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9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嘴将容貌拉分不少,但不可否认还是美人胚子,那股子妖烧风*的劲儿,和二姨太不相上下。
  她到跟前不动声色挤走了缠着常老的二姨太,用她那厚实的屁股直接抵开,二姨太没留意她这一手,险些栽个跟
  头,顿时脸色就难看几分。
  ”,挺有劲啊,都说屁股大能生,多少年了,一个月轮上伺候你老爷也有七八次,怎么就是不见你揣上一个,
  盐碱地终归是浇灌再多的化肥,也拔不出一根草来。”
  三姨太瞪着眼睛回头,她刚要和二姨太掐架,常老忍无可忍大喝再吵都滚上楼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
  两个姨太太吓得一抖,抿着唇谁也不敢吭声。
  常老脸色震怒,‘’碰到一起就吵,还是小四省心。“
  二姨太撇撇嘴,‘’可不她省心,一天到晚不知道去哪儿,一个月花出去的钱,是我的两三倍。’‘
  常老拾眸看她,‘’争风吃醋就属你厉害。“
  三姨太得意冷笑,她坐在常老旁边的沙发扶手,’您明天陪二姨太烧烤,今晚上还在我房里吧。“
  常老说今晚要陪何小姐逛一逛常府后园,累了在书房休息,谁房里也不去。
  两个姨太太刀片少以以的眼神朝我射过来,恨不得在我脸上戳个窟窿,这些女人里的战斗机我可不想招惹,我赶紧
  起身告辞。
  常老不打算放我走,轮硬兼施留我吃晚餐,我推脱还有私事没办,逛园子不急,哪天容深再来拜访,我再陪同观
  赏不迟。
  常老看我一丁点妥协的意思没有,又不愿把我逼得太狠,他很不满说那就改日,下次何小姐无论如何不能拒绝我
  我从常府离开,常老破天荒将我送到庭院,亲眼看我上车才转身回去,男人在驾驶位说常老对何小姐很重视,他
  第一次送客到门口。
  我勉强笑了笑,闭上眼装睡.
  我回到别墅周格独自坐在地毯上玩拼图,他看到我先是一愣,非常期待越过我头顶看身后,当他发现只有我自己
  ,并没有他熟悉的人,脸色转为淡淡的失落.
  我温柔喊他名字,蹲在地上朝他伸出手,他迟疑了下,扔掉拼图朝我走过来,将小手递给我。
  “格恰想爸爸吗。“

  他点头,我说明早我们就回去。
  他试探问我能不能再去看妈妈。
  我摸了摸他的头,“你提出的要求,何阿姨都会尽量满足你,你高兴就好.“
  他难得露出一点笑容给我。
  周容深朋友从二楼下来,他看了一眼沙发后悬挂的吊钟,‘去了这么久,容深不在,常老请你去干什么。’‘
  我将大致情况告诉他,避开了一些尴尬细节,经商男人的头脑何其聪明,他立刻顿悟,笑看说
  不在酒,是在美色。“
  我牵着周格的手回到地毯坐下,’,你笑话我。’‘
  “怎会.”他走过来在我对面盘腿坐下,和周格一起玩拼图,‘只是觉得容深很有眼光,慧眼识人,捡回家一个

  宝贝。’‘
  我没说话,他低头拍了拍周格肩膀j问何阿姨好不好。
  周格握着一只拼图沉默许久,才轻轻点头,我笑着抱住他在他头顶吻了吻.
  第二天早晨我带周格回特区,他下船时央求我可不可以先去妈妈家里,
  的,周容深和周格相处时日届指可数,对他并不算多亲。
  毕竟是她一手养大

  我没有制止,吩咐司机将周格送去沈姿的别苑,等他什么时候想回来再接他.
  周容深竞拍的地皮在历经两个月后赶在新年前完成了奠基,剪彩仪式我没有陪同他出席,最近风头太盛,我不想
  再锋芒毕露,上流圈子的太太已经对我很不满,她们平均年纪都四十五岁,和我正当年自然比不了,我次次抢风头艳
  压,换做谁也不痛快。

  不过我也没闲着,去了一家高端名品商城挑选乔苍和常锦舟的新婚贺礼。
  听几个交好的官太太说她们连礼金都送去了,我还没准备贺礼,周容深顾不上这事交给我安排,我不能搞砸了
  我把五层楼的商城翻了个底朝天,逛得脚趾都磨出了泡,好不容易才淘换到一对玉如意。
  如意兆头好,玉石材质也上佳,价格又昂贵,赠送乔苍和常锦舟撑场面再合适不过。
  我拎着礼盒走出商城,早晨出门前周容深告诉我买了就给乔苍送去,不能再耽搁了,我本打算让他去,可他实在
  太忙j我拒绝又怕他起疑,只能答应。
  我坐上车给乔苍打电话,他那边很安静,只是说话时喉咙溢出粗重的喘息声,此起彼伏的,偶尔伴随一声压抑的
  闷哼,一般男人发出这样的声音十有八九在**,而且做得很爽,到了快巅峰的时候,他还真是牛逼,被打断了还能
  一心二用,很多男人出了C`ha 曲都会瞬间疲轮.
  我问清楚地址当即挂了电话。
  我赶到华章赌场,黄毛在门口接应我,他手C`ha 在裤兜里也不和我说话,直接将我带进乔苍的办公室.

  门推开霎那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郁扑鼻的血腥味,虽说乔苍很强,也不至于把女人干到肠子都出来的地步,我盯
  着办公桌后微微晃动的人影,他右臂袖缩噜到肩膀,露出满是鲜血的手臂,手里握着纱布和药膏,正在自己清理伤口
  我看清那是约摸五六厘米长的刀疤,剌入很深,肉已经翻开,看上去触目惊心。
  我不可思议问这是怎么了。
  黄毛说,”苍哥中午去郊外办事,路上被暗算。一个小、姑娘被一伙歹徒追,敲苍哥车窗,苍哥想th,刚推开车
  门她就拿刀剌进来,幸亏苍哥反应快,换别人就玩完了。“
  对方估计是其他帮派组织派来要搞乔苍,知道真刀真枪赢不了,就用女人做诱饵降低他警惕搞突袭.
  乔苍语气无比庆幸说,”还好几天前我与何小姐放肆欢爱了一回,射出了我这么多年最多最长的一次,为了养伤
  暂时一两个月不能碰女人,我也可以忍耐j否则伯是要憋出内伤。“
  黄毛看了我一眼,揉揉鼻子没说话,我目光从他糜烂的伤口上移开,落在墙根处的箱子上,箱子上了锁,罩住一
  批银色绸缎,最上面散落了两盒避丨孕丨套,似乎故意掩人耳目,乔苍绝不会在赌场睡女人。
  我收回视线问黄毛怎么不去医院,黄毛说苍哥身份特殊,即使枪伤也只能偷偷找大夫治,否则广东就要变天,那

  些潜伏在暗处的对手会生事作乱.
  我故意椰榆他j‘’乔先生的身手和城府,还能让一个小丫头片子算计。’‘
  乔苍将纱布缠裹好,抬起头看我,”我不可能抵挡得住所有下三滥招数。比如何小姐,趁我高巢迭起时忽然夹断
  日期:2017-09-13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