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5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乘坐飞机。翱翔天空之时,反而对修行有所增益。只可惜民用客机飞行高度虽高,机舱却是密闭环境,无法使我感受高空中的天地元力。
  坐在飞机上靠窗的位置,我看着窗外的云层,心里寻思着以后有机会一定要搞个能高空飞行的小型飞机,送我到高空中,尝试着修行。说不定会别有收获。高空之中空气稀薄,气压较低,普通人若是没有机舱的庇护,轻则缺氧冻伤,重则登时毙命,但修行之人不同,以我来说,早在地师境界之时,就能做到寒暑不侵,不管夏天四十度以上的高温,还是冬天零下的低温,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什么不同,哪怕是高空中零下数十近百度的超低温,以我的身体强度来说,也足以无视。低气压、缺氧虽然麻烦一点,但短时间内却也不会造成困扰。

  我一路思索着修行之事,身旁的胖子却靠在商务舱的椅子上,呼呼睡的香甜,甚至空姐半途中担心客舱温度太低给他拿来毛毯盖上,都没吵醒他。我在旁边看的哭笑不得,好歹他也是个修行之人,半点警惕心都没有,着实让人叹为观止。
  不过从心底来讲。我一直还挺羡慕胖子。他与我几乎同时踏上修行之路,这一路走过来,我遇到过的危险不胜枚举,有几次甚至陷入生死险境,若非运气不错,能不能活到现在着实难说。胖子这家伙却不同,严格来说,他修行时间比我还要长,但从一开始,便托庇于占验派门下,有个宠爱至极的师父照应着,几乎半点苦头都没吃过。到我们重逢之时,一路前去火神庙,路上虽多惊险,但这些惊险大多都未波及到胖子,到了火神庙内,胖子虽然消失了一年,但事后他重新出现时,却说自己根本没有那一年的记忆,显然也未遭受什么危险。

  自那之后,他的道路依旧平顺,占验派修行虽与其他不同,但笼统来说,他也接近天师境界了,而且这次蚩尤墓之行,他还拿到了上古神器炼妖壶。
  玄学界内,向来有气运一说,不管家国天下,都由气运御使,胖子这家伙,大概就是个大气运之人,踏入了修行界这个大熔炉里多年,却还难得保有赤子之心,心内无忧虑。不像我,多年都未香甜睡觉,夜里但有丁点动静,就能瞬间醒来。这还是在睡觉的情况下,而更多时候,我都以闭目修炼代替睡觉。
  一直到飞机顺利降落在宝安机场,胖子依旧睡的香甜,一直到我在他脑袋上拍了两巴掌,这才伸着懒腰醒了过来,真是个让人羡慕的家伙。
  因为不想麻烦张坎文等人,这次回来我也没有事先通知,离开机场之后,我和胖子打车往风水玄学店回去。
  到了店门口,我抬头看了看门楣上面“风水玄学店”五个大字,便觉心安,自父母双亡之后,“家”这个字便从我的生命里消失了。眼前这个风水玄学店是王永军所赠,前后我实际上也没在这里呆过多久,但普天之下,能让我勉强称之为“家”的所在,也就是眼前这个小店了。
  我嘴角挑起一丝笑容,抬脚跨了进去。
  进到店里,我先打量四周摆放的那些符箓。其中多部分是我所做。还有少部分乃是新符,从上面气息来看,应当是张坎文所制作。售卖符箓本就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活计,能有少部分新符,看起来这段时间店里的生意还不错。
  只是看完符箓之后老半天,也没人过来招呼,让我心里有些奇怪。
  我收起笑容,绕过货架,往柜台那边看过去。红漆原木柜台后面,一般坐着的都是谢成华或者刘传德,店里的生意一般也由他两人照应,但今天,柜台之后却空无一人。
  我皱起了眉头,正想往二楼去,这时身后却传来一阵匆忙脚步声,同时还有个女声招呼起来,“两位先生,你们想要些什么?”

  闻声转头一看,身后女子却是王坤老婆,手里提着一些饭食,匆匆忙忙的正往店里走进来。等我转头之后,她才认出了我,顿时面色就变了,带着哭腔道。“小周先生,你可算回来了……”
  店里的奇怪情形本来我就有所怀疑了,听到她的话,我顿时心里一紧,赶紧问她道,“发生了何事?谢成华和刘传德他们人呢?小王励还有张大哥,他们怎么样了?”
  我不问还好,一问之下。王坤老婆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哽咽着对我道,“小周先生,你一定要救救王励,一定要救救王励啊……”
  一边说着,她顺势就要给我跪下。
  我赶紧伸手拉住了她,一头雾水的连忙说道,“你放心,我这次出去就是给王励寻找救命药草了,而且已经顺利拿了回来,我向你保证,王励一定不会有事的。你先告诉我,店里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张大哥他们人呢?”
  按理来说,听了我的话,她应该放心下来才是,结果她脸上泪水丝毫未止,抽噎着又道,“张大哥就在楼上,谢老先生他们现在不在店里……小周先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励儿……”
  我分明已经告诉她为王励寻回了救命药草,她为何还这么说?我皱着眉头,又问她到底发生了何事。

  王坤老婆这才一边抽噎着,一边告诉我说,就在我离开的这两个月,发生了一件大事。
  据她所说,一开始是两个道士来店里购买符箓,看了店里的符箓之后,非要找制作符箓之人,谢成华和刘传德出来见了他们,却被他们一口识破并不制符之人。这两人态度蛮横。修为也不俗,谢刘两人无奈之下,只好通报给了张坎文,让他过来应付。那两个道人见了张坎文之后,态度好了一些,说是店里这些符箓上多数有他们师门制作符箓的痕迹,问张坎文是不是同门道友,得到否认之后。这两个道人的态度却又蛮横起来,叱责说张坎文定是在何处偷学了他们师门的符箓制作之法,拿来贩卖,实在有辱他们师门,必须让张坎文给个说法,还要求把所有的符箓都带走。

  这两人不过识曜前期境界,加起来也不是张坎文的对手,以张坎文的性格,自然不会跟他们扯皮,也没惯着他们,一通胖揍之后,直接丢了出去。
  临走之时,这两个道人丢下狠话,说是此事定不罢休。
  本以为只是一场小风波,结果半月之后,那两个道人重新出现,这一次随之而来的,还有另外数个年长道人,这几个年长道人修为不俗,一露面,张坎文便知不敌。
  张坎文面相虽粗犷,本身却不是莽撞之人,加之这些符箓乃我所做,是否与对方师门有所瓜葛。他也不甚知晓,稳妥起见,他这次没再强争,答应这些道人,让他们把符箓拿走,至于制作符箓之人,他只推说是一个朋友,乱诌了个名字。因为他的修为跟符箓上显露的气息确实不同,这几个老道人倒也没有太过逼迫,只说等制符之人回来之后,他们还要再来查询。

  本来此事就这么结束了,但就在那些道人准备取走符箓离开时,二楼的小王励却哭闹起来,王坤老婆哄不住,便抱着下楼准备给张坎文看,却恰被那几个道人给撞见了。
  日期:2017-08-31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