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425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着它们俩和好如初,归不归这才有机会将公孙屠拉到了吴勉身边,让他将之前和自己说的话又对着白发男人说了一遍。从头到尾吴勉的脸上都没有任何表情,一直等到公孙屠说完之后,白发男人这才终于用他招牌的方式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元昌、广孝本来不是穿一条裤子都嫌肥吗?什么时候这么生分了?”
  “元昌这二年不是长胖了吗?那条裤衩经不住两个人穿了。”看了对面一起吃肉喝酒的归不归和饕餮一眼之后,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它们俩还能为了块肉闹起来,那俩和尚看中的肉可要肥的多。”
  “广孝、元昌如何不是当务之急,元昌要用亡魂修炼渊噬才是大事吧。”看着两个人说来说去还在广孝为什么卖了元昌这件事上,公孙屠有些急躁,缓了口气之后,对着他们俩继续说道:“不行!不能任由元昌这样残害生灵。我要回去向徐福大方师禀告……”
  “元昌把丹田扩大,他还有吞噬术法的本事,你想想看,现在这个和尚最想打谁的主意?”归不归古怪的一笑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徐福那个老家伙躲都躲不及,你还想要把他往岸上拉?给元昌一个机会,他就是天下术法第一人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公孙屠的冷汗瞬间便冒了出来。这个时侯,吴勉说道:“元昌的野心太大,广仁真是瞎了眼睛。如果最后他被这条中山狼咬死,那就真是太有意思了。”
  这个时候,反应过来的公孙屠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看着身边的两个人说道:“现在你们守在这里,就是在防着元昌回来吞噬了这些魂魄吧?毕竟就算这样的乱世,像这样的屠城也不会太容易的。”
  “这里的魂魄戾气太重,数量太多,加上此地与地府的通道被堵着,下面的阴司鬼差都上不来。一个一个的超度太麻烦……”归不归难得的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而且之前因为妖山的事情,和地府闹的太僵。也不好生拉硬拽一个大阴司上来,只能等着慢慢消化了它们的戾气之后,带着它们去它地超度。”

  他们正在说话的时侯,突然听到城门外面传来了一阵喊杀声。随后便看到有无数的百姓被一大堆胡人驱赶着,后面已经有跑得慢的妇孺被胡人当场砍杀。跑在前面的百姓见到大宅这里有人影晃动,便向着这边跑了过来。
  “救命啊……官兵杀人了!”这些百姓向着这边冲过来的同时,归不归的眉头一皱,刚刚想要打发自己的便宜儿子去搭救百姓的时侯。他一边的吴勉身子一闪已经出现了百姓和胡人军马的当中,也没看他有什么动作,就见天顶上突然出现了一道好像蜘蛛网一样的雷电之网。
  “轰隆!”的一声巨响,随着这道雷电的落下,在后面追杀百姓的胡人兵将瞬间被雷电打成了焦炭。而跑在前面的百姓则没有丝毫的损伤,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众百姓惊谔的嘴巴都合不拢。反应过来之后,在几个机灵的带头之下,齐刷刷的跪在了吴勉的身边,都以为这个白头发爱翻白眼的小白脸是天下下来保护他们的神仙。
  “大家伙都起来吧,你们现在称呼我们神祇,那就是再骂人……”走过来的归不归哈哈一笑,随后亲自搀扶起来几个百姓。拉过来刚才带头下跪的半大老头,向他打听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半大老头怯生生的说道:“老神仙,我们都是附近三十里外穹县的老百姓。这些年来他们胡人的江山沦落做,我们也只能闭着眼瞎混。不管是谁来征粮饷,征徭役的我们都咬着牙活下去。谁能想到今天早上来了一堆官兵,见人就杀,杀了万八千人,我们是一路跑才到了这里的来的……”
  耳东水寿说:
  这几天有点事情耽误,对不起大家了

  穹县叫‘穷’,事实上确是一点都不穷,它是洛阳城附近的第一大县。鲜卑人不许汉人在京城摆集市,洛阳城周围百姓也为了躲避鲜卑人的劫掠,便将集市迁移到了穹县。事发当天正赶上初一大集,洛阳城加上周边的百姓足有几万人聚集在了穹县,就在集市开始不久的时候,穹县东南北三座城门同时冲进来无数的鲜卑人官兵,三队官兵见人就杀,城中幸存的百姓慌乱了一阵子之后,从唯一没有官军的西门逃了出来。

  这些百姓一路被官军门赶着逃到了柯阳县城,丝毫没有注意到近几日一直守在通往柯阳县城要路的官军们此时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是到了现在他们才发现一丝古怪的苗头,整个一座柯阳城中只有这几位老神仙在此,原本这里数千居民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
  听了百姓们的诉说之后,已经将睚眦叫到身边的张松冲着归不归古怪的一笑,说道:“四道城门偏偏留了最靠近我们这里的西门……老家伙,元昌这一步棋有点太显眼了吧?”
  “你我都在柯阳城,那个小和尚这步棋不管怎么走都显眼。”归不归回看了张松一眼之后,笑眯眯的又对着吴勉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一步棋也是最好的走法。穹县现在也有过万的亡魂,我们只要一过去柯阳城,这里的亡魂就归了元昌。我们不理会的话,穹县的万把亡魂便让小和尚炼了渊噬……”
  归不归刚刚说到这里,张松又替他补充了一句:“就是你们真有本事,分兵两路去平了穹县的事情。保不齐还有什么福县,半福不穹县再被元昌屠了城。现在不比大汉的那会,屠城这样的事情鲜卑人做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到时候你们疲于奔命,到最后他还成了气候。不是我说,现在看起来这步棋虽然看着显眼,却进可攻退可守。”

  “都死了那么多人,你们俩怎么还和没事人一样?”这个时侯,看到哭哭啼啼不止的百姓,再想到不久之前这座柯阳城那么多死人的惨象,百无求便窜了上来。继续说道:“老子不是人都看着他们可怜,你们还有心思说的好像和你们没有关系一样!老子去找人参它们家席应真老头儿,让他直接弄死那个元昌和尚,一了百了……”
  “傻小子,你又怎么知道元昌不是奔着应真先生去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刚才公孙屠说的什么你都听到了吧?现在说不定元昌就在打席应真那个爸爸的主意。你去找他出头,说说不定那么才是最麻烦的。”
  刚才公孙屠对着吴勉说的话,百无求倒是听的一清二楚。只不过当时没往心里去,现在被归不归这么一提醒,好像真的有那么一点点不妥。不过百无求还是不死心,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么你们就眼看着元昌和尚一个城一个城的屠下去?”
  “谁说眼睁睁的看下去了?”归不归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根子不在我们身上,当初可不是我们这几个把元昌养成这么肥的,是吧?当初谁造的孽,现在就应该谁来还。傻小子,你爸爸我说的没错吧?”
  “你说广仁、火山爷俩?现在都火烧眉毛了,谁知道他们死哪去了?”百无求虽然听明白了归不归的话,不还是有些不以为然。
  日期:2017-09-13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