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杀的真相》
第50节

作者: 玉龙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家孱弱,王家强势,两家之争,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再加上,张家又还失去了张宇峰和张青山这两尊大佛,而张宇豪和张宇放这两大宇峰元老,更是加入了王家阵容,仅剩着一个连孔杰都敢正面顶撞的纨绔子弟。
  如此困境之下,这种纨绔当家,张家不倒,天理难容。
  在这种情况下,王致清又怎么会去炸毁自家产业呢?
  只是所有人都太低估了王致清对权力的渴望,以及由此引发的疯狂。

  为了建立功勋,成为下代家主之位,别说是炸了时代卖场,就算要他炸了自家的辉煌大厦,他也敢在放手一搏。
  这场博弈,张明远收获颇丰。
  虽然时代卖场得停业几个月,但没多久,一栋全新的大楼便会拔地而起,正好省去张明远也在着手准备的新建工程,毕竟,作为张家的象征,时代卖场确实老旧了一些。
  除此外,王致清还赔偿了三亿五千万,这足够他将时代卖场装修成一个高大上的全新顶级卖场。

  但和这三亿五千万比起来,他花一亿五千万买来的非凡保安公司,就更是大赚特赚了。
  非凡保安公司的业务范围,遍布了整个燕京,掌握着庞大的信息量,落在张明远手中,这家保安公司必将变成他手中的利器之一。
  至于起诉张宇放,则无非是想顺手挑拨一下王致清和王致明一脉的关系,只可惜,王致明一脉的力量实在太过弱小了一些,很难给王致清造成多大伤害。
  心情舒畅的张明远,忍不住想要去找清雪,给那个妖孽一个放肆“报复”的机会,但为了大局,他还是强行压下了冲动,因为清雪是他手中的秘密武器,现在还不是暴露他们关系的时候。
  车身已完全变形的奔驰,终于出现在了张家庭院内,但推开客厅大门,入眼而来却是正在安静绣花的穆舞蝶。
  这都什么年代了?
  望着仿佛穿越了时空,正如江南秀女般的穆舞蝶,张明远严重怀疑起这个女人到底还是不是个现代人了。
  在华国古代,女红乃女人贤惠的标识之一,但在现代,曾名动天下的手工刺绣,却已变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
  张明远就不明白了,像穆舞蝶这样超级学霸,不是应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吗?她怎么能有时间来玩这些呢?
  在张明远好奇的注视下,穆舞蝶那葱白的纤纤十指,当真是灵动异常,飞针走线中,散发出古老的韵味和穿越了时空的美感。
  穆舞蝶一直都没抬头,直到张明远坐到了她对面的沙发上,她方才放下了针线,但在看到张明远的那一刻,她却便忍不住浮上了满脸的关切之色,“你怎么了?”
  血迹!
  随着穆舞蝶的目光,张明远又忍不住感到了些许的无奈。
  因为清雪那妖孽的癫狂“报复”,他可没少流鼻血,此刻,他的白衬衣上,已是血迹斑斑。
  “没事,出了点小车祸。”

  “车祸?”穆舞蝶大吃了一惊,满脸紧张道,“不要紧吧?”
  “没事,刮蹭了一下而已。”
  “去医院检查过了吗?”
  “你忘了,我会气功呀。”

  张明远之言,让穆舞蝶不由得大大的送了口气,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张明远给她治疗髌骨骨裂的画面,又让她的俏脸变成了熟透的苹果,散发出触目惊心的美感。
  这种美,是一种与清雪完全不同的美。
  清雪的美,是奔腾不息的大河,是一种热辣的动态之美,而眼前这个女人的美,却是山中清潭,是一种宁静透彻之美。
  张明远忍不住细细对比起了这两种风格完全不同的美。
  张明远肆无忌惮的盯视,让穆舞蝶变得更加紧张,但片刻后,她却又缓缓抬起头来,用比蚊吟还要微弱的声音,无比紧张道,“把衣服换下来吧,趁早洗洗,不会留下血渍。”
  这又是什么节奏?甘当家庭主妇的意思吗?
  穆舞蝶之言,让张明远再生几许无奈。
  碧水清潭,不同于波澜壮阔的大海,它的世界本就不大,只会在某个角落中,安安静静的绽放着惊人之美,静待有缘人。
  这种女人,能为了她所爱的男人,做隐藏在大山深处的清潭,也能做淹没在深谷中的幽兰。

  不争不抢,不图名和利。
  这种女人,不该被伤害;
  这种女人,也经不起伤害。
  望着无比羞涩,但双眸中却有着丝丝倔强之色的穆舞蝶,张明远也没多说什么,在无声的叹息中换下了带血的衬衣,交给了穆舞蝶。
  穆舞蝶不是清雪,不敢放肆的撕掉张明远的衣服,细细检查他的身体,确定他到底伤到了哪,但心细如尘的穆舞蝶,却细细检查张明远的衬衣。
  可当她将衬衣拿到眼前时,却闻到了一股明显不属于张明远的味道。
  海洋香型香水味。
  穆舞蝶顿时僵在了原地,眼中悄然弥漫上了一抹淡淡的水汽,但片刻后,她却又在满脸决然中打开了洗衣机。
  洗衣机转动的声音平淡而又枯燥,可穆舞蝶却在这种声音中安静如水,陷入了沉思。

  半晌后,她终于缓缓回过神来,用葱白的玉指,沾着清水,在洗手台前的镜子上,留下了一行娟秀的字迹。
  我的爱,与她何干?
  聊聊数字,将穆舞蝶的性格特征显露无虞。
  你爱不爱我?那是你的事;
  你爱不爱她?也是你的事;
  我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爱着你,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片刻后,水汽蒸发一空,那行娟秀的字迹,也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仿如安安静静的穆舞蝶,不哭不闹,不嚷不叫,我就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就这么安安静静的爱着你。
  张明远并不知道,穆舞蝶在他的衬衣上闻到了清雪留下香水味,因为这里是家,是放松的地方,不是龙组战场,不需要那么小心翼翼的销毁一切痕迹。
  再次看到穆舞蝶时,她已洗好了衬衣,又安安静静的坐在张明远的对面,安安静静的飞针走线,绣着尚未完成的鸳鸯戏水图。
  这个女人,总能给人一种家的宁静和温馨,哪怕在暗地里,她已受了委屈。
  虽然张明远不打算接受她的爱,可却十分享受这种难得宁静和温馨,也放下了一切防御,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安详的看起了电视。
  从离开龙组地下驻地,到惊闻张家巨变,再到回到燕京,在近半个月的时间内,张明远的神经,一直都处在紧绷状态,因此,随着穆舞蝶带给的他全身心的放松,一股倦怠之意,很快便悄然弥散开来。
  没多久,张明远居然有些迷瞪了起来。
  而因为穆舞蝶带来的彻彻底底的放松,张明远也懒得顾及什么,干脆直接脱掉了衬衣,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张明远睡了,穆舞蝶也终于敢扭过头去,偷偷打量起了这个蛮横闯进她心房的男人。
  目光所至,伤痕累累。

  穆舞蝶从来没想到过,一个人的身上,居然能有如此多的伤疤。
  刀伤、枪伤、弹片伤、打击伤、撞击伤,等等,各种各样的伤势,留下了各种各样的疤痕,侧身而卧的张明远的前胸和后背,简直就是一个伤疤展示平台,只有你想不到的伤,没有你看不到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