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92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沙夏的第一反应是想给萧晋一个蔑视的白眼,但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想要说些什么的冲动,想到自己马上就要被华夏警方带走,听说这里律师的作用没那么大,有些事说与不说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我隶属于一个名叫马戏团的组织。”她幽幽开口道,“组织规定:任何成员只要完成三件S级的任务,就可以脱离组织,成为一名自由人。这次华夏的任务,是我的最后一件S级任务,本以为是三件里最简单的一个,现在看来,显然大错特错。”
  “马戏团?”萧晋眉毛高高挑起,“这是一个专门的杀手组织?”
  沙夏摇头:“不,我想我表述的不太准确,‘组织’已经不足以形容它的规模,称他为帝国应该更贴切一些。杀人、贩毒、倒卖军火、人口贩卖、甚至挑起战争,这世界上任何你能想象得到的犯罪形式,它都做过,所以,它就是一座黑暗帝国。”
  饶是萧晋已经算是见多识广,听到这番话,还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一个组织竟然能够涵盖这世界上所有的罪恶,它的规模会庞大到什么样的地步,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不过,更加令他好奇的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创办出了这样一个帝国?又是一个拥有怎样魅力的首领能够掌控这样的一个帝国?
  另外……老子他娘的竟然无意中黑了这样一个庞然大物的钱,以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你妹的,没法儿活了!保险起见,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弄死这个娘们儿得了。只是这样一来,丨警丨察那边就有点不好解释了。
  该死!老子为什么不问清楚再决定打不打电话呢?大意了,太大意了!
  沙夏看着他一会儿眼露杀机,一会儿又满脸沮丧,稍微一想,就明白过来,讥讽一笑,说:“我真是愚蠢到了极点,刚刚竟然还以为萧先生是一位真正的心灵强者。”
  萧晋撇了撇嘴:“你说得轻巧,老子只是一个好色的小教师,无意中当了一次良好公民,就给自己惹上了这么强大的敌人,换成你,你就能不害怕吗?”
  沙夏沉默片刻,脸上就闪过一丝恐惧,轻轻又笃定的说:“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在马戏团的面前做到身体不颤栗。”
  “所以啊!”萧晋一脸无奈的摊开手,说,“我想,我还是应该杀了你的好。”
  沙夏眼中光芒一闪,笑着反问:“然后呢?你以为我死了,你就安全了么?没人能够拿了马戏团的东西还能安然无恙,只要张德本一天不出现,马戏团就一定会源源不断的派人过来。”
  “如果张德本死了呢?”萧晋试探着问。
  “那杀他的人就会成为目标,因为被张德本偷去的东西必须回到马戏团,否则,这件事就永远都不会结束。”
  “东西?”萧晋心中一动,问,“什么东西?”
  沙夏一滞,反应过来自己说的太多了,索性闭上眼往地上一趟,不再说话。
  “怎么?想装死狗?是不是太晚了点儿?”萧晋冷笑,“虽然我无法想象你所说的‘马戏团’到底有多么庞大,但鉴于它的黑暗性质,用脚后跟想都能知道它的内部管控会有多么的严格。

  亲爱的沙夏小姐,你应该明白,拥有着十七国国籍的你,其实就等于没有国籍。一个没有国家做后盾、且残忍杀害了华夏司法干部的杀手,你觉得华夏警方会在审讯你时充分考虑到你的所谓人权吗?
  如果你被判处死刑或者老死监狱,那一切自然都没有所谓,可万一你还有恢复自由的那一天呢?到那时,以你对‘马戏团’的了解,它们会放过你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
  沙夏身体一僵,缓缓的睁开眼,里面已经有了死志。
  “现在有没有后悔拒绝接受我的招揽?”萧晋问。
  沙夏摇头:“我从十五岁开始就梦想着要恢复自由,为此我等了足足十二年,只可惜,我小看了你。”
  “哇!你今年已经二十七岁啦?我还以为你才二十出头呢!”萧晋一脸的惊讶,“刚才我还纳闷,一个才二十来岁的姑娘是怎么当了七年杀手的,果然种族优势让人想羡慕都羡慕不来。”
  沙夏似乎并不想跟他谈论这种无聊的话题,再次闭上了眼。
  萧晋挪挪位置,让后背靠在车尾,然后搬起沙夏的脑袋轻轻放在了自己的腿上。沙夏猛地睁开眼,却听他说:“不用感谢,就当是我把你打得那么惨的补偿好了。”

  沙夏眼中闪过一丝意味难明的光芒,沉默片刻,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是一个懂点中医的普通乡村教师呀!怎么?你不信?”
  沙夏默默的看着他,脸上满是嘲讽。
  “好吧好吧!”萧晋笑了笑,说,“确切的讲,我是一个有很大野心、想做很多普通人做不到的事情的普通乡村教师。”

  沙夏哼了一声,说:“男人,总是这么不可理喻。”
  “呵呵!听这话音,沙夏小姐似乎是喜欢过一个不该喜欢的男人呢!”
  沙夏摇了摇头,望着黑漆漆的天空,幽幽地说:“我曾经杀过一个好人,他是一名慈善家,拯救过许多没有父母的儿童。如果……他只是一个好人,或许就不会死在我的手里了。”
  “他有不该有的野心?”
  “他想凭借自己的好名声获得权力。”

  “这么说,他做慈善的目的并不单纯,你完全没必要因此而愧疚什么。”
  “目的单不单纯很重要吗?只要那些孩子得到了真正的温暖和爱,其他的又有什么所谓呢?”
  萧晋也很认同这种观点,所以他无话可说,只能笑着道:“你的华语水平真的很棒,连‘又有什么所谓’这样拗口和不常用的句子都能说的出来。”
  “培训我的老师是一个华夏人。”沙夏说着,就郁闷的看他一眼,又道:“只可惜,他的华夏功夫一点都不好。”
  萧晋哈哈大笑,说:“那他可能只是一名合格的杀手。”
  “是的,他很优秀,即便是在整个马戏团的精英序列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沙夏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说完这句就沉默下来,呆呆的望着夜空,不知过了多久,她的脸就湿了许多,不知是流出的泪水,还是雪粒落在她脸上融化成的雪水。
  萧晋掏出手帕轻轻为她擦了擦脸,问:“他爱你吗?”
  沙夏身体猛地绷紧,忍着剧痛直起上身,背对萧晋低头冷声道:“你的废话真的很多。”
  “我猜想……”萧晋眯眼看着女人的后背,残忍的说,“他一定死了。”
  “闭嘴!”
  沙夏一声大叫,转身挥臂就朝萧晋的侧脸打来,完全不顾那只手的手骨已经全断。
  萧晋抓住她的手腕,看着那五根不自然垂落的手指,淡淡道:“我刚刚的下手很有分寸,你的这只手要想继续持刀杀人,那肯定是不可能了,但恢复到扣个扳机什么的,还是有希望的。”
  日期:2017-08-31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