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19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离开场子打车去周容深很喜欢的一家名品店,挑选了一套颜色鲜丽的商务装,我加了两倍价钱让司机闯红灯用最快的速度将我送回武警医院。
  我推门进入病房看到周容深坐在椅子上看书,他听见动静望向我,我笑容满面拿出给他买的衣服,’‘出院穿鲜艳些,你平时太严肃了,看吧,生病都不让你好受.”
  他问我怎么不回电话。
  我一脸懊恼,”你知道我碰见谁了吗。我以前在圈子里的死对头,她开着一辆红色跑车,堵在商业街门口不允许我走,我又没带看人,吃了点口头亏。”
  他笑着问我有没有搬出局长夫人的身份镇压她。
  “当然了,我在她最得意的时候,告诉她我男人是公丨安丨局长,
  ,那脸色惨白惨白的,真是解气。“
  他合上书本指了指库头一点没动的食物,‘’午餐吃了吗.”
  我顿时愣住,”你还没吃。“
  他说割尔一起。
  食物已经凉透,一起没了味道,周容深将我喜欢的都拨到我碗里,他笑说很饿,再不回来他就要壮烈牺牲了
  我捧着那碗菜,看周容深吃得很香的模样,心里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住,说不出的疼和闷。
  我喉咙便咽住,眼眶tb.讯谏泛红,那种想哭又不敢哭不能哭的痛苦,将我缠紧。
  周容深很固执,很严肃,甚至不解风情,他人生过半,早已失去浪漫的津力
  他务实而稳重.肩膀宽厚.胸膛似海。
  是他拼死的恺甲
  他愿意等我,哪怕是一顿饭.
  他可以吃热乎n,却愿意陪我吃冷却的。
  有人等待的感觉,犹如一把利剑,狠狠戳中了我的心脏。

  我放下碗抱住他,他吞胭的动作停下,问我怎么了.
  我忍着眼泪说我想给你当牛做马。
  他怔住,随即好笑说不需要当牛做马,做太太就好。
  我将脸埋在周容深怀中,他胸膛起伏,温度是我刚刚好喜欢的,不过分滚烫,也不寒得我惊慌。
  我从没觉得自己如此下贱肮脏过。
  从头至尾,都是我欠他,也许欠到天荒地老都还不完。
  周容深和沈姿在两天后的早晨一同出院,我原本使计打算让他们错过,故意耽搁了一会儿,拉着周容深在病房的
  浴室拥吻,他哪里经受得住我,吻着吻着就忘了时间。

  没想到我百密一疏,沈姿不见他不罢休,最终还是在门口遇到。我只能表现出很大度的样子,让周容深先迫i
  家,但也挽着手臂宣示主权,让她心里清楚风水轮流转,到底谁才是正室.
  周容深对她还是心有不忍,我提出送他也没拒绝,沈姿坐上车透过窗子朝我冷笑,眉眼根本不见面对周容深时的a弱。
  女人都是演戏和争宠的好手,r1门如果进军演艺界,早就是金马影后了,娱乐圈的女演员,论演技还真要和情人
  二乃这些身份的好好学学。

  周容深痊愈后给寄养周格的朋友打电话,让他把孩子送回来,我想了很久,觉得这是在外人面前为自己洗白的很
  好机会,为了显出我作为后母对继子的重视和喜爱,铲除那些骂我蛇蝎心肠逼宫正室的流言,我特意借马太太之口大
  肆宣扬我亲自去珠海接继子回家的消息。
  她那天正好约我和几个富太太到新开的美容店做spa,我顺手推舟把内情谢露给她,果然以光速传遍了上流圈子
  ,倒不至于把我二乃上位破坏家庭的名声力挽狂澜,但确实好处很大.
  我乘船到达珠海是上午十点多,周容深的朋友在港口接我,他问我容深康复了吗,我告诉他一切都好,他笑说周
  格每天都想家,好吃好喝供着,还是个不知感恩的白眼狼.
  我和他穿过拥挤的人海坐上车,刚弯腰进去皮包里的东西9里啪啦洒出来,靠近拉锁的地方被割开一道口子,我
  赶紧扫开看,果然钱包不见了。
  里面有证件和回去的船票,我补办都来不及,周容深朋友立刻带我去市局报案,招待刑警嫌事小懒得管,打发我
  们去派出所,我无奈亮明自己身份,对方一听周容深大名这才满脸堆笑让我回去等消息,市局会专门派出一队刑警解
  决这个问题。
  我和周容深的朋友回到别墅,并没有看到周格,保姆说佣人带周格出去买零食,估计有一会儿才能回来。
  我们在餐厅吃了午餐,正在闲聊时保姆说有一个黑衣男人找何小姐。

  我在珠海没熟人,除了几年前的客人,估计也早把我忘了,我跟着保姆走到门口,一个非常儒雅高大的男人朝我
  鞠躬,‘’常老得知何小姐到珠海,特意吩咐我请您到常府小坐。’‘
  常老 我一愣,非常疑惑看周容深的朋友,他朝我摇头,表示不是他捅出去的,我笑着对男人说过来办私事,怎
  么好打扰常老.心意我领了。

  “常老要尽地主之谊,您不必拒绝,家中几位姨太太都在。’‘
  男人怕我觉得不方便,特意指出姨太太在,打消我的顾虑,让我安心赴约。
  这我就不能拒绝了,我也不敢驳常老这种人物的面子,我只能答应男人跟他走一趟。
  车约摸四十分钟停在常府外,男人拉开车门恭迎我下去,我将手握在他腕子上扶了一把,对他道谢,他笑说能给
  何小姐服务是荣幸。
  我朝里面走了几步,朱红色大门被粉刷了一层更艳丽的油漆,看上去格外喜庆,高挂的灯笼换成了金黄色,也不
  知道哪里找的纸,像是洒了一层金粉。
  我问男人这些变化因为什么,他笑说二姨太在等观音送子,这些都是大师的吩咐,为了4组台.
  我没说话,二姨太v白不知道多仔丸,吃了那个可比什么药都灵,虽然伤身体,也伤胎儿,生下来大多体弱,而
  且有的还会痴傻,但十有八九能保男胎,带删l的最重要,豪门里一个机灵的干金,都比不上一个傻儿子。
  当然多仔丸的前提是男人津子管用,常老这把年纪,年轻时候如果玩得狠了,洲白就没那么灵光了,二姨太Ju备
  了天时地利,最关键的人和顶不上,她也是一场空欢喜。
  男人将我引进客厅,常老正从阳台上出来,右手拄着拐杖,左手拎着金子制成的鸟笼,里面是两只黄叽叽喳
  喳叫得清脆好听。
  我主动走过去笑容满面和他弯腰打招呼,他放下拐杖搀扶我,‘’何小姐一路辛苦,我们都是自己人,没必要这么

  客套。我也是怜香惜玉得狠呐。“
  f一起笑出来,他邀请我坐下,吩咐保姆沏茶切水果,他问我消息这么灵通是不是很意外。
  我如实说有一点。
  “这边的港口,机场,车站都有我的人,只要是有头有脸的,他们都非常清楚,何小姐刚出港口,我的人就认出

  你了。’‘
  我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常老手眼通天,让我长见识了。’‘
  他伸手示意我喝茶,”以后何小姐在珠海遇到麻烦,不过一句话的事,这边的江湖政要面前,我还是有几分薄面
  的。’‘
  我刚要去拿茶杯,听到他这么说,立刻问他抓个贼行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