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之后如果你吓疯了,请不要怪我。我当精神病院医生的诡异经历》
第22节

作者: sxwd02582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模糊点说是心理暗示。但是根本上来说,是人类思考逻辑的一种漏洞。人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就像是一棵树。看起来这棵树顶天立地,枝叶茂密,但其实把它挖掉之后,就是个大坑。如果你太过相信科学,相信仪器检测,相信CT、核磁共振之类的科学技术可以检查出你身上的毛病,你就会陷入一个不断想做检查的思维怪圈。今天检查完了,你明天还想检查。明天检查完了,又担心后天会怎么样。但是,如果有个灵婆突然告诉你,你未来十年后会是怎么样的,那么,你整天担心明天会怎么样的思考过程,就会突然中止。因为有人已经给了你未来十年命运做了责任担保,她告诉你未来十年你都是安全的。这时候,哪怕灵婆的话只是一种迷信,但是这种对未来命运确定的话语,也可以改变你的整个心理活动的状态,把你的大脑从一种思考模式,切换到另外一种思考模式。而且,有趣的是,别人一定要装出灵婆说的话都是真的,才能起效果。”

  日期:2017-09-12 17:41:40
  我:
  “说到这里,我大概懂了。”
  他的笑容越来越浓:
  “对。所以,仔细想想,那些怂恿你去看灵婆,去算命,去烧香拜佛的人,你还真的以为他们都是迷信者吗?其实,恰恰相反,他们都是一群利用人脑思考模式来改变你心理状态的科学信奉者,是一群无神论者。他们,只是故意假扮成有神论者的模样,来改变你的思维方式罢了。人有一种本能,那就是知道了自己未来的命运之后,会心安的本能。这其实就是一种大脑思考的方式。人脑在面对不确定的未来时,思考的负荷是很大的,就像计算机一样,因为每一种可能的不良情况都要考虑,都要计算,都要做心理准备,所以内存会被占用很多,压力很大。而算命,哪怕只是假的算命,也可以通过故意设立一个虚假的未来景象,瞬间清除你那些没必要的多余计算部分,让你的心理状态一下子恢复。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日期:2017-09-12 17:51:44
  他说的真的是一种比较新颖的思路。至少,当我听了他的这一番话后。我感觉自己曾经建立起来的一些牢不可破的世界观,终究还是出现了一些松动。
  我们这一次的谈话,是在路上偶然碰面后,在茶馆进行的,在聊完天,谢过了他请我这次喝的茶后,我就独自一人回了家。
  而在那之后的几年里,我也没有再碰到他。但我不得不承认,在那次谈话之后的一段日子里,他的一些思想,还是感染到了我。
  曾经的我,认为自己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甚至从内心深处看不起那些信神者,觉得那很好笑。
  好笑吗?以前的我,会那么觉得。
  但是现在,却早已不会了。
  日期:2017-09-12 17:54:40
  一次,我的一位病人来咨询他那有惊恐症的儿子该如何治疗时,我思虑再三后,把去找灵婆的选项给了他。
  从那时候起,我明白,虽然在我内心深处,我还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在行动上,却已经是个标标准准的有神论者。
  因为我已经明白,我身边的每一个有神论者的亲戚,都有可能是伪装的无神论者。
  灵婆是无神论者,她只是为你承担编织虚假而美好未来的责任。
  拉着你去拜佛的亲戚,他或许只是想告诉你长路漫漫,不要轻言放弃。

