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51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末后刘富贵只好褪下大裤衩跳进小溪,在下游感受一下小荷姐的过堂水,聊以自*慰。
  洗吧好了俩人回屋睡觉,并排走在果树从里,刘富贵连平常的阵阵果香都闻不到了,只是贪婪地嗅闻着小荷姐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清甜味,这应该是少女的肉香吧!

  这就像上了大烟瘾的人,闻闻烟味也很享受!
  刘富贵家的东间屋和西间屋都有炕,父母在世的时候睡东间屋,刘富贵在西屋睡。
  刘富贵怕小荷姐在东屋睡害怕,毕竟父母已经去世,就把西屋精心打扫一下,重新铺了床单,让小荷姐睡西屋,自己搬到东屋去睡。
  睡下不多时,听到小荷姐起来了,轻轻过来敲门,怀里还抱着她的枕头。
  刘富贵心里不禁一阵狂跳,想起小荷姐泡在水里幸福得乱哼哼那事来了,他很清楚那些长长的水草拂撩在人身上,到底有多么挑逗人!
  很明显,小荷姐被拂撩得黄体*酮泛滥,肯定跟溪水一样奔流而下,犹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又像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她这是坚持不住了!
  刘富贵嗷嚎一嗓子跳下炕,把小荷姐热烈地欢迎进来。
  “你怎么看起来很兴奋的样子?”周小荷不满地说。

  她还是穿着那件樱桃小丸子的睡衣,这在石板坡农家乐刘富贵已经欣赏并被成功诱惑过。
  “呵呵,呵呵!”刘富贵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小荷姐半夜敲门而入,换了谁不兴奋?柳下惠也得兴奋得滴尿啊!
  “太没良心了。”周小荷愤愤然地嘟囔,“你说你住在这荒山野岭之中,前后左右方圆十万八千里没个邻居,让我一个人在那屋睡,能不害怕吗?你还幸灾乐祸兴奋成这样!”
  呃!
  刘富贵恨不能仰天悲鸣,为什么小荷姐带了这么多尿泡?偏偏自己又不长记性,每一次都要欢天喜地扑上去咬!

  自己还以为她是黄体*酮泛滥,忍不住了要过来诱惑自己,要跟自己同床共枕,可怜自己已经做好了举手投降的准备,连荷*尔*蒙都分泌好了,谁知道她居然是一个人在西屋睡害怕!
  自己存在的价值就是能给她壮胆而已!
  “关灯,睡觉。”俩人一个炕头一个炕梢,吩咐关灯完了周小荷又嘱咐,“睡觉老实点,不准打呼噜,不准磨牙,哦,更不许放屁。”
  这一套约法三章刘富贵已经听得很熟悉了,不高兴地回了句:“要想放屁我会上西屋放,要是这个屁太长也许就睡着了,你在这屋别害怕!”

  “噗嗤!”周小荷笑了,“看你那样儿吧!”
  此情此景,又是在体内荷*尔*蒙滚滚而来的情况下,刘富贵是无论如何睡不着的。
  好在他脑子里储存了几套静心养气的内功心法,现在拿出来默默修炼,强迫自己把那些歪门邪道的坏心思给打下去。
  功夫不大,刘富贵就发出均匀的鼾声。
  “富贵真是不可多得的好人!”周小荷却是一直没睡着,听到鼾声知道富贵确实是睡着了,那不是装的,不禁由衷赞叹。
  周小荷是青春少女,又冰雪聪明,她焉能看不出富贵都兴奋些什么!
  可她心里肯定十分犹豫挣扎,因为她确实没打算扎根山村,从小她就立志要好好上学跳出农门,而且自从考上研究生以后,她发现自己已经深深喜欢上了这个专业。
  能干自己喜欢的事业,并且这个事业能让自己养家糊口,这应该是最幸福的人生了。
  要想拥有这样幸福的人生,就必须留在大城市,留在能让她展开事业的地方。
  周小荷很喜欢富贵,感觉跟他在一起很舒服,很安心,可她的人生轨迹注定不会跟富贵重合,所以她也不想给富贵带来痛苦。
  虽然俩人睡到一个屋不害怕了,但是周小荷一肚子心事,还是久久不能入睡。
  突然,她好像听到果园里有轻微的脚步声,接着就是小黄狗激烈的吠叫。

