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9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子孙根,我总不能为了这个万一,就不做了。”
  我原本对他受伤有那么点怜悯,他这番戏弄的话出口,我冷笑说她没直接杀死你,真是一大憾事.
  他挥手示意黄毛出去,朝我勾了勾手指,我没有理会,直接从包里取出那对如意,”贺礼。’‘
  他告诉我看不清.拿近一些。
  我伸长手臂,他仍旧说不清楚。

  我直接扔在他身上,他闷笑出来,”你是女人吗,我受伤了,你还这么野蛮.”他顿了顿说,‘’我偏偏喜欢你的野蛮。”
  玉如意重重击打在他手臂,发出一声沉闷的重晌,他虽然面无表情,可我看到他刀伤处渗透出大片血迹,打湿层
  层包裹的纱布,白色上血红剌目,他仍旧无动于衷笑着,我问他不疼吗.
  他说有些疼。
  我矁了矁眉头,“那你笑什么.“
  他从椅子上起身,绕过长桌走向我,一边靠近一边慢条斯理拆解纱布,”如果我不笑,让你知道伤口开裂是你造
  成,你心里不会自责吗,我还是更喜欢你张牙舞爪恃宠而骄的样子。“
  我抿唇盯看他暴露在空气中的伤口,果然又一次皮开肉绽,尾部狰狞的疤痕紧挨臂肘的骨头,可想而知那个女人

  下手时多么凶狠不留情。
  一向冷静残忍的我,忽然有些不敢看下去。
  从认识他到现在,无时无刻不觉得他十恶不赦,是会遭天谴的恶霸,他杀人不眨眼,拂一拂袖就是几十条人命,
  做着违背纲常天道的歹事,他眼底大多数没有温度,只有寒冰深潭,就像他说出的话那样冷漠。
  可他愿意施救一个逃难的少女,这一点许多打着好人幌子的都未必肯,他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人性深处也不是
  半点光亮没有。

  乔苍这个人,让我愈发看不透。
  他有些僵硬扭转手腕擦拭伤口,这个角度会触碰到骨头,稍微用力便痛得APL`裂肺,我一言不发夺过他指尖捏住
  的棉签,将他朝沙发上狠狠推倒,他有些怔住,见我蹲在地上朝他身体靠近,他笑着问要解裤链吗。
  我冷飕飕赡看了他一眼,将他手臂拉到面前,蘸着药膏为他细致涂抹,每一寸皮肤都没有遗漏,在刀口最糜烂的地
  方我使劲咬牙都下不去手,我知道乔苍很能扛,但我毕竟不是大夫,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减轻他的痛苦。
  我张开嘴唇压在上面,轻轻朝翻开的皮肉里吹凉气,他微不可察轻颤,我以为他痛,动作更加温柔,我问他疼吗
  他沉默,我说如果疼你告诉我。
  他忽然说疼。
  我抬起头,他看着我再次重复很疼。
  我说我去找别人,我刚要起身,他忽然一把扯住我,我身体失衡扑在他怀里,他指了指自己有些苍白的唇,“吻

  我一下,止疼。”
  我这才顿悟他又戏弄我,我沉着脸随手抄起沙发布盖住他的唇,他眼底含笑,非常顺从捂住,我重新蹲下给他包
  扎伤口,两缕长发掠过脸颊,垂落在他修长好看的手指,我们都一声不响,房间里沉寂得仿佛静止.
  火热滚烫的光束从头顶传来,剌透我的皮囊,焚烧我的骨头,我知道不是窗外的阳光,而是他眼底的注视.

