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3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家身体有病,当然不能勉强,曹书记吩咐秘书下去,就靠在椅子上想。
  凭着自己和县长的人脉关系,要想把这事情完善,恐怕有些难度。要命的是,当初一时头脑发热,跟上面立了军令状。
  而且县长也四处吹嘘,要实现这个裤带经济。
  如果是胖子,你挨紧裤带还能撑几天。清平县本来就是瘦子,骨瘦如柴,这裤带怎么勒?

  曹书记当然以大局为重,他抓起电话,打给县长,“你过来一趟。”
  马上就要过年了,很多事情要做。
  县长接到电话,只好赶过来。
  曹书记说,“顾秋同志回来了,我叫秘书去看了一眼,他可能身体不适,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看?”
  县长一听,心里有些纠结,自己堂堂一个一把手,干嘛要去看他?他没有说话,因为这段时间,大家都看得出来,顾秋这小子很犟,跟自己作对。
  自来水收费的问题不说,平时他在工作中,有什么观点和意见,也是硬邦邦,不给自己面子。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他不会说自己心眼小,顾秋才这样对他的。他只想到自己是上级,顾秋是下级,你必须无条件服丛。
  更有一种心理,就是害怕顾秋。
  他对顾秋的提防,人人皆知,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装不知道罢了。

  曹书记发话了,“都是一个班子里的同志,你这个做老大的,除了要约束下面的同志,也要适当的给他们一些空间。”这句话,是暗指县长太专权,什么事都抓在自己手里。
  县长说,“他这个同志能力有,但是心高气傲,是匹野马。”
  曹书记笑了,“你身为一个领导,是不是应该充当驯马人?把这匹野马驯好了,那可是清平之福。”曹书记看着他,“上次的事情明摆的,人家的政绩摆在那里,我们不得不承认他的能力。对吧!”
  顾秋的确有功啊,但是在大大小小会议上,县长绝口不提,甚至在领导视察的时候,他还故意把顾秋支开。这种小把戏手段,难入法眼啊!
  县长呢,知道曹书记想说什么,他心里明白得象镜子一样的。但是要让他给顾秋一个好脸色,他还真一时转变不过来。

  县长说,“做人,最重要的是态度,态度不好,能力再好,也值得考虑。”
  曹书记见他不开窍,心道,态度问题,那是两个人的事。他在心里叹了口气,“好吧!那晚上我自己去看看。政府那边的事,你多多把关。”
  县长走到门口,似乎有话要说,却又吞吞吐吐的,曹书记也没管他,自己忙自己的去了。
  刚要吃晚饭,外面响起一阵汽车喇叭声,顾秋说,“你去看看谁来了?”
  从彤道:“又不一定是找你的。”
  顾秋道:“有可能是曹书记。”
  从彤才不信,曹书记会来这里?他怎么可能亲自来看你?
  话还没说完,外面就有人敲门了。
  “顾县长,曹书记来了。”这是曹书记秘书的声音,下午他就来过了,顾秋看了从彤一眼,从彤撇撇嘴,打开门。
  曹书记果然站在门口,从彤立刻喊,“请进,快请进。”
  这是曹书记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看着顾秋这宿室,除了新装的空调外,多了冰箱和纯平的大彩电。
  曹书记笑了起来,“家里还不错嘛,都用上空调了。”

  顾秋说,“老婆不习惯,就装了个空调。”
  其实楼上副书记也装了空调,曹书记坐下来,“你们这些大城市的人,呆在这个山沟沟里还习惯吗?”
  顾秋道:“我又不是第一次来。在这里都快过去一年了。”
  曹书记说,“你这是在批评我啊,说我不关心班子里的同事,都一年了,也没过来看看。”
  从彤在旁边说,“他不是这个意思啦,曹书记你误会了。”
  曹书记说,“你不要帮他解释,他这小子就是这德性,什么话都敢说,不光是私人场合,就是大会上,该放炮他照样放。”
  顾秋笑,“曹书记今天过来体恤民情了?”
  曹书记道:“我早就想过来看看,不过清平县的条件的确艰苦了点,各方面的设施跟不上,大家要克服。将来等我们条件好了,也建几栋大房子,每个同志分一套,让他们真正过上城里人的日子。”
  现在的清平县,不要说顾秋这样的副处级干部,就算是曹书记这个一把手,也是住平房,只不过房间是单独的小院。
  顾秋说,“这个梦想好遥远,清平县要过上这种日子,恐怕不是三五年的事情了。”
  曹书记说,“你们要有信心嘛,我这个半老头子都不怕,你们担心什么?”
  从彤在旁边说,“曹书记一点都不老,年轻着呢!”
  曹书记笑着说,“小从真会说话。”
  秘书在旁边站着,恭恭敬敬的。
  顾秋呢,自然知道他的来意,他不提,顾秋也是吱声。
  曹书记当然不能进来就问,当领导的,最讲究个循序渐进,他有什么话,也是慢慢的,绕着圈子来。曹书记问顾秋,“你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了?还能撑得住吗?医院的结果出来没有?”
  顾秋说,“还行,这种问题,除非手术,否则总是有些麻烦。”从彤看到顾秋说话的时候,眼睛望了眼自己,她马上接过话题,“医生说,不能太劳累,要多注意休息,也要经常出去走走,别看东西专注太久了。在生活上注意保养和调节,慢慢会好起来的。”
  曹书记点点头,从彤道:“医生建议保守治疗,所以恐怕要些时间。再说他现在在服中药,情况大有好转。”

  “那就好,那就好。”曹书记对着顾秋道:“你可是我们班子里的栋梁,重要骨干,很多工作离不开你啊!”
  顾秋笑了起来,“曹书记言重了,清平班子里藏龙卧虎,人才济济,我资历浅薄,经验不足,又年轻气盛,哪算得上什么骨干。说不定在别人眼里,就是一个瘤子。”
  这个比喻,倒是十分恰当,有人就是当他是一个瘤子。而刚才这几句话,说什么资历浅薄,经验不足,年轻气盛的话,正是某人说的。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你说了这样的话,自然就会传到别人的耳朵里。
  曹书记当然也听说了,不由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顾秋所谓的人才济济,实际上是一种讽刺。上次袁副县长被查,居然查出高达几千万的身份,这不是一种讽刺吗?
  一个贫困县的干部,居然身价千万,他这些钱哪里来的?顾秋可以说,今天是他姓袁的栽了,如果他没栽,他还是有些人眼里的一个好官,一个好干部。
  但是在这些没有栽的干部中,就没有第二个,第三个袁副县长了吗?恐怕不见得吧?
  没有人敢跟顾秋打这个赌,只是有些人很紧张,生怕上面把这个洞越扯越大,以至他们惹火烧身。

  曹书记说,“今天县长本来是要跟我一起来的,但是他临时有事,来不成了。”
  顾秋当然知道,这是一句假话,一句撑面子的话。以县长的性子,他才不会过来看自己。
  一个面对错误,缺点不敢承认,那这个人也不会有太大的发展。肚量太小的人,注定没有大成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