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57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有露天洗浴也得投资……
  光是这些,把那八十万美元全部换出来也不够。
  另外刘富贵还想到,现在开始建设,等到开业总得两个月以后,那时候就已经是秋末,天气转凉,万物凋零,是农家乐的淡季,铺开这么大摊子,淡季开业,工人工资也未必能挣得出来。
  所以前期的经营不过是赔本赚吆喝,先积攒人气,这个又得是一笔花销,至少得留下一部分准备金坚持到明年春暖花开的旺季。
  算来算去,总是还有几十万的缺口。
  “买刮刮乐吧。”刘富贵说。
  其实一看刘富贵的打扮就知道是下边村子来的青年,这一类青年并不经常来镇上,没功夫今天买了彩票还得等开奖,基本都是买即开型的刮刮乐。

  卖彩票的女老板早有准备,把一个装有刮刮乐的盒子推过来:“你挑吧,买多少钱的?”
  “买多少好呢?”刘富贵捏着下巴沉思了一下。
  “五块的十块的,多大面值的都有。”女老板介绍说,“头一次买吧?要不你先买两张五块的试试手气?”
  “给我一包吧。”刘富贵听别人说如果有钱的话最好整包买,中奖概率大,“六百块钱一包是吧。”
  但他却不是因为中奖概率大才整包买,而是为了掩人耳目,如果自己直接从盒子里挑,看看哪个有奖拿哪个,手气太好的话让人发现自己会透视那不麻烦了!
  从兜里掏出一叠钱,数了数正好一千块,随手往柜台上一扔:“给你一千,剩下的四百我挑几张散的。”
  女老板笑得更迷人了,对刘富贵也越发热情,这个青年穿得不咋地,想不到却是个有钱的主儿,在她这里算是大客户了。

  女老板对刘富贵太热情,明显让坐在一边的田朋不舒服,他有点吃醋了,面色不善地问刘富贵:“小青年挺有钱啊,你是哪村的?”
  “温泉村。”刘富贵一边拆开彩票包一边老老实实回答。
  “你们村也不富裕吧!”田朋撇撇嘴,“四面环山,出入村子只有一条道,以前你们村叫葫芦峪,出入村子的山口叫葫芦口,你们村的人其实就是住在一个葫芦里,哈哈哈哈!”
  “住在葫芦里好啊,安全。”女老板好容易来了这么一个大客户,生怕惹得他不高兴,连忙恭维刘富贵。
  “也不安全。”刘富贵说,“今上午村里去了五个青年,把俺村里的人给打了——哎,门口那辆哈佛是谁的?据说打人的青年就是开着一辆没有牌子的哈佛去的,也是没挂牌子。”
  田朋冷哼一声:“没挂牌子的车多了去了,你怎么就知道这辆车就是打人那辆!”
  女老板一个劲儿冲刘富贵使眼色,意思是让刘富贵少说两句,因为门口那辆哈佛就是田朋的。
  而且她看出田朋嘴唇紧闭,眼露凶光,这是田朋要打人的惯有表情,眼前这小青年要是再说下去,怕是要挨打。
  想不到刘富贵居然看不出女老板使眼色,依然愣头愣脑地说:“我听人说打人那辆车的特征了,后腚上有块擦伤,门口那辆后腚上也是那样,明显就是那辆打人的车。”
  田朋一下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一看田朋站起来,女老板吓得脸色都变了。
  田朋狠狠瞪刘富贵一眼,出去了,然后见他拉开车门,跳了上去。
  “那是他的车啊?”刘富贵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是不是我给他认出来了,他怕我报警,要开车跑?”
  女老板数出四百块钱,连同那包彩票一同塞给刘富贵:“拿着快走,回家再刮,刮出奖来明天来领,他上车拿铁棍子去了!”

  “我又没惹他,他还能打我不成!”刘富贵毫不在意,仍然把四百块钱推给女老板,拿出彩票开始刮起来。
  刮了没几张,外面车门子“嘭”一声响,田朋又下来了。
  刘富贵往外瞥一眼,对女老板笑道:“他没拿铁棍子。”
  其实刘富贵注意透视了一下田朋,看到他后腰上cha着一根铁棍子,铁棍子不到一米长,下半截藏在裤子里,上半截露出来用体恤衫遮挡着。
  田朋走进来,眼露凶光盯着刘富贵:“你刚才说什么?”
  刘富贵没理他,而是朝门口笑了:“徐老板这么巧!”
  进来的正是镇上的包工头徐学江。

  徐学江跟孙熙诚等人一样,也算是镇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在镇上的建筑行业来说,数他干得好。
  吕大强让俩狗屎出面包下果园,然后在果园西边开农家乐,在他看来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所以他都已经跟徐学江预约好了要建农家乐,徐学江也给他预留出了工期。
  现在吕大强没弄成,刘富贵的农家乐却是要如期动工了,他通过孙熙诚找到徐学江,正好把吕大强预约的工期留给了刘富贵,现在在果园施工的就是徐学江手下一个小队伍。
  徐学江长得身材魁梧,一脸络腮胡子,为人比较正直豪爽,一看正在刮彩票的居然是刘富贵,不由得一愣:“小刘,你心好大,送沙子的车在路上趴了窝,工地上眼看就没沙子了,你还有闲心在这里买彩票。”
  “不买彩票拿什么付你工钱!”刘富贵笑着说,“你这不是也有闲心。”
  “我没闲心。”徐学江说,“两个电工旷工,电话也打不通,我来看看是不是在这里买彩票,没在这里我还得去别处找找。”
  往外走了两步又回来了,小声对刘富贵说:“刚才我去村里的工地看了看,正好碰上吕大强,他见我给你干很不满意,让我偷工减料,把农家乐给你盖成危房。他没把果园承包下来肯定恨你,你对他小心点。”
  徐学江是镇上的大老板,跟孙熙诚他们都是好朋友,跟吕大强这个村长不过是认识而已,没有什么很深的交情,刘富贵跟孙熙诚是好朋友,徐学江肯定会坚定地站在刘富贵这一边。
  而且徐学江爱憎分明,一开始对于吕大强祸害村里一个小孤儿就很不齿,要不然也不会在喝酒的时候跟孙熙诚等人当事说。
  刘富贵笑笑:“果园他没弄到手当然不甘心,我会注意。”
  徐学江点点头,正要往外走,旁边的田朋一把拉住他:“徐老板,跟你说话这青年是谁?”
  刚刚田朋上车拿铁棍子的时候接到一个电话,说崔应军被抓了,超市也关了门,那个叫刘富贵的找上门去,一个人打十几个,肯定是为了上午打司机那事,让他小心点。
  所以田朋更恨店里那个青年,这小子认定自己这车就是打人车辆,要是回去跟那个刘富贵说了,那不麻烦了?
  所以他必须要教训这青年一顿,让他知道乱说话的下场。
  可是徐学江跟眼前这青年的对话,让田朋怎么感觉他们描绘的场景这么熟悉?
  难道这青年跟刘富贵有关系?
  徐学江看一眼刘富贵:“他是温泉村的,一个朋友。”
  “我是问你他叫什么?”
  “他叫刘富贵,怎么了?”徐学江问。
  怎么了?田朋吓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