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58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觉得身上的血液都凝固了,脊梁沟发凉。他打人狠,不代表他就不知道害怕,他只对怕他的人狠,现在面对一个人打十几个的刘富贵,他害起怕来比别人还厉害!
  崔应军那是什么样的人物,都被刘富贵单挑了,他田朋又有几条命?
  徐学江匆匆走了,刘富贵却是笑眯眯凑上来:“你打听我干什么,你认识我?”
  唔唔!田朋直瞪着俩眼摇头。
  刘富贵扭头冲女老板笑道:“不认识我还一个劲儿打听我,你说他什么意思?”
  女老板一头雾水地摇摇头,感到匪夷所思,在她心目中田朋就是老天第一他第二的人物,现在怎么看起来好像很害怕的样子?脸都惨白。
  眼前这青年是天王老子吗,田朋是什么样的人物,居然给吓成那样!

  “你不认识我我可是认识你,是不是啊田大老爷!”刘富贵说着一伸手,从田朋后腰把铁棍子给他抽出来了。
  铁棍子有自来水管那么粗,刘富贵抓住两头用力一掰,铁棍子成了半圆,把半圆挂在田朋的脖子上再一用力,就变成一个粗大的项圈严丝合缝地套住了田朋的脖子。
  田朋身子一震,他感觉呼吸都困难,不由自主腿一软,直接给刘富贵跪下了:“刘大哥我服了,你饶了我。”
  女老板震惊得眼珠子差点没蹦出来,这青年神了,那么粗的铁棍子居然能一下子给掰成圆圈!

  “饶你那是不可能的。”刘富贵没事一样又回到柜台前,一边刮彩票一边说,“出来混总归是要还的,那五个打人的呢,你有没有办法把他们暴揍一顿?”
  “能,我能!”田朋坚定地说,“求你饶了我。”
  “不饶,不过我会根据你的表现决定对你惩罚的轻重,现在先叫人去村里给翻斗车补胎充气,然后找个能开翻斗的给我把沙子卸下,再去拉沙子。至于打人的那五个小子嘛,就弄到这里来,我还得亲自动手打一顿,不然不消气。”刘富贵说。
  “好好,好好!”田朋脑袋点得就像小鸡啄米,“我马上让人去办,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掏电话。”
  “我让你站起来了吗?”刘富贵慢条斯理地说。
  噗通!田朋立马跪下,跪着打电话安排人。
  刘富贵刮完彩票,把中奖的递给女老板:“你算算中了多少?”
  “你手气不错啊。”女老板说,“一共中了三百五十块钱。”

  刘富贵苦笑:“我花了六百,中了三百五,这还手气不错啊!”
  “要不然你再要一包,还是从这里边挑?”既然刘富贵不用急着逃跑,女老板又热情地推销起来。
  “算了,把那四百给我,中的奖也给我兑了,被跪着这混蛋给搅得没心情了,今天的刮奖到此为止,改天再来。”
  其实刘富贵心里那个沮丧就别提了。

  这倒不是因为一会儿的功夫赔进去二百五,而是因为刘富贵发现,自己根本就看不透彩票里面到底有没有奖。
  也许把这事想简单了,以为自己不管什么东西都能透视进去,连地底下都能透视得很深,不至于连薄薄的硬纸片都透视不了吧?
  想不到用心往刮奖区透视的时候,居然只看到白蒙蒙一片,到底涂层底下是什么图案,根本就看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
  “你说就这薄薄的一层涂层,用X光照照,把有奖的都拣出来不行?”刘富贵看似随意地跟女老板开玩笑。
  “什么光也看不透。”女老板摇头说,“别看涂层很薄,据说有19层化学物质呢,没有仪器能看透。”
  哦,是这么回事!

  这回刘富贵死心了,自己虽然是透视眼,但是也得分什么东西,对于彩票这一类防透视的涂层,自己就看不透。
  看来那几十万的缺口,还得另想办法。
  功夫不大,十几个小痞子吵吵嚷嚷地进了彩票店,小痞子们年龄都不大,二十左右岁,一个个歪头斜脑,染着黄毛的,带着个耳环子的,头发老长挡住半边脸的,一看就没个好东西。
  “朋哥——”走在前头的小痞子一看田朋居然跪在地上,惊叫起来。
  “你叫他们出去,到外边等着快点!”刘富贵皱皱眉,这群混蛋进来乌烟瘴气,感觉这个小店都要爆炸了。
  这些小痞子跟自己一样大,自己整天累死累活、起早贪黑地打理果园,这些混吃等死的家伙居然整天胡溜溜不干点正事,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到了外边,刘富贵问田朋:“上俺村打人的是谁?”
  田朋从人群中指了指:“就是他们五个。”
  里面一个黄毛感觉不大好,急忙指着刘富贵问道:“朋哥怎么回事,那孙子是谁?”
  田朋一瞪眼:“放屁,给他掌嘴!”

  一看朋哥动怒,赶紧上来几个小痞子架住黄毛,噼噼啪啪一通嘴巴,黄毛的嘴都给抽肿了,嘴角流出一缕血丝。
  “诶呀打成这样。”刘富贵皱皱眉深表同情,对田朋说,“你打开车门让黄毛锅锅上去歇歇。”
  田朋打开车门,几个小痞子把黄毛推到驾驶座上。
  “你们四个,拉开车门把他拖下来打一顿。”刘富贵指着还剩下的那四个打人者。
  “快点啊,麻了隔壁的!”田朋一看那四个人面面相觑不动弹,他又火了。
  四个人只好拉开车门,把黄毛拖下来暴揍一顿。
  “差不多了,可不能把人打残了。”刘富贵走上去撩起黄毛的体恤衫,给他擦擦脸上的血,“挨打滋味不好受吧,都是自己兄弟下手这么狠呢!现在轮着你了,待会儿狠打!”
  说完又指着一个打人者:“他打人累了,让他上车歇歇!”
  那个小痞子要是还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他就是傻子,拼命挣扎不上车,都哭了,一个劲儿哀求朋哥救他,还絮絮叨叨表明是为了朋哥卖命,是朋哥让去打人的啊!
  可是不管怎么哀求都没用,这个小痞子被弄到驾驶座上,然后一把撕下来,暴揍一顿。
  还剩下三个打人者,全部如法炮制,弄到车上再拖下来暴打一顿。
  刘富贵拿着手机全程录像,记录下这些小痞子恶有恶报的视频,拿去医院给建昌叔和司机看。
  “你挨打是因为有人想报复我,是我连累了你。”刘富贵对司机说,“你放心,医药费、误工费,车辆的损失全算我的,你在医院多养两天,干活的事别急,我给你找了个替班司机,工资我出。”

  司机当然感激不尽,说了很多客气话。
  因为建昌叔受伤,三天五天的也不能干活,刘富贵只好又雇了小驴他爹,小驴他爹叫刘建信,年龄稍大点,快六十了,但是身体相当好。
  在这温泉村,八、九十岁,过一百岁的老人很多,而且那些高寿老人身体都很好,绝大多数还能帮着家里人干活,六十岁的也只能算是中年人。
  把前边农家乐工地的事项跟建信叔交待好,刘富贵又跑到果园里边,忙活他的露天洗浴。
  他是这样想的,虽然农家乐最快也得两个月以后才能开业,但是露天洗浴可以先搞起来弄个试营业,象征性地收点费用,让上山来玩的城里人进来感受一下,不为了挣钱,就权当给自己的农家乐做宣传。
  所以山溪这里也变成了工地。
  为防止洗浴污染了溪水,需要在山溪旁边建设淋浴间、休息间等附属设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