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9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问我怎么回事,我把情况告诉他,他ti眉说还有这样的混账,他招呼管家过来,声音很愤怒,’.在我眼皮底下

  哪个小偷小摸这么猖撅。’‘
  “应该不知何小姐身份,冒犯了她。’‘
  常老问我东西很重要吗。
  “钱财无所谓,只是几干块而已,关键我的证件在里面,离开珠海没有证件很吃力。我已经找到这边市局,让他
  们查我今天经过路口的摄像,但还没消息。“
  常老嗤笑,‘条子算什么东西,指着他们办事黄花菜都凉了,不过是我眼里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摧务狗。
  没我平不了的事,敢偷何小姐的东西,我灭他全家。”

  常老让管家吩咐下去,珠海所有地盘上凡是他这边的人,立刻倾巢出动,将混混儿地头蛇都聚到一起,谁拿了交
  出来这事可以掀过去,如果不交,那就所有人跟着遭殃。
  常老在珠海的势力还真不是吹的,一句话震慑四方,马仔刚撒网,一价.小时不到就收了,而且人赃并获.
  管家将我的红色钱包交给常老,他笑眯眯递到我面前,”何小姐看看,是不是这个。缺了什么,让手下人去要
  不给卸了他的腿,拿来供何小姐出气。”
  我接过检查发现一点不少,连珍珠发卡都在,我笑说常老出马果然没有平不了的事,您在珠海绝对是一手遮天了
  他哈哈大笑,‘’到底在社会混了一辈子,这点能力还是有的,否则怎么敢在何小姐面前夸下海口。’‘
  我端起茶杯,’‘以茶代酒,多谢常老出手相助。’‘

  他很高兴接过去,顺便摸了摸我的手,我感觉到了,不过他有分寸,摸一下就松开,我也当作不知道.
  他喝完茶水越过我头顶看保姆捧了一株风干的红梅盆栽进来,他叫住保姆让她拿到客厅,红梅在南方根本看不到
  ,北方冬天才盛开,我曾经在胸口纹过红梅的纹身,不过周容深不喜欢我洗掉了,百花争妍我最喜欢的就是梅花。
  因为它高洁的品性我们这种历史肮脏的女人这辈子也无法拥有.
  缺什么爱什么,炫耀什么,这是人类本性.
  常老笑眯眯指着一簇最茂盛的红梅j”何小姐看它想侄j了什么。“
  “歌颂梅花的诗。”

  “哦 何小姐还懂诗词。
  我谦虚说偶尔看一看,伯交际时露怯。
  常老脸上笑出许多皱纹,他将视线从梅花移到我脸上,他感慨说,“人比花娇,红梅在何小姐艳丽的容颜下,已经黯然失色了。”
  常老意味深长的n奖令我浑身不自在,我笑说我哪里算得上人比花娇,常老的姨太太才担得起这美誉。
  提及他姨太太,他脸色有些微妙,‘’锦舟和乔苍在特区,你们碰上她有没有说我最近请了大师的事.”
  我如实回答有,我刚想预祝他割导贵子,他忽然冷哼一声,‘’家里姨太太多却没有一个肚子争气能坐住胎,也不
  知是不是年岁大不好有孕。’‘
  我说四姨太二十出头,她身强力壮一定可以。
  “她t-470’‘常老叹气,‘’家里女人多,私下怎么勾心斗角我很清楚,小四性格非常冷淡,不争宠,她就算有了

  也保不住。“
  他眯眼若有所思,“年轻力壮聪慧玲珑,能在常府保身,有一定气度,我很想要这样女人。”
  他笑着看向我j‘’只是如此极品的女子可遇不可求。“
  我笑了笑没说话,我觉得自己好像被这个七十岁的老头子掂记上了,他话里话外都在暗示我,还真是一辈子欺男