  周小荷吓坏了,深更半夜的,这是什么人还到果园来?
  她猛然爬起来,趴在窗户上往外看,月已偏西,朦朦胧胧中看到外面一个人影,披头散发,直直地站在房前。
  “啊——”周小荷尖叫一声,翻身跳回来一下扑到富贵身上,紧紧抱住浑身发抖,“富贵富贵,外面有个女鬼!”
  刘富贵一下子惊醒,本能地把小荷姐环抱住,女鬼不女鬼他倒不在意,只是在意小荷姐身上的清甜味,他的鼻子都埋进小荷姐的秀发里边,闻个够吧。

  小荷姐穿着樱桃小丸子的睡衣,身上很软,很暖和。
  “富贵富贵,外面有个女鬼啊,你怎么不说话?”周小荷颤声叫着。
  刘富贵没工夫说话,他在闭目享受,刚刚做了个美梦春意盎然,想不到这么快就美梦成真了,怪不得过年的祝福语都是“美梦成真”,这感觉真幸福!
  只是幸福永远都是短暂的,周小荷狠狠掐了他一把:“富贵你倒是说句话,吓死我了!”
  刘富贵疼得怪叫一声,感觉到小荷姐是真急了,这回掐得格外疼。
  周小荷把富贵拉到窗前:“你看,快看,女鬼!”
  刘富贵是夜视眼,看得清清楚楚,那不就是母夜叉花湘蓉吗,从来都是见她盘头,今晚大概洗了头,全披散着。
  “那是母夜叉,白天跟我吵架那个。”刘富贵说。
  周小荷一听这才松了口气,抚着胸口说:“哎呀吓死我了,还以为是女鬼呢!”
  “你才是女鬼呢!”夏天睡觉都开窗,俩人的对话花湘蓉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大怒,“看你年纪轻轻的好像挺老实,想不到还拐带小姑娘来跟你睡觉,哎哎,也许不是小姑娘,是从镇上发廊包的吧!”
  不得不说花湘蓉的嘴太毒了,周小荷性格再温和,一听这话也忍不住火了:“怪不得叫你母夜叉呢,你也是个女人,说话那么毒呢,你在镇上发廊干过吧!”
  两个女孩瞬间对骂起来。
  刘富贵倒是饶有兴趣地观赏起来,真没看出来啊,小荷姐还会骂人,这词汇听起来还是蛮丰富的嘛。
  “你是怎么进来的?”刘富贵打开外面的灯,和周小荷走出来。
  “不就是个破果园,老娘跳进来的。”花湘蓉得意地一挺胸脯,“我说来掏你老窝,说话算话!”
  “破果园也是私人的产业,你大半夜跳进来非偷即盗,我要报警。”

  “报警还怕你吗。”花湘蓉浑不在乎,“老娘才不稀罕你这俩果子呢,我就是来敲打敲打你,让你知道老娘不是好惹的,以后你的嘴巴给老娘放干净点。”
  “怎么敲打?敲打哪里你来啊。”刘富贵拍拍胸膛。
  他下面只穿着大裤衩,光着上身,浑身肌肉棱角分明。
  周小荷睡觉不扎头发,长发披散下来,穿着樱桃小丸子的睡衣就跟在富贵身后,看起来极像小两口睡觉被打扰了。
  花湘蓉甩了甩鞭子往前凑了凑:“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吃不知道老娘的厉害!”
  等她看清周小荷的面貌,不由得看呆了,喃喃自语道:“麻了个爪爪,你小子艳福不浅呐!”
  见她眼都直了,口气都变得那么柔和,刘富贵不由得突然产生一个可怕的想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