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的真相》
第51节

作者: 玉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传奇岂是那么好当的?
  龙组的S级任务,又岂是那么好完成的?
  龙血是自龙组成立至今,唯一一个成功完成整整百次S级任务,并活到了现在的传奇。
  一百次S级任务,几乎次次带伤。
  更何况,在以一个纨绔大少的身份加入龙组时,张明远在完全实战化的训练中便已无数次受伤,因此,他身上,又何止前胸和后背布满了伤痕,除了头部以外,全身上下,几乎无处不伤。
  望着纵横加错的伤疤,穆舞蝶不由得感到了一阵心痛。

  这个男人,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他又曾受到过何等残酷的折磨?
  悄然中,一种类似于母性,却又不完全是母性的怜爱之情,油然而生,让穆舞蝶忍不住悄无声息的走向了张明远,缓缓伸出了葱白玉手,想轻轻抚摸一下那些让人心痛的伤疤。
  但就在穆舞蝶的玉手离张明远还有半尺距离时,他却猛然坐起了身,尚未睁开双眼,双手便已如闪电般袭出,左手准准抓住了穆舞蝶伸出的手腕,右手则无比准确的掐住了穆舞蝶那洁白的玉脖。
  恐怖的本能完全爆发,此时的张明远,凶猛而致命。
  “啊。”
  张明远的突然袭击,让穆舞蝶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慌的尖叫,也让他瞬间转醒。
  “你……”望着满脸痛苦之色的穆舞蝶,张明远赶紧松开了双手。
  可柔弱的穆舞蝶,又岂能抵挡得住龙组传奇的突然一击?身形已被张明远拉扯得完全失衡的她,瞬间倒在了张明远的怀中。
  佳人入怀,一片柔软;
  满脸惊慌,惹人怜惜。
  从未感受过的男性炽热体温,让穆舞蝶的脑海瞬间陷入了空白,但却又在摔倒的本能反应中,顺手抓住了张明远的肩膀。

  意想不到的摔倒,摔出了意想不到的造型。
  远远看去,穆舞蝶仿佛挂在男朋友的肩膀上撒娇的小女人,而张明远顺势伸出的右手,则搂在了穆舞蝶的腰间。
  柔软细腰,不足盈盈一提。
  男性炽热的温暖的呼吸,扑面而来,洒在穆舞蝶的脸颊上,带来阵阵酥痒之感,让她变得更加慌乱,也让她更是紧紧抓住了张明远的肩膀。

  这种诡异的姿势,足足持续了将近一分钟。
  穆舞蝶终于不再那么慌乱了,也终于肯松开张明远的肩膀,但让张明远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正准备扶起这个女人时,这个女人却猛然伸出了双手,紧紧搂住了他的腰。
  鬼使神差的冲动,让穆舞蝶紧张得颤抖起来。
  双臂如此颤抖不息,而那因为过于紧张而绷紧的娇躯,更是颤抖得极为明显,连肉眼都能看到,而因为无法抑制的紧张,她不仅紧紧缠住了张明远的腰部,指甲更是都已陷入了张明远的肉中。
  这……
  一时间,张明远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虽然这次拥抱,只是一时冲动,但不用想也知道,这次冲动,却已经耗尽了这个女人的所有的勇气。

  若在这个时候强行推开她,不仅会伤害到这个柔弱安静的女人,难说还会给这个女人留下难以磨灭的心理阴影。
  在决定做“得道高僧”,安安静静的突破到纯阳神功第五重之前,张明远其实也是一个花间浪子。
  每到一处,都会流---精,但纵使他已阅女无数,可却从未见过穆舞蝶这种安静得近乎“奇葩”的女人。
  幽兰出于深谷,不染半分尘埃,让人着实不忍心伤害。
  感受着穆舞蝶那颤抖的玉臂,看着她那颤动不止娇躯,张明远的心,也悄然变得柔软起来,也顾不了后续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了,在无声的叹息中,将这个让人实在无法狠心伤害的女人,紧紧抱在了怀中。

  虽然张明远明知他的一时心软,会让事情更加偏离他期望的方向,但奈何,他却真的狠不下心来伤害这个女人。
  那不该有的柔软,终极还是发生了。
  而这次心软,又会让事情演变成什么样子呢?答案还在风中飘荡。
  可望着紧张到了极致的穆舞蝶,张明远却又只能在满脸的怜惜中,安安静静的抱着这个女人,不言不语,一动不动。
  对其他女人来说,一个拥抱根本算不了什么,但对穆舞蝶来说,一个拥抱,却代表着一条无法回头的单行线。
  对其他女人来说,一拥只是一瞬,而对于穆舞蝶来说,一拥却是万年。
  就这么静静的拥抱着,与暧昧无关,更与性无关,直到良久。
  久到穆舞蝶渐渐放松下来,久到她在安静的拥抱中,陷入了香甜的睡眠。
  从始至终,谁也没有开口,也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
  望着手臂松弛下来,娇躯也已完全放松,在均匀的呼吸中,沉沉睡去的穆舞蝶,张明远也算是醉了。
  这个女人……
  一时间,张明远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是该说她太过单纯好呢?

  还是该说她太过相信自己的人品呢?
  古有柳下惠坐怀不乱,今有张明远拥美如僧。
  暧昧的刺激,确实能提升纯阳神功,可怀抱着这个对他毫不设防的女人,张明远却没有半点邪念,更没有偷偷占点便宜,刺激纯阳神功的想法,仿佛他怀抱的不是一个极品美女,而是一个单纯得透明的未成年孩童一般。
  穆舞蝶彻彻底底的放松,也让张明远也渐渐陷入了倦怠,最后,居然就这么静静的抱着这个女人,陷入了香甜的睡眠。
  这一觉睡的十分深沉。
  夜半时分,穆舞蝶终于悠悠转醒过来,感受着张明远的体温,她娇躯不由得又是一紧,但因为张明远那可怕的本能反应,她却不敢挪到分毫。
  只要她微微一动,张明远便会骤然转醒,这种宁静的美好,便会就此离她而去。
  穆舞蝶缓缓睁开了双眼,出神的凝望着张明远那伤痕交错的前胸,暗暗猜测起了这个男人曾经经历的一切,浮上了一抹心痛,但很快,她却又在目光迷离中悄然闭上了双眸,在张明远的怀中沉沉睡了过去。
  闹钟骤然响起,惊醒了穆舞蝶,也惊醒了张明远,又让穆舞蝶不受控制的微微慌乱了一下,但这次,她却很快便恢复了平静,在俏脸微红中伸出了玉手,轻轻抚摸起了那些纵横交错的疤痕,满脸怜爱道,“还痛吗?”
  张明远微微一笑,无比温柔道,“早就好了,怎么会痛呢?”
  “你……”穆舞蝶本想问问张明远,这些伤疤到底从何而来,但却没有说出口。

  不是因为不敢,而是她突然觉得,不该去揭开这些伤疤,因为这其中,一定隐藏着让人心痛的过往。
  “你想问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对吧?”
  感受着从穆舞蝶的手掌上传出的温度,感受着她那发自内心的关切之情,张明远又温柔的笑了笑道,“事关机密,不能细说,我只能告诉你,在回到燕京之前,我曾是一名国家秘密机构的工作人员,这些伤疤,大多数都是去国外执行任务时留下的,还有一部分则是实战性训练的杰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