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86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好比把一句话打乱变成了读不通的句子一样,只要将这些句子重新组合起来就能看懂了。

  我把这意思跟李水一说,李水示意我马上开始组合。
  我马上在地上开始组合,花了将近个把小时才把所有局组合的合理了,李水看了看重新组合出来的《疑龙经》说:“有些局多了一样手法,像是画蛇添足,但有些局又少做了一些什么。还不行,还要组合看看,这次我来。”
  李水又开始组合,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了。等这次组合出来一看,李水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这次应该没错了,在通读一遍。”
  我接过通读了一遍,因为我已经把《撼龙经》里的内容全都背下来了。所以《撼龙经》被盗对我来说并没有影响,读着读着我忽然豁然开朗了,因为这本《疑龙经》里的每一个风水局几乎都是在呼应《撼龙经》的,将彼此呼应的两个局组合在一起。就出现了重叠的部分,而这重叠部分应该就是核心了!

  只是这些重叠的部分我不太理解,比如什么天心移位、气审左右、左辅天关……,这些词语放在一句话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也不起眼,单独拿出来又不好理解。
  我把想到的告诉了李水,李水想了下突然恍然大悟道:“明白了,这些词语就是破解武则天墓里的机关的口诀!”
  “可这有没什么意义啊,只不过是普通的风水术语。”我说。
  “这个不难理解啊,要看到武则天墓里的机关,在配上口诀才会明白,就好像你要看到什么样的锁,才知道要用拿把钥匙啊,锁芯是十字的,你就得拿十字的钥匙去开,赶紧把这些口诀全都提炼出来。”李水说。
  按照李水的吩咐我又是弄了半天,提取的口诀一看,足足有上百条,这让我咽了口唾沫,这也就是说武则天墓里的机关多达百种,这也太恐怖了,而最让我震惊的是杨太公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李水回头凝望着那个盗洞,沉声道:“这也就是说杨太公是进过武则天墓的,也知道里面是什么秘密!”
  李水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杨太公有可能是千年以来第一个进入武则天墓的,他是从哪进去的?难道有密道?又或者说他出来后又给封了?武则天墓里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让杨太公布下了一个千年局,甚至不惜用后人的身躯都要借尸还阳去阻止?

  我正在想问题的时候猛的发现刘旺才像个幽灵一样站在了我们后面,吓了我一跳,问:“你干什么呢?”
  刘旺才神情萎靡不吭声,我还以为他还沉浸在小僵尸的离世当中,本想安慰他两句。哪知他开口就说:“没干什么,咱们什么时候去找黄巢宝藏啊。”
  他的情绪来的快也走的快,还确实是他的风格,我这才松了口气。
  李水说:“你把口诀背熟。把《疑龙经》给烧了一了百了,省得又招来袁氏的追杀,如果没有疑龙经,他们手上的《撼龙经》不过是一本寻龙脉的风水书罢了。他们的目的不在此。”
  我马上熟记口诀,我的记忆力很好,一本《撼龙经》都能背下来,这百句口诀不到十分钟就给背熟了,烧了《疑龙经》和口诀纸条后,所有的一切都在我脑子里了,那本《撼龙经》对我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天际上泛起了鱼肚白,天都快亮了。
  李水想了想说:“咱们先不去找黄巢的宝藏。”
  刘旺才诧异道:“水哥。为什么啊?”
  我知道李水的意图了说:“封禁鬼谷到底是个什么情况还不清楚,贸贸然进去很危险。”
  李水补充道:“没错,要不然那个柳先生不可能把封禁鬼谷排在最后一个搜寻的地方,况且封禁鬼谷在封禁山的背面,你别看就在山头的那一边,但走过去也得花点时间,这山林里瘴气这么大,吸入过多很容易造成恶疾。虽然我把虫毒都逼出去了,但还是受了内伤,需要出山找个舒适的地方彻底调理调理,否则拖着病躯很难应对突发状况。”
  “找个宝藏能有多大风险?”刘旺才撅着嘴不高兴道。
  “那我问你。你把钱放在银行卡里设不设密码?”李水问。
  “肯定设啊,不然钱被盗了怎么……。”刘旺才话没说完就反应过来了,说:“你是说黄巢把自己的宝藏藏在山里,肯定也设置了机关作为密码。”
  “肯定的啊,不然珍宝被偷了岂不是白忙活一场了。”我说。

  刘旺才垂下了头去,叹气道:“那好吧,咱们就先出山吧,水哥。那你准备去哪?”
  李水想了想说:“去找那个戴眼镜的丁老师,我觉得这个丁老师应该知道不少事情,他跑的时候把东西都拉下了,你们埋柳先生的时候我已经翻到这个了。”
  李水说着掏出了一个残破的笔记本。笔记本上都是备课记录,扉页上还有“西山小学”的字样。
  “西山村就在封禁山的西面,咱们从这边过去没多远。”李水说。
  我表示了同意,刘旺才似乎有些犹豫,问:“那我们的车怎么办,丢在那里不管了吗?”
  李水想了想说:“说的也是先回去吧,开车去西山村也没多远。”
  于是我们三人开始返回,白天的时候也没那么警觉了,脚下的荆棘和危险都能看的到,路就好走多了,临近中午的时候我们就出了山。
  只是当我们找到车的时候发现车边多了一个人,这人靠在车上凝望着大山,似乎在打量什么,当他回过头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是谁,郭高岭!
  郭高岭怎么找到了这里,他又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李水若有所思道:“这车不是你们的吧?”
  刘旺才点点头,李水皱眉说:“那难怪了,估计这车里装了GPS定位系统和窃听器,你们在哪、在车里说了些什么,对方全都知道,能找到这来就不奇怪了。”
  我心头一颤,我和刘旺才在车里几乎什么都聊过,《撼龙经》、《疑龙经》,袁氏集团、李氏一族,乃至武则天墓都聊过!金老大岂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真是太阴险了,也怪我们自己没有戒心。
  刘旺才非常恼火,骂道:“那我们岂不是没有秘密可言了?卧槽踏马的。金老大也太卑鄙了,难怪这么好心给我们辆车了,原来是为了监视我们,艹,我要找老郭理论!”
  刘旺才一脸不爽的卷起了袖子。
  李水阻止了他说:“事情已经发生了,你找他理论有什么用?先看看对方是什么态度,表现的自然点,就当不知道。”

  刘旺才气呼呼的瞪着郭高岭。最终收了脾气。
  本来以为替金老大办完这件事不会跟他扯上关系了,没想到却节外生枝,金老大是个为了利益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人,让他知道了武则天墓。他肯定有想法了。
  郭高岭此次前来肯定是受了金老大的指使,也不知道金老大到底让他来转达什么信息,我心里七上八下惴惴不安。
  郭高岭扬着笑脸迎了过来。
  日期:2017-09-13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