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49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花湘蓉整天在地里干活,皮肤给晒得小麦色,小跟班同样干活,奇怪的是居然皮肤还很白净。
  据说花湘蓉最喜欢吃水果,小跟班经常来果园买水果,所以刘富贵跟她很熟,知道她叫白笋。
  “富贵你干什么?”白笋问。
  “我找花厂长说点小事。”刘富贵说。
  “姐姐午睡,有什么事你跟我说。”

  “都这个点儿来午睡,也该起来了。”刘富贵笑着说,“你看这片洋柿子有点干了,快浇水吧。”
  白笋无论如何不肯叫醒花湘蓉,刘富贵却是既然来了就不走,而且心里还有点生气,一个跑出来种地的,还这么大架子,午睡还得有人护驾!
  “吵吵什么?不知道老娘午睡吗!”花湘蓉终于被吵醒,耷拉着眼皮出来了。
  花湘蓉是长发,但村里人从来都只见她盘着头,现在刚从床上爬起来,睡眼惺忪,头发还从上边耷拉下几缕来,平添几分媚态。
  “这个母夜叉居然也有女人味的一面哈!”刘富贵心里暗暗赞叹,不愧是“美颜版母夜叉”,长得确实很美,尤其是看侧面的剪影,给人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
  花湘蓉是丹凤眼,眼型细长,内勾外翘,看眼神就知道她性格刚烈;嘴也有点大,但是唇线很有型,尤其一颦一笑之时,看起来比欧美靓女更有气质。
  抬头一看,居然是下边的小果农,花湘蓉条件反射地一阵干呕。

  刘富贵眼神好,远远地看清她这表情了,心里不由得十分生气,老子就那么让人恶心吗?
  花湘蓉干呕确实是想起那天晚上被刘富贵吃了那个豆腐,她怀疑这小子吃上瘾了,故意找由头想来复习复习,更加厌恶,决心给他点苦头吃吃。
  对于刘富贵来说,要是再给他一次机会,肯定不管花湘蓉呕不呕的还会去摸。
  那么好的东西要说不上瘾那是不可能的,试想本来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都软哒哒或多或少垂下来,独独她因为运动美弄得又圆又结实跟小皮球似的,所谓物以稀为贵,跟百分之九十九的女人区别开,肯定就是珍贵的极品。
  可刘富贵今天来找花湘蓉确实不是吃什么来了,而是因为花湘蓉已经影响到了他农家乐的建设。
  首先从两家作为邻居的地势来说,花湘蓉在上,刘富贵在下。
  果园上边是一片山势平缓之处,冲积而成了一块还算肥沃的土地,但是上山的路太远太难走,村里人谁也不愿意种,吃完早饭下地,及等爬上山去,走到地里该吃晌饭了。
  花湘蓉要搞绿色种植,就看好了这里离村子远,周围也没有其他作物,她的绿色基地不受污染。
  至于下边是一片辽阔的果园,形不成威胁,因为果园里喷洒最多的是石硫合剂,青果期喷洒一点杀菌剂,这类药物直接给人灌下去也无大碍,被风刮过一些来也不会把绿色植物给熏得不生态了。
  而从她的生态基地往上走,那就是这条山溪的发源地,百丈崖,百丈崖上有一条不大不小的瀑布,飞瀑流泉,植被丰茂,景色优美,这更让花湘蓉满意。
  花湘蓉种植生态蔬菜十分讲究,不但她的蔬菜完全生态化,就是基地周围的环境也绝对不允许受到污染。
  她间苗一类拔出来的蔬菜,怕堆在周围腐烂了影响她的生态环境,就直接扔山溪里边,山溪水流湍急,一下子就冲下去了,最下游是水库,水库里有鸭子、鹅一类的,就吃掉了,有些大点的,还会被村民捞起来洗洗回家炒了。
  唯有一点,就是刘富贵果园里有好几处平缓的坡地,山溪到了这里水流放缓,菜叶啥的在平缓处打旋儿,常常会积存上一片漂浮物,刘富贵养着一群鹅,就捞起来剁剁撒点玉米面喂小鹅。
  有时候刘富贵热了跳进山溪里洗澡,上游冲下菜叶来,往往会缠在身上,虽然很烦人,但刘富贵也没说什么。
  可是今天上午周小荷说到覆盖温泉需要二百多万,刘富贵有点肉疼,他就不打算覆盖那么多,而是打算先把山溪稍微改造改造,趁着还是夏天,先弄个露天洗浴实验一下。
  那么问题马上来了,露天洗浴的话,在清澈的溪水里洗着洗着,突然从上游漂下大量的菜叶子,缠在人身上,正在洗浴的客人还不得立马找刘富贵索赔?
  即使客人不索赔,上面冲下这些漂浮物也太煞风景,大大影响青山绿水间的享受感。

  于是刘富贵想上来跟她说不要往山溪里扔东西了。
  “嘿嘿花厂长,打扰你午睡了哈!”刘富贵客气两句,把自己的来意说了。
  花湘蓉丹凤眼一挑,冷声说道:“我一直这样扔,没往溪水里扔坏东西,没扔污染水质的东西,这溪流就相当于传送带,把用不了的菜叶传送给村民,给水库里的鹅、鸭子吃吃,你难受什么?”
  刘富贵早知道这母夜叉不好说话,有心理准备,也不发火,好言细语地解释自己要开农家乐,想在溪水里搞个露天洗浴。

  “你凭什么搞露天洗浴?”花湘蓉怒道:“这溪水是你家的?被你家占下了?你让些臭男人进去洗澡弄脏了溪水,你倒是赚钱了,下游的村民们怎么办?”
  态度相当恶劣。
  “我肯定不会让他们就这么下去,我会在小溪旁边建淋浴房,下水之前先把身上洗洗。”刘富贵依然不火,“再说俺村里这小溪上游下游一直有洗澡的,只要看看周围没女的就脱衣裳跳下去,俗话说有理的大街,无理的河崖,我小规模地搞,也污染不了溪水。”
  “不行,全村的溪水,绝对不允许你一个人用来赚钱!”花湘蓉手一挥,不容置疑。

  其实花湘蓉是犯愁,如果废菜叶子不往溪水里扔,又不能堆在基地周围污染环境,要是人工往山下搬运的话费时费力,很麻烦的。
  刘富贵有点火了:“你这么强势干什么,你又不是这村的人!”
  “别说我在这村里种地,就是从这里路过,看到你这么自私我也要管管!”花湘蓉一叉腰,相当强势。
  “你没资格管,反正我把话放在这里,不准你再往溪水里扔东西了。”
  “啊哈哈,年轻人挺牛逼啊!”花湘蓉叉着腰怒极反笑,“以前我只往里扔好菜叶,听你这么一说,我更要往里多扔,就是让你的露天洗浴搞不成,你能把老娘怎么样!”
  “你敢往里扔!”刘富贵怒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所谓的有机蔬菜其实也在地里喂药,而且还一棵一棵喂了那种剧毒的农药,你想把我们全村的鸭子和鹅都毒死吗!”
  “胡说八道!”花湘蓉一下子爆炸了,“你听谁说我的蔬菜喂药了?你这是诽谤,造谣,污蔑,故意给我抹黑!”
  因为有一片蔬菜被喂了药,花湘蓉正为这事闹心呢,被刘富贵提起来,她就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动肝火。
  “信不信我拿鞭子抽你嘴呢!”花湘蓉用眼色示意小跟班进去给她拿鞭子。
  “你还想跟我动武,你以为能打得过我吗?”刘富贵冷笑一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