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9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的,我找到他的时候,甚至都没有怎么威胁,他就把你的名字说了出来,并非常激动的恳求我一定要杀掉你。也是因此,我放过了他。”
  “丨警丨察?”萧晋呆住,不过很快脑海中就出现了一张并不怎么熟悉的脸,神色就变得铁青起来,“他是不是姓赵?”
  “看来,你们确实有很深的仇怨。”
  沙夏翘起嘴角,同时缓缓抬起持刀的手臂,问:“现在,萧先生,你可以安心去死了吗?”
  “恰恰相反,托沙夏小姐的福,我现在可以更加安心的活着了!”
  话音未落,萧晋的身体在沙夏眼中就变成了一道残影。
  电影里的坏人总是死于话多,所以在现实中,这种情况是不可能会发生的,尤其是对于一名训练有素的杀手来说。
  沙夏几乎是在枪口对准萧晋后脑的那一瞬间就扣动了扳机。
  然而在下一秒,她的眼睛就睁到了最大,瞳孔却缩到了最小。
  因为萧晋不但以肉眼根本看不到的速度侧过了身,同时还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那把小巧的女式手枪自然也在其中。
  他的手很用力,就像是钳子一般,沙夏感觉自己的指骨都要碎了,靠着一些弹簧来工作的手枪枪栓自然也无法动弹分毫。
  扳机只动了一点就扣不动了,撞针碰不到子丨弹丨屁股,弹头只能乖乖的继续被弹壳裹住。
  “看来,华夏功夫对于你而言,并没有什么吸引力。”萧晋一脸惋惜的说,“沙夏小姐,你伤了我的心,所以,很抱歉。”
  话音未落,只见他眼中精光一闪,沙夏凄厉的惨叫就穿透了冬夜的寒风,向远方飘去。
  她的右手指骨全部都被捏碎了。
  扑通一声,东欧大洋马跌坐在地,破烂的紧身衣终于不堪排球的挤压撕裂开来,大片耀目的白映入眼帘,萧晋眼睛亮了一下,一边伸出脚尖在上面轻轻踩踏着,一边掏出手机拨打了田新桐的号码。

  田新桐很快就接通了电话:“这么晚了,找我干嘛?”
  “又在加班么?”萧晋脚上动作不停,口气却说不出的温柔。
  沙夏此时左臂骨折,右手全废,胸腹间又有萧晋的真气在经脉中肆虐,等于已经基本丧失了任何反抗的能力。
  因此,尽管胸前的感觉让她气辱难当,却无能为力,只能用一双充血的眸子死死盯着萧晋。
  见她还敢呲牙,萧晋眼睛微微一眯,一股暗劲就从脚底冲出,直踹的沙夏身子在地上滑行出去,砰地一声撞到车底才算停下。
  “什么声音?”听到电话里传来女人的叫声,田新桐的耳朵立刻就竖了起来,怒道:“姓萧的,你在干什么?怎么有女人的声音?”
  “因为我在打人啊!”萧晋笑道,“话说,亲爱的田大警官,我马上就要把你从辛苦的加班中解救出来了,你要怎么谢我啊?”
  “打人?”田新桐压根儿就没听见他后面那句话,声音提高八度道:“你在打女人?”
  “咋了?女人打不得么?”萧晋一脸无辜。
  “当然打不得?”田新桐几乎用吼的骂道,“堂堂大老爷们儿,殴打女人,你还要脸吗?”
  “嘿!田新桐,你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小爷儿从来都只知道老公不能打老婆,凭什么别的女人不能打?男女平等都喊了那么多年了,咋在这种时候又开始要特权了呢?”
  “你……”田新桐气急,“姓萧的,你甭跟我在这儿讲歪理,反正男人打女人就是不行。”
  萧晋翻个白眼:“我已经打了,你能把我怎么滴?”
  “我……你……”田新桐一时语塞,脾气一上来,就不管不顾道:“敢不敢告诉姑奶奶你现在在哪儿?”

  萧晋呵呵一笑,看看四周,说:“我所在的位置具体不好说,待会儿我发个定位给你好了,另外,通知严建明,让他多带几个人来。对了……”
  说到这里,他神色一阴,沉声道:“让他把他那个姓赵的手下也一起叫来。”
  田新桐愣住,脱口道:“咱们俩的事儿,叫严队长他们做什么?”
  “咱们俩的事儿?”萧晋坏笑起来,“亲爱的桐桐,这深更半夜的,你找我是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呢?”
  田新桐大囧:“去死!姑奶奶是要去揍你!”

  萧晋哈哈一笑:“好了,不开玩笑了,你们这些天追索的那个杀手已经被我抓到了,现在赶紧叫严建明一起过来吧!”
  “什么?你抓到了那个杀手?”
  田新桐的声音大到差点儿震破萧晋的耳膜,他呲牙咧嘴的把手机拿远一点,郁闷道:“抓没抓到,你们来了不就知道了吗?赶紧的,别废话了,外面齁冷的,小爷儿都快冻死了。”
  说完,不等田新桐反应,他就挂断了电话。

  发了定位过去,他来到车尾,弯腰抓住沙夏的头发将她拖了出来。这女人似乎已经昏过去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嘴角冷冷一翘,伸出食指在女人的肩窝轻轻一点,女人就发出一声闷哼,睁开了眼。
  “亲爱的沙夏小姐,真的非常抱歉!通常情况下,我是不会如此残忍的对待一位美丽的小姐的。”
  沙夏听到了他的电话内容,知道他确实是要把自己交给丨警丨察,生命有了保证,说话自然更有底气。

  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她喘息着骂道:“虚伪!你们华夏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虚伪的人种!”
  “骂吧!尽管骂!”萧晋一点都不生气,反而一屁股坐在了她的面前,笑着说,“不管你曾经杀过多少的人,终究都还是个女人,女人被男人打了,破口大骂几句很正常,小爷儿不是那种一听别人说国家不好就像被人鸡jian了一样激动的小粉红,这点涵养还是有的。”
  “该死!你竟敢看不起女人?”
  萧晋摊开手,无辜道:“咱俩这不是在对骂嘛!你侮辱我的国家,我鄙视你的性别,纯粹泄愤而已,没有必要把它发展成一场辩论吧!”
  沙夏一怔,看着他平静无波的双眼,忽然心中一寒,醒悟过来——眼前这个男人面对危险时的谈笑风生并不是因为勇敢,而是因为冷血。

  身处危局时淡定自若,反败为胜后也没有自骄自矜,从始至终,他都保持着一种令人发指的冷静,而这种冷静,只有心灵强大、真正冷酷无情的人,才可以拥有。
  他说的没错,从决定挟持人质、而不是直接发动暗杀的那一刻开始,自己就注定了失败,这跟什么华夏功夫没有丝毫的关系。
  “不骂了吗?”这时,萧晋再次开口道,“既然你不想骂了,那咱们就来聊点有意义的事情。比如,沙夏小姐是自由人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