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首者》
第12节

作者: 黑桃尖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12 11:03:23
  我可以看到高架顶端悬挂的巨大斩首刀,刀身漆黑,而斜向的刀刃反射出寒光来,感觉随时会落下来一样。断头台的底下前段有个形状类似于箩筐的物体,毫无疑问是用来承接头颅的。
  没有风,没有空气,就像在茫茫宇宙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地球上才有的东西,它漂浮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你只有敬畏地看着它,并慢慢感觉恐惧无来由地从心底生出。
  我没再继续看下去,而是转身离开了,预定的催眠时长是三十分钟,估计时间该到了。我再次顺着小径向回走,一边茫然地回味着那个画面,那到底代表什么?在阿花的精神世界里我也看到了一束灯光,那里是否也有一座断头台呢?
  前方发出了一点响动,我看到一支枪管对准了我,是杨康,他站在凉亭前,手里拿的正是那把雷明顿猎丨枪丨。

  日期:2017-09-12 11:12:54
  “是我,快放下枪。”我喊道。
  “你?”他将枪放下了,迷惑地看着我手中的瞄准镜,我将瞄准镜抛向他,他一把接住了,手法熟练地安在枪身上。
  “你怎么在这?”我问。
  “我半天不见你回来,就随便转转,你一过来把我给吓了一跳。”他说着,一边摆弄着那把猎丨枪丨,举起来,向凉亭方向瞄准,但没有扣动扳机。
  “你平时喜欢打猎吗?”我问他。
  “喜欢,我常去城南的芦苇荡那里打野鸭。”
  “用的就是这把猎丨枪丨?”
  “不是,用的是我父亲的鹰牌猎丨枪丨,虽然有些旧了,但照样很好用。我跟你说,我用它打到过一只狍子。”他满不在乎地说。
  日期:2017-09-12 11:30:43
  他拉动枪栓,退出了枪膛中的猎丨枪丨子丨弹丨,然后拿起那颗子丨弹丨仔细看着,神情专注。

  “我一直想弄把雷明顿,可是我没有持枪证,怕麻烦就一直没去弄。”他说。
  “那这把枪为什么在这里?地上还有血迹”我指了指地面。
  “不知道,我就是感觉有些怪,好像我曾在什么时候有过这一幕。”他说着,根本就没理会地上的血迹。
  “什么?”
  “就好像我曾在这样一个地方,拿着一把雷明顿,像是在搜寻猎物。”他将猎丨枪丨举起,慢慢四处张望着。
  “会是做梦吗?”
  日期:2017-09-12 11:40:43
  “做梦不会这么清楚,感觉像是现实中发生过的,这会不会是我的分裂人格做过的事?”他突然将枪放下问我。
  我用平静的口吻对他说:“如果你存在分裂人格的话,你们俩的记忆会不相同,你不可能有他的记忆。”
  “你找到我的分裂人格了吗?”
  “还没有,但是如果的确有分裂人格的话,我绝对会找到的。我们回去吧,该离开这里了,把枪放下吧。”
  他扔下枪转身,我们一起向回走去。
  “你一定要找到他。”他一边走一边低声说。

  “会找到的,但前提是他的确存在。”
  “你不能把在这里看到的说给别人。”
  我告诉他:“绝对不会,心理咨询师的基本职业操守就是不泄露隐私。”
  日期:2017-09-12 11:55:56
  他放心了,于是我们又一次经过那个让人眼花缭乱的大房间,所有的美人鱼都在冲我媚笑,沙发上的木偶们突然都端坐在电脑前,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虽然那上面什么都没有。
  我问他:“你见过断头台吗?”
  “在课本上见过,法国大革命吧,就是那种掉下来把头砍掉的东西,罗伯斯庇尔…”他说。
  “我是说现实中看见真正的断头台。”
  “没有,请不要再说了,你是说断头台?那个啊…法国大革命。请快把他找出来。”
  “什么?”

  “分裂人格,你得确定我真的分裂了。”
  他有些心不在焉,有些语无伦次,看来他很累,他的精神可能一直很紧张。
  日期:2017-09-12 16:04:53
  午餐照例又是外卖。
  魏晋吃得很专心,也很享受。对我来说,看他吃饭也是享受,似乎那些菜很美味的样子,但我拨拉了几口后就没胃口了。我吃过他妻子做的菜,比餐厅里的菜要可口许多,使得魏晋的口味变得很挑剔,可他现在怎么能忍受得了这么拙劣的口味?几个菜吃起来都是一个味儿。
  他为什么要跟妻子离婚呢?他们不是从大学时就在一起了吗?她的妻子叫杜月华,名字虽然土气了点,但是个大美人啊!个子也高,和健硕的魏晋在校园里搂在一起溜达时,人们都觉得他俩很般配。
  顺着关于他老婆的回忆,一下子又想起赵夏夏来。她的皮肤有些黑,但不是那种乡土气息的黑,而是一种健康运动型的黑。她带有一半少数民族血统,性格独立,跟那些弱不禁风的女生不同,她能扛着一桶纯净水爬上四楼。如果宿舍门关闭了也没关系,她会从二楼窗户攀爬下去,给大家买来夜宵。
  一想起过去我的心就发抖,需要赶紧转移注意力。
  日期:2017-09-12 16:06:23
  我问魏晋:“杨康在哪里当官啊?”
  “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
  “是个副厅级啊?”
  “可不。”
  “听说他签署了一份文件,事后自己都不知道签过这份文件,是什么文件啊?”

  “是开发区一块土地的批文。”
  “这块土地批给谁了?”
  “我怎么知道?这又不是心理医生该管的事。”魏晋皱了皱眉头。
  埋头吃了一会儿,我又问:“他为什么不把脸遮起来,不怕暴露?”
  “那是因为他相信我,再说,他要偷偷摸摸的被传出去了反倒不好,做心理咨询原本也很正常啊。”
  的确!这是很正常的事,那为什么阿花要在我面前捂个口罩呢?
  日期:2017-09-12 16:07:31

  魏晋问我:“有进展吗?”
  “有一点,在他们潜意识的深处,有个他们从来不知道的地方。”
  “那里有什么?”他问。
  “不知道,也许分裂人格躲在那里,但我还没法到达那里,需要再做几次催眠。”我没有提到断头台的事,因为当我从精神世界返回后,往往会感觉看到的其实都是一场梦,不敢确定是否真有那些东西。所以我得经过几次催眠后,才能确认看到的是事实。
  “慢慢来吧,我只希望他们不要再自杀。”
  午餐结束后,他说有事要外出,留下我独自在家。
  我站在二楼的窗户前,看着魏晋走向路边停放的一辆崭新黑色奥迪车,他钻进车,很快潇洒地离开了。事实证明,开心理诊所是很赚钱的,真希望我能尽快考取心理咨询师二级证。
  日期:2017-09-12 16:28:24
  午后的阳光舒适无比,如果不躺在窗前的椅子上晒太阳,岂不辜负了这冬日里难得的晴天?
  我躺下来,戴上耳机,里面传来我和阿花的对话,这是上一次催眠时的录音。我耐心地听到最后,听到她的求救声,接着是我狂乱的喊叫声。
  “夏夏!”
  那当然不应该是夏夏的脸,但我没见过阿花的真实面孔,所以当她在精神世界里摘下口罩后,那张脸变成了赵夏夏。
  那是我潜意识的折射。
  真恼火,我又一次想起她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