  这世上投有什么比乔苍的眼神还诱惑,炙热,猖撅。
  我为他缠系好,将他手臂狠狠一丢,他意犹未尽回味,“何小姐如果无时无刻都像刚才那样温柔,我受多少次伤
  都很值得。“
  “乔先生如果死了,我会更温柔。’‘
  他闷笑一声,”我死了你会流泪吗。’‘
  我说不会,我会和容深吃喜面。
  他笑得更深,’‘口是心非是女人最擅长的事,我如果死了,何小姐一定这辈子都忘不了我。’‘
  “乔先生…”我没来得及说完,身后木门砰一声被撞开,惊天动地的巨响吓住我,乔苍脸色一沉,本能摸向口袋
  里的枪,他朝我伸出手,下意识要扯我到他身后保护,而下一刻看清对方我们几乎同时愣住。
  穿着警服的周容深带领十几名特警破门而入,每个刑警都持枪,气势凶悍凛冽。
  跟在最后匆忙赶来的是没有在前厅阻拦成功的马仔,看到这一幕有些畏惧喊苍哥,黄毛很愤怒,他指看周容深大
  喝,”周局长,泌胡规矩不懂 苍哥地盘是你想闯就闯的吗,你当这是市局任你来去自如 “
  周容深摘掉警帽,拿在手中禅了掸帽檐,语气不慌不忙,”我不是你们这条路上的,江湖规对我没用,我只是

  街肖息出警,乔总撞上了我的枪口,天大的规矩在我面前也失灵。”
  黄毛冷笑,’只怕周局长不拿出点证据来,我让你有来无回。’‘
  “阿彪。”
  乔苍厉声打断,他不着痕迹从口袋里抽出那只手,掌心空荡。

  他扬起下巴示意似门出去,黄毛刚想反驳,乔苍荫森看了他一样,黄毛顿时谢了气,带着几个马仔从房间退出。
  乔苍不动声色僧下袖缩,遮盖住伤口,周容深目光从我脸上掠过,他波澜不惊,无喜无悲,只是很平静,“乔总收
  到贺礼了吗。‘’
  乔苍笑说当然,有劳尊夫人亲自跑一趟。

  周容深摘下白色手套,递给身侧特警,’一点小心意,不嫌弃就好.“
  乔苍从沙发上起身,”周局长这是给我一颗甜枣,再打我一巴掌的作风,带这么多人到我地盘公干,也不打个招
  呼,难怪我手下人不满。”
  他们都没有主动和对方握手,像是在较劲,周容深四下打量,‘’乔总介意我参观吗。“
  乔苍说随意,周局长想要看什么,也可以提出。
  “看看乔总的地下室,方便吗.“
  乔苍脸上笑纹一顿,有些危险眯了眯眼睛,周容深哈哈大笑,‘’开玩笑而已,乔总的地盘,我还不至于这么失分
  寸。
  乔苍说我实在不懂周局的意思,我这里哪来地下室。
  周容深说这就是乔总自己最清楚了。
  他朝屋里走了几步,被同样引起我怀疑的铁箱子吸引了视线,当他逼近箱子的同时,我特意看乔苍,他果然脸色
  一变,眼底骇浪滔天。
  周容深拿起一盒避丨孕丨套翻来覆去看,乔苍十分大方说如果周局长需要,不必客气,这两盒都带走.
  周容深抽出一枚嗅了嗅气味,‘’我平时不用。”
  “周局长会享受,有一层阻碍确实不舒服,我也是不常用,除非是很喜欢的女人,才会去除这层隔膜.“
  我站在一旁脸色煞白,生怕乔苍那张嘴捅出不该说的,他也的确朝角落处的我望过来,我慌忙回避他视线。

  周容深一边和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分散注意,一边将箱子上所有东西都清除干净,他重重拍打了两下,笑看问能
  打开看看吗。
  乔苍说这恐怕不能,市检察院的搜捕令,周局长带了吗。
  周容深把玩这那只金锁,”政令虽然没有,可乔总应该知道,市局局长有权先查后补,在我怀疑的范畴内,谁都
  不得顽抗。“
  他已经有些锋芒毕露,乔苍虽然狠,这么多特警持枪包围住,他也不能硬碰硬。
  他勾起一抹冷笑,‘’周局长这是接到谁的举报。’‘
  “乔总得罪这么多人,谁不眼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