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4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众人无不目瞪口呆,连从政军都不敢相信,这小子坐火箭啊!眨眼的工夫,他就代县长了。
  很多人都心里清楚,代县长这个代字,迟早要去掉。这么说,顾秋马上就是正处级了?
  有人羡慕,有人惊讶。

  从家子女,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他们好歹也是公务员。对体制内的事情,多少明白一些。
  一个年轻人,要在短短的时间内,爬到这样一个高度,究竟需要多大的能量?这一点,恐怕他们是想不清楚。
  顾秋有些不好意思,端起杯子,给大家敬酒,从彤说,“你要注意身体,不能喝多了。”
  婶婶说,“彤彤这么心疼男人,今天是过年,大家开心,喝多点也没事啦。”
  从彤还要解释,顾秋看了从彤一眼,从彤就不说话了。

  顾秋给长辈们敬酒,大家倒是十分热情。
  从政军问顾秋,“清平又发生什么事了?”
  顾秋说,“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市委突然下令,把县长调走了,暂时由我顶替,说不准什么时候,又空降一个县长下来。”
  这话倒是假的,因为上面已经任命他为县委副书记,这意味着顾秋已经走上这个岗位。

  从政军道:“好好干,我们支持你。”
  伯伯,叔叔他们都这样说,顾秋只是点头,“我会好好努力的。”
  婶婶说,“小顾啊,你可要加油,我们从家还没有过正厅级干部,什么时候你把正级拿下,我们为你庆功。”
  顾秋笑,“这么伟大的使命,就要看老爸的了。”
  从政军摇手,“哎,我已经老了,能爬到副处级已经非常不错啦,一切都靠年轻人。”
  吃了饭,大家坐下来聊天。从彤给小孩子们派红包,由于是第一次,每人五百。
  这个数可不少,平时过年,给个一百二百就不错了。

  然后顾秋又出了门,从车上拿来了礼品,给伯伯,叔叔,姑父各两条极品,伯母,婶婶,姑姑她们这些女的,发补品。
  从彤说,“清平这地方太穷了,本来想给你们带礼物的,实在挑不到什么称心的东西,实在不好意思。”
  长辈们都说这样很好,不要太客气了。
  然后他们商量着,给顾秋和从彤发红包,这是礼尚往来,长辈给晚辈红包,也是当地风俗习惯。
  大家呆到十点多钟,要告辞了,从政军一家人送他们到门口。他们走的时候,一个个兴奋极了,说县长给咱送烟抽,这烟得好好珍惜。
  他们一走,家里就清静多了。
  四个人坐在客厅里玩了会扑克牌,睡觉的时候,从彤去了洗手间回来,紧张兮兮地对顾秋说,“我可能怀上了!”
  两个人去医院检查,果然怀上了。
  从彤就埋怨他,“让你带套子你不带,现在好了吧?”
  顾秋道:“这是好事啊!我终于要做爸爸了。等下,我给家里打个电话。”

  从彤抓住他的手,“过段时间再打吧!医生说才个把月,急什么?”
  顾秋笑了,“我高兴啊,要做爸爸了,这么愉快的事。”
  从彤白了他一眼,“有什么高兴的?现在工作压力这么重,看你怎么高兴?”
  顾秋搂着从彤亲了一个,“我老婆真厉害,以后你就乖乖地呆在家里,哪也不要去。”
  从彤说不行。

  顾秋急了,“为什么??”
  从彤道,“我要留在安平,这里比清平环境好,生活条件也好些。”
  顾秋一起也是,“那我一个人在清平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就那样过呗!”
  顾秋搂着她,两人在车上,倒也没人看见,他就摸了从彤一把,“万一我有需要呢?”
  “去!”从彤打开了他的手,“尽想些这个事,昨天晚上要你别进去,你偏不听。没听医生说嘛,怀孕期间,不能同房。尤其是前三个月和后两个月。”
  顾秋道:“三个月啊?那日子怎么过?”他看着从彤,“你真不跟我去清平?”
  从彤说不去。

  顾秋道:“那今天晚上,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
  顾秋看着她的嘴唇,红润润的,老可爱了,心里顿时就生了邪念。“还记得我们两个打的赌不?”
  从彤道:“你要说就快说,否则没机会了。”
  顾秋有几分邪恶地看着从彤的唇,在她耳边轻轻嘀咕,“给我亲一个!”
  从彤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脸俏脸羞得粉红粉红的,举起拳头做死的打,“臭家伙,坏死了你。说了不欺负我的。”
  顾秋抱着她,“你自己说的,说话要算数。”
  从彤咬着唇,“不干!”
  顾秋说,“行,你说话不算数。”
  从彤道,“能不能换别的要求?”
  顾秋说,“我没有别的要求,现在只有这个问题需要解决。再说,三个月呢,三个月会憋死人的,你知道不?”

  从彤的脸红了,“就你会憋死,人家那么多男的老婆生孩子,怎么就不见憋死?”
  顾秋道:“人家有办法,说不定老婆天天帮他弄,你又怎么知道呢?”
  从彤咬着牙,“那你又怎么知道人家老婆天天帮他弄。”
  顾秋说,“男人嘛,什么话题都敢说,他们自己说的。再说,不是有小姐嘛,很多男的就在那里解决了。要不小姐这个行业这么火。”
  从彤气死了,“你要是敢,我一辈子都不理你了。”

  顾秋就笑了起来,“我怎么会那么没品味,小姐这种货色,哪看得上眼。”
  他搂紧了从彤,“好啦好啦,你还是跟我回去,三个月时间,不能离开你的,没有你,我怎么活啊!”
  跟顾秋在一起的日子,从彤感受最深了,这家伙一个星期至少折腾四晚。一个晚上,至少二三回。
  年轻人,体力好,楼上的副书记人家一把年纪,还天天折腾呢。从彤有时在心里想,他们这些男的,哪来这么多精力?
  两人商量好,暂时不告诉顾秋父母,等肚子大一点再打电话。顾秋说初八就去领结婚证,什么时候把酒办了。
  不过时间上有点紧,顾秋要走马上任,可没什么时间来安排婚事。
  从彤妈听说女儿有了,立刻就紧张起来,“那不行,不行,清平这地方那么差,彤彤就不要过去了,留在家里最起码有个照应。”
  从政军听说女儿怀上了,也很关心,“那就不要去了嘛,至少你在家里呆着,饭菜有人搞。营养还跟得上。”
  从彤就看着顾秋,这家伙*强,自己不去,他能管得住自己吗?
  顾秋看到她家里的人都这么紧张,当然也知道清平环境不好,从彤呆在这边比较舒服。

  他说,“要不我送你回东华省。”
  从彤说不要,不要。
  去了东华省,那边自己反而没有安全感,过得忐忑不安的。顾秋说,“那我打电话,叫我爸妈过来一趟。”
  从彤又反对,“不是跟你说了,等二三个月后再说嘛,这么早告诉他们干嘛。”
  她是想肚子大一点,看得出来再跟顾秋父母说。
  从政军道:“反正要过去拜年的,迟说早说,都是要说,告诉他们也好。”他当然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吃了亏,如果顾秋家里定下来,这事也算是完成了一个心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