  霸女习慢了,别人家老婆都不放过.
  上次离开听周容深说他家里几房姨太太都是他看上了强行娶回来的,小三小四刚跟他时都才二十岁,早有合适交
  往的男友,他也不管人家肯不肯,像强翻的往库上掳.
  四姨太的家人还闹到了公丨安丨局,可局子一听是常老的家事,推三阻四不敢C`ha 手,姑娘清白也被糟蹋了,常老又肯
  出钱,几百万上干万的聘礼给出去,家里人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不过再不甘愿的女人,进了常府吃香喝辣,哪怕只是小妾也尊贵得不得了,这么好的日子谁会不认命呢。
  我端起茶壶往杯子里蓄满水,“您一定会遇到,仰慕常老的女人多如过江趣即,您挑都要挑花眼。“
  常老颇有深意注视我,’不知我有没有福气遇到何小姐这样的女子,能让我这一宅女眷黯然失色.“
  我被他看得很不自在,笑着喝茶挡住自己的脸,二楼这时忽然传出一声关门的巨响,哒哒的水晶鞋底踩在地板,

  一点点朝这边逼近。
  “这是什么香味,老爷又带女人回来了 “
  女人似乎刚睡醒的墉懒声响起,有一丝醋意,我顺着看过去,视线里一副极其饱满的身躯正扭动着迈下楼梯,这
  可是世间少见的极品,圆润通透,挺翘紧实,多一-}q太壮,少一分单薄,走起路来煞是销魂.

  女人身上吊看一袭乃白色真丝睡裙,将玲珑身段衬托得若隐若现,就这把子身材,绝对是在库上能把男人搞死的
  尤物。
  女人一边抚弄长发一边朝客厅张望,脸上媚态横波,她看了看我,见我穿着正经,坐姿也很端庄,和常老保持很
  大一块距离,她明白我绝不是新任小妾,立刻笑了,”老爷,来客了呀。’‘

  常老问她怎么午觉睡这么久。
  她懒洋洋打哈欠,“我最近犯困,身子也懒,老爷别怪我,我晚上打起津神伺候您不就得了。’‘
  她话音才落,夹了一脑袋卷发器的二姨太一点声晌没发出,直接从后面推开她走下来,把三姨太吓得不轻,抚着
  胸口小脸都白了。
  她荫阳怪气说这是周局长太太,别在那里卖弄风*失礼,男人还乐意多看你一眼,女人谁吃你这一套啊。
  三姨太柳眉倒竖,“哟,这不是日理万机的二姨太嘛,大太太被您打压得连房门都不出,我可是毕恭毕敬呐,还
  容不下我呀。”
  二姨太冷笑说谁容不下你,这宅子里你最嚣张。
  三姨太抱着手臂趾高气扬,“那我招您惹你了,你下次把手给我放规矩点,我挡了你的路你开口好好说,要不是
  有客人在.你这一下我一定还回去。”
  她说完忽然想到什么,露出一丝娇憨骚气的笑容,‘’莫不是老爷昨天夜里睡在我屋子,你看了生气吧。那可是他

  自己来的,我没有像你那么不知羞扒着门框讨人,可别把仇记在我头上。’‘
  二姨太翻了个白眼没搭理,她经过我面前时和我打了招呼,娇滴滴扑向常老怀中,问他今天有没有空,她想去港
  口游轮吃烧烤。
  常老说烧烤伤身体。
  “哎呀可以电炉嘛,就吃一点点素菜,您看我可怜巴巴的样子,您还真舍得不满足我啊.”

  常老就架不住二姨太施媚术撒娇,他说好好好,今天怕来不及,明天陪你过去。
  二姨太得寸进尺说就咱们两个人,不要把那些看了倒胃口的带上。
  她一边说一边眼神朝身后缥,三姨太已经慢悠悠走下楼,我这样近距离看她,才恍然发现她长了一弓长覆舟唇.
  这种唇嘴角向下,像是快沉没的小舟,不笑如同在哭,女人是极悲的苦相,可惜了她干年狐媚子的好身材,这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