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4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委书记道:“干部班子的调整,我们已经按你的意图进行,但是你们之前签下的军令状,依然有效。我说的意思,你可明白?”
  曹书记应道,“我明白,明白。”
  挂了电话,曹书记就象虚脱了一样,躺在那里,突然没有了一丝力气。这件事情终于落实了,但是他心里总有些忐忑。这事究竟是好还是坏?已经由不得他决定了。
  曹书记静了好久,拿了支烟出来点上。
  抽了几口烟,他就来到窗口,看着外面呼啦啦的风,曹书记喃喃自语,“该来的,总归会来!”

  农历二十九了,外面下起了大雪。
  办公室里格外的寒冷,从彤早早下班,回到家里打空调。
  蕾蕾自上次到省城,将她托付给夏芳菲后,她也回家过去了。这两天从彤听到风声,有人开始议论纷纷,说清平班子会有些变化。
  到底是什么变化,从彤也不太清楚,倒是有很多人在说顾秋。每次听人议论顾秋,从彤总想打听点什么,可那些人只要看到她来了,都一个个成了哑巴。
  尽管这样,从彤还是隐约听到一些,关于顾秋的说法。有人说顾秋在会议上公然顶撞县长,县长不高兴,跑到上面告状去了。
  也有人说,县长和顾秋这两个人,已经水火不容,迟早要调走一个。但是据他们分析,调走顾秋的可能性更大。
  从彤就在心里想,调哪呢?干脆调回安平好了,也省得在这里折腾。从彤是绝对不喜欢这个地方,只是嫁鸡随鸡,她无可奈何。
  晚上顾秋回来了,从彤就跟他说起这事,顾秋问,“你这是哪听来的小道消息?”

  从彤说,“所有人都在议论,就你蒙在鼓里。好多人都知道,县长到上面去告状,决心要踢走你。”
  顾秋漫不经心道:“他做不了主的。放心吧!”
  从彤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主意了。”
  顾秋说现在还不能说,说出来就不灵验了。从彤不信,说你就吹牛吧,把自己弄得象个神棍似的。
  顾秋只是笑,“你连自己男人都不相信了?要不我们赌一把。”
  从彤问,“怎么赌?”

  顾秋说,“我写个条子放在你这里,你把它藏起来,等那天消息下来,你再把条子拿出来,看看我说的对不对?”
  从彤哎了一声,“你还跟我赌这个,要是你输了呢?”
  顾秋说,“我输了的话,随便你提出一个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同样,如果我赢了,你也必须随便我提一个什么条件,你都得无条件的同意。”
  从彤说,“行,我还不信了,你能掐会算。”

  顾秋拿来纸笔,“我跟你打赌,他去市里告状,十有**不灵。如果不出什么意外,我们两个只能留一个在清平。我现在写个人的名字,写完后,你就藏起来。”
  从彤应允了,顾秋就拿起笔,写下了一个名字,把纸条折起来,交给从彤。
  从彤说,“如果你输了,你就得无条件答应我一个要求。”
  顾秋笑笑,一夜无话。

  第二天是大年三十,开总结会。
  早上十点半的时候,曹书记接到通知,市委组织部长十五分钟后到达清平。要县委班子做准备。
  组织部长突然降临,这个消息传开,众人心里无不震惊。大年三十了,市里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来清平?难道有什么重要任命?
  县长坐在那里,点了颗烟,他倒是显得有几分淡定,似乎这一切,早成定局。
  倒是曹书记有些局促不安,他是最知道真相的人,但是他无法确定,这次组织部下来之后,会不会有变数。因为这次时间,县长经常在上面跑,再看县长这得意的神色,十有**,市委书记跟自己说的事有了变数。

  他把目光投向顾秋,顾秋脸上没什么表情。曹书记心道,难道他也不急吗?
  可他反过来想,顾秋急什么?留下来的话,他也是再进一步。调离清平,他也不吃亏。清平这种地方,很多人都不愿意呆。进来的人,想方设法想调走。
  他又不是没能奈的人,留也好,调走也好,对他都没太大的影响。
  十几分钟,就象漫长的几十年,组织部长刚才在电话里说了,不要去接,他自己会过来的。

  十一点五十,楼下终于响起了汽车喇叭声。大家都站起来,有人想出去迎接,看到曹书记没动,大家又坐下。
  一阵脚步声,咚咚咚咚咚的,有四五个人上楼来了。
  大家再次站起来,看到组织部长一行进来,纷纷鼓掌。组织部长摆摆手,“大家都齐了,呵呵。”
  曹书记说,“都在等你。”

  组织部长笑了下,“坐,坐!”
  旁边马上有人给他们倒上热气腾腾的茶,组织部长说,“其实我今天过来,只是为了宣布一项很重要的人命调动。今天一切从简,其他的都免了。”
  接下来,市委组织部长郑重宣布:经市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配合清平县的实际情况,傅立江同志不再担任清平县长,清平县县委常委,清平县县委副书记等职。清平县县长,县委副书记一职县委常委,县政府常务副县长顾秋同志暂代,傅立江同志另有任命。
  “什么?”
  组织部长刚刚宣布完毕,县长傅立江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惨白的,他怎么也不相信,市委竟然是这样一个决定。就在昨天下午,还有领导跟他信誓旦旦的许诺,保证他在县政府的主导地位,把顾秋调走另有任命。
  为什么今天任命的时候,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县长喊了一句,紧接着大家就听到扑通一声,县长摔下去了。
  很多人都不敢太相信,傅立江同志会成为清平县上,最短命的县长。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组织部长已经念完了任命书。
  曹书记仿佛松了口气,感觉到这几天的压力突然消失了。自从上次他去市委找书记谈话,直到今天这个任命下来,他才真正松了口气。
  可看到这种结局,曹书记心情有些沉重,这是自己选择的,也可以说是他抛弃了县长,将傅立江同志踢出了清平班子的队伍。
  傅立江突然跑出去,大喊大叫,“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外面好大的雪,傅立江跪在雪地里,一脸痛苦。
  组织部长看看表,“老曹,肚子饿了,安排一个便饭,吃了就走。”
  曹书记说,“早准备好了,走食堂吧!”
  大家出来的时候,又好象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只不过众人都自觉的留在后面,等曹书记,市委组织部长,顾秋走了之后,他们才离开。
  雪地里,前县长傅立江跪在那里,半晌没有动静,雪花飘到他的身上,慢慢的变白了。
  组织部长摇了摇头,看了他一眼,默然离开。
  下午,傅县长就没有出现了,谢主任跑进顾秋办公室,给顾秋道贺。顾秋道:“早点回去过年吧,我等下也要走了。”
  今年,他将在安平过年。去陪未来的丈母娘和岳父大人。

  从彤正在家里收拾行装,只等顾秋一回来,她就搬了行李上车。
  顾秋在三点半左右下班了,从彤急急迎上来,“听说你当代县长了。”
  顾秋很淡定地道:“代县长而已,这么激动干嘛?”
  从彤偏着脑袋,“你是怎么知道的?”
  顾秋问,你说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