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4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司机就喊,黄了,黄了!
  县长一怒,骂了句,会说话吗?大清早的,什么黄了黄了?
  秘书立刻道:“好兆头,飞黄腾达啊!县长,您要升官了。”县长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连泥巴也不擦掉了。
  在路上,县长脑海里一直回味着秘书的这句话,好兆头,飞来的黄泥巴沾身,岂不是正应了那句话?飞黄腾达。

  当了这么久的官,今天才明白这句话的深刻含义。
  刚到路上,曹书记的秘书打来电话,叫他到办公室等着,书记马上回来。
  县长就有些郁闷,这算怎么回事?秘书问,去还是不去?
  县长琢磨了一下,这不才刚刚出城,回去吧,回去吧!看看老曹回来想说什么。
  顾秋在办公室正给自己泡茶,这大冷天的,冻死个人,办公室又没空调,只有喝茶来暖身子。

  很多办公室里,烤着煤球火,几个人围在一起,暖脚暖手。
  窗子都是塑料纸糊的,风一吹,呼啦啦的响。
  顾秋坐在办公室里,怎么就感觉到四面进风,哪里都冷嗖嗖的。的确,在这样的环境下,就是这个样。
  谢主任哈着白气走进来,“顾县长。”
  顾秋看了他一眼,“今天怎么闲着呢?”
  谢主任说,“县长一大早去市里了,曹书记又不在,坐在办公室太冷,出来走动走动。”
  顾秋喝着大红袍,“茶自己泡。茶叶不多了,珍惜点。”

  谢主任最近发现顾秋这里,有极品大红袍,他就经常过来蹭点吃的。
  这茶叶还是从彤弄过来的,办公室里可没得喝,平时他们有好茶叶,也舍不得拿出来,私藏着在抽屉里。
  谢主任嘿嘿地笑,“还有呢,还能喝几回。”
  顾秋没管他,任他怎么折腾。谢主任泡了杯茶水,“你说这个时候,书记和县长都去市里,他们干嘛去了?”
  顾秋说,哪管那么多?
  谢主任说,“他这次又挪走了机关和下面单位的年终奖,同志们怨声载道呢!”
  顾秋倒是不在意这些什么年终奖,但是下面的同志,对此深以为然,因为他们毕竟是普通公务员。不象那些领导,多少有点油水,他们除了死工资,实在也没几个钱。
  突然抽走了他们的年终奖,让多少人心里空落落的。
  公务员群体,比其他群体要好对付,至少他们不会闹事,但是会闹情绪。
  拆东墙补西墙,那是县长的拿手好戏,到外面搞不到钱,只有在家里抢,要不怎么办?
  有人说,越挪死得越快。

  每一次上面有人下来视察,他们就要千方百计挪用一回,每挪用一回,就会造成几十百来万的亏空。
  清平县没有工业,没有大的经济来源,税收微乎其微,很多时候都靠援济过日子。
  好就好在,他们是贫困县,贫困县有支援,可这种支援对于他们平时的挥霍来说,简直就是入不敷出。
  这种现象,不只是在清平出现,很多地方都是如此。而那些领导最大的本事,就是玩乾坤大挪移,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别的资金挪过来用。
  想到这里,顾秋不由有些同情他们。

  但是同情,终究改变不了他们的命运,只有自己真正拥有话语权,当家作主的时候,才能挽救这些人。
  谢主任喝了口大红袍,“这茶叶真好,顾县长,还有没有没开封的?”
  混熟了,胆子就大了。
  谢主任现在敢跟顾秋开口要东西,其实这不只是要东西这么简单,而是一种关系关近的体现。也可以说,这是另类的撒娇。
  顾秋说,“别把嘴喝刁了,以后养不起。”
  谢主任就笑,“以前跟着组织走,错不了的,没有了我就过来打秋风。”
  两人正说着,外面响起了汽车喇叭声。
  谢主任走到窗口一看,“咦,他怎么回来了?”

  顾秋没有动,谢主任在窗户那里看了一阵,自言自语道:“真是怪事,又回来了?不是要去市里吗?”
  他一个人在那里嘀咕,对顾秋说,“我先过去了。”
  谢主任走到门口,端着杯子下楼,迎面碰上县长和秘书。看到县长身上一块黄泥巴,谢主任惊讶地问,“县长,您这是?”
  秘书马上接过话题,“这是飞黄腾达,天降奇福。”

  谢主任马上明白过来,脸上堆起了笑,“恭喜,恭喜,祝县长早日高升,飞黄腾达!”
  县长一句话没说,脸上却很高兴。谢主任看着他离开,回到办公室里,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沾上一块黄泥巴,竟然就可以飞黄腾达,那我要是掉进黄泥巴里,岂不是要飞上天去了?
  谢主任一个劲地笑,眼泪都笑出来了。
  有人很奇怪,谢主任,你这是干嘛,什么事情把你高兴成这样?
  谢主任无由地冒出一句,皇帝的新装。
  那些人都不明白什么意思,只有谢主任心里清楚,但他不能说出来,说出来就惨了。
  中午的时候,曹书记回来了。

  县长去他办公室,他问曹书记,有什么急事?
  曹书记呢,的确没什么急事,假装跟他谈工作,这一谈,就是一个下午。整整四个小时,也没谈出什么来。
  县长倒是被他绕晕了,曹书记的思绪看起来有些乱,总是说不到要点上,县长心里想,他究竟怎么啦?
  难道是被上面批评了?对了,两人跟市委写下的保证书,那可是要兑现的。
  县长在心里闷了很久,终于熬到下班,他才搞清楚,曹书记是担心那个无法兑现的承诺。
  如果在明年之内,完不成任务,那可是要倒霉的。
  县长说,“放心吧,车到山前必有路,桥到船头自然直,怕是没用的。”
  曹书记叹了口气,“我可是放心不下,到现在省里那边的关系都没有人去疏通。林业厅那里又没什么熟人。找关系要钱,我们偏偏就差钱。你说这事,我能安下心来吗?”
  县长半晌没说话,曹书记说,“先散了吧,这事明天再议议。”
  不要到明天,晚上也要开会。过年了,大会小会,会议不断。县长离开后,秘书走进来,对曹书记说,“书记,你有没有看到县长衣服上那块黄泥巴印子?”

  曹书记问了句,“怎么啦?”
  秘书也忍不住笑了,“听人家说,今天一早县长来上班,刚出门就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块黄泥巴,不偏不倚,砸在他衣服上,秘书说那是飞来的黄泥巴,这是大吉大利之兆,象征着飞黄腾达。所以他今天一天,这印子都没有洗掉。”
  曹书记听了,哭笑不得。
  飞来的黄泥巴,竟然可以意寓为飞黄腾达,有才,太有才了。曹书记也不禁笑了声。
  当天晚上,市委有结果了。
  市委书记第一个通知他,“关于清平县干部的调整问题,我们常委会议上讨论过了,一致决定把顾秋同志留下来跟你搭班子,至于原来的县长嘛,将另有安排。”
  曹书记听到这个消息,一时呆在那里,居然没有反应过来,市委书记说,“这个且没有下任命和通知,你暂时要保密,不要对外宣扬,以免影响班子的稳定。”

  曹书主民连连应道,“好的好的,我知道了,一定保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