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4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听到这个消息,也就放心了。
  同时,这个消息传到县长和分管副县长的耳朵里。县长哼了一声,他倒是会做好人!
  分管副县长过来诉苦,“他跟我发火!你说他这是什么意思?管到我头上来了?他是县长还是县委书记?太过份了,要不是念在班子团结的份上,我早就跟他翻脸了。”

  分管副县长这是给自己涨脸的话,当时的情况,他完全被顾秋的愤怒震慑了,丝毫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气又怒,居然被一个年轻人训了一顿,还指着自己的鼻子吼。
  他哪来的权力?
  分管副县长很委屈,跟县长诉苦。
  县长沉着脸,“他这是冲着我来的!”
  分管副县长道:“他做好人,我们全都是恶人。虚情假义,沽名钓誉。”
  曹书记听到这个消息,觉得自己应该出面了,否则这事情越搞越大。本来他一直在观望,那些教职工聚集在教育局的时候,他想看看教育局的人怎么出面调解,结果呢,很令人失望。
  后来县政府那边,也没什么动静,连分管的副县长也不吱声。曹书记暗叹,这些人啊,全都不是做事的人。
  不论什么事情,他们都采取避逃的态度,这所谓冷处理。

  拖,成了他们唯一的手段,曹书记一直在关注,看到事态发展,超乎了想象,正准备出手时。
  顾秋爆发了,把分管副县长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公丨安丨局出动了,不是去维稳,而是救助。
  曹书记突然觉得,这个清平县,没有顾秋还真不行。虽然他有点小奸诈,会计算别人。但是他更多的时候,还是满腔正义,有一颗拳拳之心。
  体制内,并不是每个人都这么奸诈,思前顾后,现在的清平,缺少的正是那种年少轻狂的冲动。
  听说公丨安丨局的同志,安抚了民心之后,曹书记决定马上召开会议,把这个问题在年前解决掉。
  紧急会议,众常委都聚齐了,分管副县长列席,其他副县长级干部也列席其中。

  曹书记看到县长阴沉着脸,心里就暗道,这会再调解已经不太可能了,看来二者只能留其一。
  曹书记看着大家,扬言道:“在这个年关之际,发生这样的事情,实在很痛心。你们是不是不想过这个年了?”
  分管副县长没资格发言,曹书记把目光投入他,“你说说看,这究竟是什么原因?”
  分管副县长看了眼县长,县长没吱声,也没看他,他才道:“关于教职工的工资问题,我们正在想办法,争取在年前解决,可没想到他们这么性急,聚众闹事。这些人太可恶了,怎么为人师表,我建议,抓几个典型出来。”
  顾秋听不下去了,瞪着他吼了起来,“你哪只眼睛看到他们闹事了?这么多教师站在教育局门口,他们只是抗议,维护自己的权益,他们没抢,没烧,没砸,下着这么大的雪,天这么冷,他们在雪地里站了好几个小时。有没有一个人出来放个屁?”
  顾秋这话说得有些难听,但这是实话。
  顾秋说,“教育局的人都去了哪?你们自己清楚。引起这个事件的原因,你们比我更清楚。”
  分管副县长道:“你这是强词夺理,根本不讲方法,他们站累了,自然会走。太早出面,只能向他们示弱!”
  顾秋瞪着他,“你这是什么思想,什么态度?他们这么多人站在雪地里,坚持一上午没有半个人出来吭气,到中午倒下十几个,你们还是视而不见,在办公室里抽烟,喝茶,聊天,你们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这些雪地里的教师,关心过他们的生活?如果你们把工资发放及时,他们会受这个苦吗?我可以说,这是你们自己在制造**,是你们在必这些善良的老师施展暴力。是你们把他们必上绝路!”

  咳咳——有人开始吭声,暗示顾秋过份了。
  县长拉下脸,“你能不能坐下来说话?用这种方式对待自己的同志,是不礼貌的行为!”
  顾秋冷哼了一声,“那这么多人冷眼旁观,看着那些教职工在雪地里受冻挨饿,这就是礼貌行为了?”
  县长气极败坏,“你说话注意分寸!”
  顾秋说,“分寸是要分场合的,现在迫在眉睫,都这种情况下了,居然还有人说风凉话。”顾秋指着分管的副县长和教育局的同志,“这些人,全部都要换掉!否则清平就要坏在他们手里。”
  曹书记说话了,“顾秋同志,冷静一下。现在是讨论时间,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一下对策,不是乱发脾气的时候。”
  顾秋坐下来,拿了支烟出来抽。
  发了一顿脾气,气都甩出来了。
  分管副县长恨死他了,那些教育局的人也一个个胆颤心惊。今天的顾秋,就象个炮筒子,逮住谁炸谁!
  曹书记说,“首先,这件事情要查清楚原因,再找到解决的方案。”
  他就看着分管副县长,“所谓的三个月欠薪,究竟是怎么回事?”
  分管副县长一个劲地冒汗,眼睛望着县长。他不能说啊,说县长把这钱挪用了吗?可不说,又怎么解释这件事?
  曹书记见他不说话,有些恼火,“怎么啦?说不出口?”

  其他的常委看到今天火气不对,一个个都不吱声,置身事外。顾秋现在也不吭声了,看他们怎么处理。
  在曹书记的催问他,分管副县长没办法了,只得吐出实情。县长终于抬起头,“这只是权宜之计,没想到事情会有些变化。给我们一些时间,问题总会解决的。”
  曹书记也生气了,“马上就要过年了,还要给你们多少时间?难道要让所有的教职工,都到你们家里去过年吗?”
  县长一脸尴尬,这时宣传部长说话了,“我们要尽快解决问题,要把影响降到最低。这件事情必须有人出来负责,我看有必要进行处理一下。”
  他的话,几乎是偏向顾秋的,刚才顾秋说了,要干掉教育局的那批人,太不作为了。
  宣传部长一说,组织部长也发话了,“我看教育局这些人,该换换了。”
  看到这么多常委发话,县长的脸色彻底黑了。换人?什么意思?这不很明显嘛?都冲着自己来的。
  县财政发不出工资,教育局的领导又不解决问题,老师们站在雪地里,呆了一整天了。
  总得有个结果啊?
  现在大家坐下来开会,商量怎么解决问题。
  顾秋刚才说了,教育局的这些人,要换掉。宣传部长和组织部长也发了话,这些人太不作为,给清平抹了黑,该撤!
  于是,教育局的局长遭了殃,成为了此次事件的替罪羊。会议上决定,把他给下了。
  顾秋的意思,分管副县长也要下掉。
  但分管副县长的事,轮不到他来做主,这事得上面说了算。但是曹书记真要是下了决心,把他下掉的话,这也不是什么难事。所以这个会议,开得有些人胆颤心惊的。

  散了会,县长不得不出面,去跟教师们谈话。
  他也是被必得没办法了,否则他是绝对不会去的。
  曹书记叹了口气,真没办法,这些人都不作为,一个个只会推来推去,打太极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