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0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转过身手毫无征兆探入我胸口处,从领口蕾丝中摸出一枚针孔摄像头,很小,几乎就是黄豆粒一般,不仔细留
  意根本发现不了。
  我太清楚这东西用来干什么,它竟然藏匿在我身体,我顿时愣住,心底似乎翻滚起浪头和漩涡,我觉得自己陷入
  了一个谜一般的循环计。
  周容深捏着,]司、的摄像头说从我进乔苍的办公室,里面一切都在他掌握中。
  他意味深长将视线转移到我呆滞苍白的脸上,”何笙,看来他不怎么防备你.如果是别人,进他办公室前一定会
  搜身,只有你成了这个例夕卜。就算你杀他,其实都很轻易可以得手。“
  我身上冷汗像一场瓢泼大雨,以我能感知的速度从毛孔里密密麻麻渗出蔓延,我磕磕巴巴问他什么时候放进来的
  他说就是昨晚我熟睡时。
  我给乔苍上药包扎,他拉住我坐在他怀里,这一切都不曾逃过他眼睛。
  又是生死一劫。
  如果我和乔苍有更亲密的举止,这一次是真的百口莫辩.

  我问他听到了什么吗。
  他笑着反问有什么应该听到的吗。
  我抿唇他一言不发,他非常爱怜抚摸我眼眸和柳叶眉,’.是不是没有男人抗拒得了你,即使你会做错事,还是不
  忍心处置,没有你的生活,我已经不能适应.“
  我彻底明白周容深如此抗拒fw乔苍单独见面,为什么还要以送贺礼为借口提供我们私下接触的机会,原来醉翁
  之意不在酒,他另有筹谋。
  我身体一轮,他眼疾手快扶住我,将我抱在怀中,他身体仍旧那般温暖宽厚,对我百般纵容,可我却感觉不到热

  度,我不可置信注视他眼睛,”你到底是爱我,还是在利用我.”
  爱我还是利用我。。。
  这句对周容深的质问抽走了我身体里全部力气,包括我的呼吸。
  他不会知道,这世上所有人者压下会知道,我为了做好他的情妇,依瀚他的玩物,曾把自己封闭总独口何卑微的模样珍藏起我的喜怒哀乐,笑与哭都习”已翼翼,仿佛一个失聪又失明的人,活在黑暗无声的世界里,他说什么我都信他让我怎样我都肯,他就是我信仰和天地。
  当这个信仰动摇,天地崩裂,丢失了方向和活下去的动力。
  我知道周容深爱我的美色,我们的开始本身就是权力与美色的交易,如果他不是局长,我不是拥有这张脸孔的女人,他不会选择我,我更不会跟随他。
  可我唯独没想过他会利用我扳倒弄苍,他包了我三年,这三年 1 也对我有求必应百般纵容,我的贪婪与欲望,我的风光与傲骨,在这三年疯狂滋长。
  直到这一刻我忽然顿悟,周容深的确是在弄苍出现后才吐陇宠爱得更加毫无底线,包括娶我。

  我迷陷在他的糖衣炮弹,柔情幻影里,津明变成了糊涂 r 竟忘记他是高高在上的公丨安丨局长,我是卑贱入泥的外围**,这世上何笙千千万,周容深却难得一遇。
  我和他相视许久,直到警车司机鸣笛催促他,他才打破这份僵持,’这件事永远不要怀疑。“他仍旧泡着我,温柔而用力, ` ‘好好休息,等我回去陪你。”
  他在我额头落下一个深吻,然后转身上了警车。直到警车呼啸而去扬起一地尘沙,最终消失在车流人海的长街尽头,空气变得空空荡荡,洲以乎忘了什么,他没有回答我,到底是爱还是利用。
  我不知道他让我不要怀疑什么。

  我聪明可我也仅仅是个女人,我讨厌猜测。
  我直愣愣站在原地征了半响 r 一辆黑色奔驰缓漫从对面路口驶来,稳稳停在我面前,司机摇下车窗喊, ` ,夫人周局长让我送您回家。
  “我回过神看他,我不认识这个人,但我认识这辆车,市局为周容深配置的局长专用公车,除了警车他都是坐这辆参与应酬和出差。司机下来打开车门,将掌心贴在顶篷,弯腰毕恭毕敬,我问他周局长在市局吗。
  他说是,路上打电话吩咐他过来,现在应该到市局了。我坐进车里,他关上门想要往拐日墅的方向开,我阻止他让他送我去海蓝餐厅见个朋友。
  他明显没从周容深那里接到过这个指令,他透过后视镜说您要不先回去,见朋友不急一时半时,周局吩咐我送您回家。
  我手扶住车门,冷言冷潜说你不去我自己走,我做出要侧阵的姿势,司机吓得脸色大变,他连忙制止我,朝另外一个方向转弯,趁我不注意压下门锁。
  我摸出手机给薇薇发短讯,把地址告诉了她,她很快回复,说就在附近逛街,可以先过去等我。
  她几天前刚出院,金伟栽进局子后,以他为首的组织四分五裂,一部分投奔到赵龙和弄苍魔下,另一部分逃走避难,躲条子的连襟追查,连病房外看守的保镖都撤了,可谓树倒瑚孙散,惨烈苛剔良薇薇当天就迫不及待离开那个到处都易肖毒水味道的囚牢。
  她最讨厌被管制和束缚.如果不是金伟许诺她女勘因她根本接受不了如同犯人一般的压抑生活。
  我到达海蓝餐厅,薇薇坐在靠近橱窗的位置等我,不少,皮肤蜡黄像是苍老了+几岁,虽然打着津致妆容她见我推门进来朝我微笑招手,她整个人消瘦一圈,人也憔悴,可遮盖不住萎靡的气色。我拉开椅子右劝也对面坐下,找侍者要了一杯冰镇苏打水 r 她胃口倒是很好,不停夹着餐盘早的食物,我问她伤口好些了吗。

  她放下筷子起身在桌椅空隙间转了个圈,”早就好了 r 就是那些药汤子把我皮肤熬坏了,要好一阵子才能复原。
  我勉强扯出一丝笑容, ` ,你别怪我,他差点害死周容深,我实在不能看他逍遥法外,这点惩罚我说什么者座要给他是我对不起你。”薇薇苛良大度摆手‘ ` ,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是我姐妹儿,更是周局长老婆,大事以他为重是应该的 r 我就怪我自己玩了一辈子鹰最后让鹰啄了眼睛。这大概是报应,之前我坑了那么多男人,现在也轮上别人坑我。
  “她怀子里是酒,浅蓝色的鸡尾酒,看上去晶莹剔透,她喝了一口笑得有些苦涩, ` ,我认清他真面目,可狱翁琶力铲除他,你有,你替我做到了,我不用面对他时犹豫不决百般动摇 r 他从此以后都被高墙阻隔,再也不会出来纠缠我。我觉得挺好的,日子总要过下去,我又没打算死。
  “她拍了拍我手背哈哈大笑, ` ‘林宝宝月睹姨子虽然和我不对付,但她自还真不坏,她又给我介绍一个客户,老是老点 r 也丑了点,但有钱,对我很大方 r 昨天中午吃饭,他给了我一个七万的手机做见面礼,什么最实际啊,男人口袋里的钱最实际,我他妈以后再和谁谈感情我就剁了我自己。”
  日期:2017-09-14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