  他们自己并不信神,但是为了让你对未来的生活不失去希望,而伪装成一个有神论者。因为只有编造出有神论的谎言,才能让有神论的治疗魔法不失去效果。
  一旦戳破,就效果全无。
  他们都是一个个伪装出来的上帝信徒,满口信教,但内心却又对之嗤之以鼻。
  是真正的异教徒。
  他们都是撒旦。
  一个个为你编织美好而虚幻未来的善良的撒旦。
  日期:2017-09-12 20:19:39
  1973年,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罗森汉恩曾做过一个震撼精神病研究界的著名实验,他让八位正常人来扮演假病人,那八人分别是一名研究生、三名心理学家、一名儿科医生、一名精神病学家、一名画家、一名家庭主妇。罗森汉恩让八名假病人前往各家精神病院就诊,他们表现的跟正常人完全相同,最后出来时却还是各自带着一张轻度精神分裂症的诊断报告。
  以现行的精神病诊断标准,只要是进了精神病院的,都是精神病。
  罗森汉恩的实验曾经一度震动了精神病研究界,因为这个实验印证了两件事:第一,人人都有精神病,几乎就没有精神上完全健康的人。第二,一个人一旦被贴上精神病的标签,那么这个人其他的非个性化特征就会被掩盖,从而被任何人都将戴上有色眼镜看待他。
  日期:2017-09-12 20:20:28
  举这个例子并不是说我对我的职业的有不满或者以此为基础的宣泄情绪。作为精神科医师,几乎没有人不深读胡塞尔的作品。我曾经深读胡塞尔的现象学相关著作,以胡塞尔的观点,对于我们的主观来说,这个世界就是现象的,只要一个人活着,就没有超出对于他来说的现象的东西。胡塞尔不认为在现象背后还有一个本质的东西存在,而由我们的意识本身的结构是多元的,每一种意识方式都会得到一个现象,而这也是它本身。我们之所以会关于一个事物得到不同的现象并不是事物在变化而是我们的意识方式的作用而已。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当你走在草原上时,你看到草原尽头有一团白花花的东西,你不知道那是什么,是棉花,还是白云,还是一只羊?
  当你走近了,你猜发现那原来是一只羊,于是你的认知领域才会给一个不确定事物的暂定标签,让原来模糊的事物变得清晰。
  日期:2017-09-12 20:22:07
  但是,有一个问题是,我们作为人类到底能够在多大的程度上看清楚这个世界呢?当我们以为自己看清楚了草原上的那团白色物质是一只羊的时候,也许再走近一点,我们就会发现那不过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也许你会说只要我们人类对世界的观察能力加强了,对微观世界的探测水平提高了,终有一天我们人类能够完全认识这个世界。但是一个更严重的猜想在于,我们人类本身的智力是否已经受到了某种限制?
  我上面的这段思索,来自于接下来我要说的这名患者,她是一名女性,她患有严重的偏执性精神障碍,通俗点说,就是精神分裂症。
  我:
  “昨天你又和他见面了吗?”
  她点了一下头:
  “嗯。见面了。”
  我:

  “他这次长什么样,还是中年男人的模样吗?”
  她摇摇头:
  “不是,这次是一个女人。”
  日期:2017-09-12 20:26:54
  第二天,我问她:

  “昨天晚上她来了吗?”
  她:
  “她来了。但是好像有点犹豫。”
  我:
  “有点犹豫?”

  她:
  “她好像知道你们在拍她,但是又急着拉我走,所以只是站在远远的地方看我,没有靠近我,我也没有看到她,但是我感觉到她来了。”
  日期:2017-09-12 20:29:51
  于是那天晚上,我们没有撤走她房间里的摄像头,而是继续让摄像头拍下了她整个晚上的景象。
  半夜两点多的时候,我接到了小组成员的电话,他告诉我说,有情况。于是我连夜赶去了医院,到了监控室的时候,我看到了监控画面上的景象。
  因为摄像头是远红外线监控,所以画面里的房间里的一切事物都是绿色的,而我看到那名女患者,此时就站在房间的正中央,她留着一头黑亮如瀑的长发,穿着白色的睡裙,笔直地面对着墙角站着,整个人站姿非常的僵硬,完全不像是正常人的站法。
  我:“梦游?多少时间了?”
  小组成员:
  “给你打电话开始她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已经有半个小时了。”
  日期:2017-09-12 20:43:35
  我:
  “她好像在说什么。早知道就在她的房间装一个录音器了。”
  画面上的女患者站得笔直面对着墙角,几乎背对着我们,从摄像头的角度只能够看到她侧脸的下颌骨部位,但是我看得出来,她似乎在对着墙壁说些什么,只不过声音好像压得很轻,看得出来她的情绪很紧张。
  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就在我们都以为不会再有更多的收获的时候,女患者突然有了动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