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52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母夜叉不会是个蕾*丝吧?”看到花湘蓉对周小荷那么感兴趣的样子的,不由得刘富贵不这样想。
  一看花湘蓉提着鞭子逼上来,周小荷忍不住跨前一步怒道:“你这是夜入民宅,还想行凶,难道你不知道这是在违法犯罪?”

  花湘蓉出人意料地没跟周小荷对骂,还微微笑了笑,一指刘富贵:“他一个种果园的有什么好,你长得这么水灵怎么会跟他?”
  “你放屁!”周小荷都忍不住爆粗口了。
  “你别发火,我说的是实话。”花湘蓉这女夜叉脾气出奇地好。
  刘富贵赶忙说:“你个母夜叉胡啦啦什么,这是我姐姐。”

  花湘蓉这才做出释然的模样,然后又端详端详二人:“可是一点都不像。”
  “咸吃萝卜淡操心,你赶快走。”周小荷毫不客气地撵她。
  花湘蓉点点头,表示她就是想走了,转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可是你们都这么大了,姐弟俩怎么还在一个炕上睡觉?会不会不太方便?”
  刘富贵都气乐了:“夜叉大姐谢谢你的关心,我们很方便。”

  “这样不好!”花湘蓉摇摇头,看起来很放心不下的样子,“其实你们姐弟俩住在这看园的房子里,要是来了坏人确实很麻烦。”
  “只要你不来我们就没麻烦。”周小荷愤愤地说。
  刘富贵凑上去悄悄说:“小荷姐你态度别这么差,我觉得女人之间好说话,还是你去劝劝她,邻里之间要和睦,让她以后别来找麻烦了。”
  周小荷一想也对,冤冤相报何时了,如果能打动她最好不过了。

  再说在周小荷的潜意识当中,这个母夜叉老是深更半夜来骚扰富贵,也是很危险的事。
  白天的时候听说上坡有个搞生态种植的母夜叉,顾名思义,母夜叉即使头上没有两只角,那也得粗眉大口,声如破锣,腰如水桶,腿比腰粗。想不到见到实物却是长发飘飘,身材火辣,光彩照人。
  你说富贵一个人住在这里,黑夜里老是来这么个好东西骚扰,时间长了不出事才怪。
  当然周小荷无意扎根山村,也没有让富贵打光棍终老一生的想法,她只是不希望富贵娶了眼前这个美得冒泡的母夜叉,母夜叉性格太强,富贵娶了她会受气。

  “哎,这个妹妹你慢点走。”周小荷赶上去。
  花湘蓉兴奋地回过头来,也很谦虚:“妹妹你不用送,改天我再来玩。”
  周小荷一头黑线,这母夜叉说话没头没脑的,刚才还拿着鞭子要来打人,现在就变成串门走亲戚的了。
  “妹妹,富贵还小他不懂事,说话冲,你以后别跟他一般见识。”周小荷上去拉住花湘蓉的手,语重心长地劝她。

  花湘蓉立即受宠若惊,也跟着说了好多客气话,表示这只是误会,以后邻里之间肯定会和睦相处,友好共赢。
  一边说好听的,一边也攥着周小荷的手,不着痕迹地抚摸。
  刘富贵眼神好,看得清清楚楚,不禁一阵恶寒,在这穷山僻壤之地,居然还能出现此类品种,也是醉了。
  女人之间就是容易沟通,两个女人互相谦虚一番,为自己这一方做了深刻的自我批评,而且花湘蓉表示以后再也不往溪水里扔菜叶子了,菜叶子集中起来,让人运下山去。
  直到刘富贵呵欠连连,多次催促,花湘蓉这才攥着周小荷的手,相约彼此多来往,多走动,恋恋不舍地走了。
  长得一点都不像的姐弟俩重新上炕睡觉,关了灯,周小荷听到富贵憋不住地偷笑,就知道这小子有事。
  “你说,到底什么事,你笑什么?”
  “没事没事,还是小荷姐人品爆棚,三言两语就把那个难缠的母夜叉给说得服服帖帖,一想到解决了大难题,我这是没事偷着乐。”
  周小荷一脚踢开毛巾被,翻身爬过来拧住富贵的腰肉:“快点实话实说,要不然真拧啊!”

  刘富贵怕疼,只好说实话了,那个母夜叉性*取向有问题,她那是摸你的手揩油呢。
  “呕——”周小荷先是来这么一腔,接着就勃然大怒,一下子跳到富贵身上坐住他,小拳头暴雨般打下来,“你个小混蛋,明明看出她赚我便宜还看笑话,为什么不马上把她打出去?枉我还帮你说好话!”
  能为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有小荷姐这样水灵灵的美女坐在身上,不轻不重的粉拳捶着,被打死也甘心情愿了!
  第二天周小荷画好图纸就回去了,刘富贵也雷厉风行立即行动起来。
  果园的西边紧靠着那条上山的生产路,农家乐就建在这里,这几天这条生产路上变得热闹起来,各种运送建材的车辆络绎不绝地开上来,钢筋,水泥,沙子,石子,砖瓦,洁具……
  刘富贵一个人忙不过来,雇了高山他爹,白天照应着,晚上就睡在工地的简易棚里看门。
  高山他爹叫刘建昌,五十刚出头,这个年龄还算是中年人,身体很棒,平常地里活儿不忙的时候都要去镇上干劳务。
  铁杆五人组的这群孩子经常来家里玩,刘建昌把他们都当成自己的儿女了,所以富贵要建房子,他俨然以家长的身份来帮着看门,富贵要给他钱,他坚决不要。

  不要钱怎么行呢?社会发展了,现在不是以前,邻里之间帮工全是义务劳动,最多跟着吃顿饭:“叔,你要是不给我干,去镇上干劳务一天也得五、六十,给我干不要钱的话,一天就会耽搁五、六十,权当给我往里搭钱。我还是花钱雇那信不过的吧!”
  没办法,刘建昌只好答应要钱,一天五十。
  这几年进山来玩的城里人一年比一年多,其实村里好多人都看好了开农家乐这事,只不过有魄力的年轻人大多进城了,中老年人瞻前顾后,再加上开农家乐投资不小,所以许多村民心有余力不足,“黑夜想了千条路,白天邦邦卖豆腐”。
  富贵能有魄力干成这事,刘建昌由衷替他高兴,乐呵呵的就跟自己亲儿子高山要干一番大事业似的。
  果园虽大,但是为了建农家乐要砍掉好多果树,这着实让刘富贵心疼,在清理场地的时候也是尽量缩减,能不动的果树尽量留着。
  这样建成以后,坐在农家乐的雅间里,推开窗户都能伸手摘水果,感觉也很好。
  拉来的建材基本就是沿着路两边放,沙子石子一类的建材不需要存下太多,先拉上几车用着,看看剩下不多的时候,及时给送沙子的打电话,让他马上送。
  现在往大工地送沙子、石子的车,都是十二轮翻斗,最小的也是十轮,但是果园边上这条生产路是土路,刘富贵担心路基太软承受不了大型车,都是让对方用六轮小翻斗往这边送。
  即使是这样,小翻斗拉着沙子上山,也不敢走得太靠边,一直小心地走路中间,生怕路边太软,车轮会陷进去。
  这辆六轮快到果园工地的时候,从山上开下一辆黑色的沃尔沃XC60,生产路本来不宽,两辆车都走路中间,一下子就顶住了。

  “师傅,你那车轻,压路边让一让吧。”翻斗司机伸出头来喊道。
  沃尔沃司机不说话,只是一个劲儿按喇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