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3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裕松居然负债三十万,据顾秋的经验,三十万至少有三分之二是利息,这是道上的规矩。

  他们是按天计息的,而且利滚利,这种非法的高利贷行当,虽然为法律所禁止,却还是在社会是大量衍生。
  一些不务正业的人,往往通过这些手段敛财。
  黄娟急得喊了起来,“放屁,我哥就欠了你们五万块钱而已。哪来的三十万?”
  旁边的小胡子哼了声,拿出一张借条,“白纸黑字,岂容你抵赖。就算是告到公丨安丨局,也是这个钱。”

  为首的凶相男子斜眼看着黄裕松,“给你三条路,要么你找朋友借钱还账,要么拿你妹妹抵债,到夜总会去坐三年。要么你自己跳楼。”
  他看着顾秋,言下之意,要顾秋借钱给他。
  黄裕松的目光落在顾秋身上,分外恼火,顾秋没有去搭理黄裕松,看着这些人如此穷凶极恶,就在心里焦急。
  他MD丨警丨察还不来,搞飞机啊!
  看来只能想办法把他们这个头目摆平再说,俗话说,蛇无头不行,只要我制服了他,其他人就不在话下了。
  “你过来,我跟你商量一下!”

  顾秋正要生个计策,把那凶相男子骗过来,然后出期不意将他制服,必退这些混混。
  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警车呜啦呜啦的响头,朝这边开过来了。
  “不好,丨警丨察来了!快跑!”
  有人喊了一句,为首的男子狠狠的瞪了顾秋一眼,“算你狠!”说完,拨腿就跑。
  想跑?
  顾秋飞起一脚,踢起地上一根棍子,棍子嗖地飞了出去。不偏不倚,从凶相男子两只脚之间穿过去。
  对方防不胜防,两腿交错,被飞穿过来的棍子绊倒,啊哟一声摔倒在地上,手里的水管飞了出去,弹开了七八米远。
  警车来了,五六名穿制服的警员跳下车,边追边喊,“不许动!站住!”
  可这些人跑得比兔子还快,两名丨警丨察冲上去,按住刚刚摔倒地凶相男子,用铐铐起来。
  其余的人居然一眨眼就跑得不见人影了,顾秋看着坐在地上的黄裕松,头发老长,而且乱得象个鸡窝一样。

  本来弯弯曲曲的鼻梁,脏兮兮的,看起来更加丑陋不堪。再加上他这脸色,难看得要死。
  顾秋打量他的时候,他正瞪着顾秋,哼了声,“少他MD装好人。”
  顾秋才懒得装好人,要不是看到黄娟,他本来是不出来的。丨警丨察走过来,看到地上的黄裕松,“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黄娟说,“谢谢了,我们自己去。”
  丨警丨察说,“那你们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
  就在这个时候,黄裕松说了句,“他是主谋。这些人都是他叫来的。”
  丨警丨察的目光望过来,“跟我们走一趟。”

  顾秋说,“别听他瞎扯,要不是我,他敢被人打死了。”
  另一名丨警丨察看站顾秋,“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要下死手?走吧,走吧!别哆嗦了。”
  两名丨警丨察就要来带他,顾秋道:“你们有点常识好不好?是我报的警。”
  黄娟说,“丨警丨察同志,真不是他,我哥哥糊涂了。”

  队长很生气,“走吧,不管是不是他,带回来去再说。”
  黄裕松一口咬定,就是顾秋叫人打了他。
  顾秋很无奈,看到警方一定要将自己带走,顾秋就说了句,“那我给你们厅长打个电话,让他来证实一下我的身份。”
  本来很不痛快的队长,听说顾秋要给厅长打电话,心里一凛,这小子究竟是什么人?
  顾秋给杜省长的秘书打了个电话,说这些丨警丨察实在是蛮不讲理,态度恶劣,你叫了他们厅长给我打个电话看看?
  这点小问题,还是难不倒杜省长的秘书。
  他没找厅长,直接给市公丨安丨局局长打电话,不到二分钟,局长的电话马上就打过来了,“小顾,什么情况?”
  顾秋说,“我也搞不清是什么情况了,刚才在路边看到有人打架,我报了警,他们这些丨警丨察居然要把我带回去,说是我指使一些下三滥的人行凶。”
  局长说,“你把电话让他们听听,我有事情过不来。”
  旁边的几名丨警丨察早听到了顾秋的对话,顾秋把电话一递,“你们局长要跟你们说话。”
  这些人竟然都不敢接,顾秋看着那名队长,“你不接的话,我就报你的编号了。”
  队长还是有点怕,但他不得不接了这个电话。
  也不知道局长说什么,队长连应了几句,“是,是,是!好的!”挂了电话,他就把手机递过来,“对不起,误会,误会。”
  说着又掏出包烟,给顾秋敬烟,顾秋把手一挡,“我不抽烟。你们局长怎么说?”
  队长道:“没事了,没事了,你随时可以走。”
  黄裕松骂了一句,“狗仗人势,哼!”
  顾秋看着他,叹了口气,算了,不跟你计较,没意思。
  就要他准备转身离开,黄裕松就捂着脖子倒在地上抽搐起来。
  黄娟一阵大喊,“哥,哥——哥——”

  黄裕松哪听得见,只见他擦着自己的脖子,头冒冷汗,浑身哆哆嗦嗦。
  旁边有经验的丨警丨察见了,“不好,他毒瘾犯了。”
  几个人扑上去,抓住黄裕松,队长大喊,“送戒毒所!”
  黄娟在那里哭,“不要,不要!不要把他送戒毒所,他自己能戒的!”
  顾秋见状,又折回来,“别哭了,这样对他来说,未免不是件好事。”
  黄娟看了顾秋一眼,咬着牙,泪水滑落。
  队长跟顾秋道了个歉,“对不起,这位兄弟,今天不好意思,误会了。”
  顾秋说,“算了,算了,你们快去忙吧!”
  队长说,“下次有机会,一起出来喝个酒,交个朋友。”

  顾秋笑笑,“好的,你先去忙吧·有的是机会。”
  看着警车呼啸而去,顾秋和黄娟站在那里。
  顾秋问,“你住哪?我送你!”
  黄娟没有说话,只是哭。

  顾秋看到她那瘦弱的模样,想起她对杜小马的一往情深,又有些同情。黄娟抹着泪水,“你走吧,我不要你管!”
  顾秋知道,他们兄弟应该恨自己才对。尤其是黄裕松,落到今天这地步,估计恨死自己了。
  顾秋坚持道:“我送你吧!”
  黄娟没说话,举步离开。

  顾秋站在那里,望着她瘦弱的身子,越行越远,慢慢地,慢慢地,消失在城市的夜空下。
  顾秋站了好一会,拿了支烟出来点上。
  吴承耀打电话过来,“搞什么飞机?还没到吗?”
  顾秋吸了口烟,“来了!”
  回到车上,他眼前一直晃着黄娟那寂寥的身影。那么单薄,那么瘦弱。冬天的省城,风很大,呼啦啦的响。
  黄娟走在晚风中,任晚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来到一棵树下,她捂着脸哭了起来。
  顾秋与吴承耀见了面,吴承耀坐在茶楼里,嚼着槟榔,听顾秋说刚才的事,他惊讶的问,“黄裕松吸丨毒丨了?”
  顾秋点点头,很是凝重。

  吴承耀笑了下,“他也算是罪有应得,这个人不值得同情。”顾秋说,“他是死不足惜,但是黄娟这个女孩子,心地还是比较善良的,她是这场斗争中的受害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