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3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完,朝着料子就开始砸,将一块块美丽晶莹剔透的料子给砸的细碎。
  “飞哥,你别砸了,求你别砸了。。。”
  张奇跟几个小弟扑上来拦着我,癞子跟疤瘌痛哭起来,说:“飞哥,这都是钱啊,一块都好几百万上千万,你就这么砸了,多疼啊,我肉疼啊,你不要,留给兄弟们,咱们自己玩儿不行吗?”
  赵奎把人给推开了,我也心疼,真的,陈发这种做法,简直就是畜生,把这些几亿年才形成的翡翠给砸了,谁不心疼谁都是畜生,这他妈就是钱啊。
  “砸,必须得砸,我这么做,就是告诉珠宝街那些人,告诉全世界,这批料子,只有我有,我他妈砸了也不卖给他们。。。”我愤怒的说着。
  说完,我就砸料子,我看着石子崩碎,心里滴血,这砸的不是料子,而是真金白银,比黄金还要贵的翡翠。
  他们还来兴师问罪?有意思,这些人,就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了,所以,都已经到了没米下锅的情况了,还来兴师问罪?
  等我把瑞丽这边的料子收一收,我就砸十个亿进去,虽然不能把瑞丽的料子收绝了,但是保证可以造成一种假象,就是瑞丽的翡翠赌石市场开始爆发了,那时候,所有人都把自己手里的好料子给囤积起来,待价而沽,那时候,珠宝街想要拿料子,就难咯。

  赌石本来就已经做到了一种变态的地步,现在我又这么一抄底,我看你珠宝街能横到什么时候,来兴师问罪?我让你给我低头,那一百多户商户,怎么把我赶出去的,他们就要把我怎么请回去。
  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是李瑜打来的,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料子已经到了广东,陈发早就准备好找人来看货了,货在码头,就被人订购了,陈发这次,又从你手里,狠赚了一笔,曲雍种的料子,被他炒起来了,这次他故意请来东南亚市场的二十几位翡翠商人,但是,他只给他们看料子,不卖给他们,只是把料子,用高价卖给了东南亚的四大翡翠商人,你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吗?”李瑜问我。
  我笑了笑,我说:“这就是生意,他是高手,他把料子卖给四大翡翠商,但是却请了那么多人来看,就是要制造一种假象,他是要这些人传出去一种气氛,就是曲雍种的料子少,但是购买的价格高,这些人都是翡翠商人,自然闻到了气息,他们在市场上到处收雍曲种的料子,这样,自然而然,就把雍曲种的料子炒高了。”

  “这对你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陈发要我告诉你,立马宣布关闭雍曲矿,像外界宣布,雍曲矿已经挖绝了。”李瑜说。
  我听着就捏着鼻梁,苦笑了一下, 我说:“他现在操控我的还真是如鱼得水。”
  “这是饥饿营销,让你宣布关闭雍曲矿,并不是真正的关闭,只是要收紧矿石的出产量,达到保持雍曲矿原石价格高的一种手段。”李瑜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那他收购的价格呢?会涨吗?”
  李瑜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他说:“陈发没有说过。”

  我笑了起来,我说:“那不就得了吗?他把料子的价格给炒高了,但是收购的价格,他只字不提,就是不想涨呗,我为什么还要帮他炒高价格呢?他还真是把我当孙子一样玩弄啊。”
  “那你现在有什么办法吗?如果没有办法,你只能接受,一旦这种料子,批量上市,那么,对于价格,可以说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应该是相互赚钱,而不是相互损害对方的利益,私人恩怨,不应该凌驾于利益之上。”李瑜平淡的说。
  我玩弄手指上的翡翠戒指,李瑜说的对,现在,我没有办法把陈发彻底打倒,所以,我只能接受相互共赢的局面,如果我在这个时候破坏市场,我就是一头猪,在不能控制的局面下,还单独的破坏市场,那就是自取灭亡。
  我说:“知道了。”
  “我知道你是个向往自由的人,想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有时候我更觉得,所谓的自由,是你不想做的事情就不做,这才是自由,如果你真的不想做,那就想好了对付他的办法,打败他。”李瑜安慰我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会的,陈发会看到他想看的,钱,给我汇过来,我现在,很缺钱。。。”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心里有点紧张,陈发不显山不漏水,但是每次做的事情,都人觉得深不可测,举手投足之间,就能把事情给办了,这次,他只是请了一批人,卖了一批货,就把一个绝种的料子炒到这种地步,实在是难以想象他的手腕跟力量,所以,要对付他,我需要更加的谨慎。
  “赵奎,到外面贴公告,说,雍曲矿关闭,市场上,在也没有雍曲种的料子可出售了。”我说。
  赵奎点了点头,就出去贴公告,我拿出电话,给太子打电话,电话通了,我问:“雍曲矿挖的怎么样了?”
  “大哥,现在仓库里有两吨多,资金到了,我们可以加班加点的挖,放心,未来十天内,我们能挖出来五六吨来。”太子保证说着。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白天停工,晚上挖,把原石给我封存好,没有我的通知,绝对不能流出去。”
  听了我的话,太子很惊讶,问我:“大哥,这是什么意思?我可听说,现在雍曲种的料子很紧俏啊,有很多商人来我们的矿区问料子呢,为什么你现在要停手呢?我想不通,现在咱们应该赚大钱啊。”

  我就知道太子不会理解,我说:“听我的,没错,这叫饥饿营销,市场上,料子越少,价格越高,反正料子都在我们手里,只是卖出去的时间长了而已,但是价格会随着时间越长而越高,值得我们等,记住,听我的话,不管任何人找你买料子,你都不要卖,对外口径,料子挖绝了。”
  太子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他说:“知道了大哥。”
  我挂了电话,马玲过来,给我一瓶啤酒,我喝了一口,这天热的真的难受,我看着赵奎回来了,就问:“珠宝街的人呢?”
  “在外面等着呢,他们都没有走,一个个汗流浃背的。”赵奎说。
  我笑了笑,我说:“有人求门卫了吗?”
  “还没有,都在等,可能,拉不下来面子吧。”赵奎说。
  我喝了一口啤酒,我说:“那就让他们等,找人到瑞丽市场给我放消息,四百万一公斤收雍曲种的料子。”
  听了我的话,赵奎说:“飞哥,这天这么热,你还给他们浇油,现在又把火给烧的这么旺,你不怕把人给烧死了?”
  “关我屁事?前几天还他妈耀武扬威的来我这里兴师问罪的,难道我就不应该报复?”我看着赵奎说。
  赵奎点了点头,就出去办事,我喝着啤酒,心里很舒爽,钱,就得这么赚,货在我手里,我想怎么卖,就怎么卖,但是,我不想在给陈发控制了,而且,我也不喜欢他这种做事的方式,他把所有的恶名,都推到了我的身上,但是他却赚的比我多,这不合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