顺水,以至于连撩妹的功力都退化了。”
  “撩妹?什么意思?”
  “就是泡妞,用英文来说,就是调情的意思。”
  沙夏轻蔑一笑:“那你的水平确实很烂。”

  萧晋无所谓的笑笑,又正色道:“说真的,你是不是已经开始考虑如何越狱的事情了?”
  沙夏也不隐瞒:“这不是明显的事情吗?”
  “之后呢?就此人间蒸发?还是回马戏团接受惩罚?”
  “回马戏团就是死。”

  “那你不如再重新考虑一下我的邀请。”
  “我说过,我不想……”
  “那只是一份工作,为我做事不代表就要成为我的奴隶,我还没有那么恶趣味。”
  沙夏抬起头,意外的看着他:“工作?如果我不想干了,随时都可以走吗?”
  “一年!”萧晋在她眼前竖起一根手指头,“为我工作一年,之后如果你还想离开,我负责帮你偷渡出境。”

  沙夏眼睛睁大了些:“我凭什么相信你?”
  “你不是死也不愿意再失去自由了么?”萧晋微笑,“如果我说话不算数,你完全可以自杀,反正跟现在的结局也没什么差别,至少还多活了一年。”
  这一次,沙夏沉默了很长时间,才下定决心道:“你必须帮我越狱。”
  萧晋站起身,脱下风衣为她披上,遮住那两只早就跳出来的排球,笑着反问:“你以为我之前建议你选择我做你的医生,是为了什么?”
  沙夏一呆,随即便有些愤怒道:“那你到底能不能治好我的手?”

  萧晋翻个白眼:“亲爱的沙夏小姐,请原谅我的无礼,因为我实在忍不住想要骂你一声蠢货了。如果我没有办法治好你的手,为什么要费那么大的劲冒险帮你越狱?就为了跟你调情吗?”
  沙夏语塞,被骂的一点脾气都没有。
  “那……”不知过了多久,她又有些吞吞吐吐的开口,“你之前承诺的华……华夏功夫……”
  萧晋哑然失笑:“我亲爱的沙夏,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贪心啊!不过,我喜欢贪心的人,这样才会有动力,变强的动力,活下去的动力。
  放心!只要你想学,我就可以教你,但要做好心理准备,你的资质虽然不错,可毕竟年纪不算小了,学起来或许会比较吃力,一年的时间不一定够哦!”
  沙夏张了张嘴,然后摇头笑道:“怪不得你会给我一年的期限,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不会选择中途放弃华夏功夫。老师说的不错,你们华夏人最擅长下棋,走一步算三步都是初级水平,我今天真应该在酒吧就找机会杀掉你的。”
  这时,远方突兀的出现了一片朦胧的彩灯,在飞舞的雪粒中时隐时现。
  警方快要到了。

  萧晋微微思忖片刻,就拿起沙夏的匕首,在自己左臂、胸口和大腿都各划了一下,伤口不深不浅,鲜血瞬间就湿透了他的衣衫。
  沙夏被萧晋的动作惊呆了,傻傻的问:“你要干什么?”
  萧晋冲她呲牙一笑,说:“两个目的:一,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的真实实力。没错,你可以尽情的讽刺我虚伪,但在我们华夏,这是一种智慧,它的名字叫藏拙。
  至于第二个目的嘛!嘿嘿!来的丨警丨察里有一个很漂亮的姑娘,我喜欢她,你明白了?”
  沙夏再次呆住,直到警笛声能够清晰听到的时候,才满脸鄙夷的说:“我不会讽刺你虚伪的,因为‘无耻’这个词语更加的适合你。
  这是那位姑娘的不幸,被一个为了获得她的关心而毫不犹豫流血的男人喜欢上,除非她的心是冰霜做成的,否则,她的沦陷只是时间问题。”
  萧晋哈哈大笑。

  数分钟后,几辆警车在七八米开外停下,排在最前面的却是一辆小巧的高尔夫,车门打开,田新桐就冲了过来,一看萧晋满身鲜血的坐在车尾,险些腿一软摔在地上。
  “姓萧的,你怎么样?伤得重不重?说话呀!快回答我!”女孩儿扑到他的身上,抓着他的双肩就是一顿猛摇,声音也带上了哭腔。
  “姑娘,摇都要被你摇死了,还怎么回答你啊?”萧晋“虚弱”的咳嗽一声,说,“另外,我只是受了点皮外伤,不碍事,但是现在被你这么一压,后果可就难料喽。”
  田新桐吓了一跳,慌忙让到一边,用力捂住他胸前和大腿上的伤口,流着泪冲身后喊道:“医生!医生!你们快来呀!他流了好多的血!”

  救护车停在最后面,也不知道随车医生在干吗,田新桐喊完,只有一个小护士挎着急救包跑了过来,一同来的还有严建明和七八名警员。
  “萧先生,你没事吧?!”严建明关切的问。
  萧晋摇摇头,目光看向沙夏。这时,那七八名警员已经迅速的围住了她,其中一个人始终低着头,大冷的天满头大汗。
  他姓赵。
  萧晋自然看见了他,嘴角冷冷一勾,喊道:“你们等一下。”
  姓赵的警员身体瞬间绷紧,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去摸腰间的枪套,只可惜他胆子太小,根本就没有那个勇气。
  “她身上的风衣是我的。”萧晋淡淡的说。
  严建明走过去从沙夏身上拿下风衣,没注意到自己的一个手下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反正姓赵的跑不了,萧晋一点都不着急,接过衣服从里兜里摸出一个小瓷瓶,对正在检查他伤口的小护士说:“我的伤不重,麻烦你帮我把里面的药膏涂抹在伤口上面,包扎一下就好。”

  小护士当然想都不想就拒绝道:“不行!你流了这么多血,特别是大腿上的这个伤口,差一点就碰到大动脉了,我可不敢给你用来历不明的药物,再说了,伤口没有缝合,抹了药也会被血冲掉。”
  萧晋无奈的看向严建明。严建明想了想,就对那护士说:“没关系,就按萧先生说的办吧!他是一名很专业的中医。”
  听到萧晋是个中医,小护士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没去接瓷瓶,而是起身说:“这个我做不了主,得问医生,先把伤者抬上救护车再说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